“大哥,這個女人我可是盯了好久的.”一個破舊的民房裏,薩姆坐在一張有些曆史的沙發上對著身旁的姆奇說道。

“我的不就是你的嗎,去,爽完了換我。”姆奇沒好氣的說道。

這個民房的空間很大,足足有兩百個平方,隻是布置卻是很簡單,兩張黃皮三人沙發靠在兩個角落裏,對麵是大門,而大廳裏麵則是有著四間房屋,和一個廁所一個廚房,布置什麽的和一般的家庭都差不多,而蘇紫軒和陳塵此時都被薩姆命令著跪在地上,陳塵,嗯,是躺在地上的,全身都是血,連地麵都染上了一層。

不過陳塵倒是真的沒有受什麽太大的傷害,但是,這外表看上去的確是挺恐怖挺嚇人的,但是實際上,陳塵的身體卻是好的很,薩姆的毆打對他來說就像是撓癢一般。

陳塵抬著腦袋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薩姆,姆奇和站在沙發兩旁的四個男人,應該是兩人的手下,而剛剛進來的時候,大門外麵也站在一群大概十個男人,看起來,這些人在馬任加的勢力應該挺大的。

陳塵心裏有些著急,他能夠感覺到,身體裏消散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恢複著,但是這卻需要時間,現在的他連平時的一成狀態都沒有恢複,不然的話,這些人哪裏還能夠坐在沙發上,早被暴怒的陳塵給全部放倒在地了。

“紫軒,不要怕,有我了。”陳塵沒有站起來,而是躺在地上,恢複著力量,看著臉龐掛著淚水的蘇紫軒說道。

“陳塵,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你才會這樣的,對不起。”蘇紫軒淚眼朦朧的看著陳塵,眼睛裏充滿了歉意和心疼。

“傻丫頭,說什麽了,我沒事,我可還等著回去你請我吃大餐了。”陳塵笑著說道,不過這笑容卻是有些難看,他的右邊臉頰腫的高高的,是被薩姆打的。

“嘿嘿,美女,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薩姆,是馬任加馬幫的二幫主,待會你呻吟叫喊的時候,可得記住了這個名字。”薩姆色迷迷的看著蘇紫軒,然後伸手便一把將蘇紫軒給拉了起來,作勢就要把她帶進房間裏。

蘇紫軒眼裏閃過一道不甘,用力的掙脫著,但是憑著她的力量又怎麽掙脫的了薩姆的束縛了,薩姆用力一拉,然後直接的將蘇紫軒給扛到了肩膀上,陳塵卻是很平靜的看著他,他在等,他能夠感覺到他的身體馬上就要恢複一些力量了,雖然不是完全恢複,但是解決這幾個人渣還是能夠做到的。

“好好照顧照顧這個混球。”薩姆走的時候還不忘記對一個男人命令著。

那個男人說了聲知道了,然後從強上拿起一根棒球棍,走向陳塵,看著地上的陳塵冷冷的嘿嘿笑著,然後雙手握住球棍棍幹,對準陳塵的肚子就要砸下去。

“陳塵!”薩姆已經走到了房間門口了,他肩上的蘇紫軒看見那人的棍子帶著呼嘯聲的就要落在陳塵的身上時候,大聲的喊著陳塵的名字。

“砰。”一聲巨響,一個身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不過卻不是陳塵,而是那個準備“照顧”陳塵的男人,就在男人棍子即將落在陳塵身上的時候,陳塵身體裏的力量終於恢複了一成,雖然隻有小小的一成,但是用來對付這些人渣卻足夠了。

陳塵就地一棍,然後一手撐在地上,快速的抬起腳,狠狠的踢向了男人的側腰,男人頓時感到一股巨力從腰上傳來,然後整個人便離開了地麵,再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口中還吐著白沫,兩眼一番,眼看是昏過去了。

陳塵蹲下身拿起那根棒球棍,然後冷冷的看著扛著蘇紫軒的薩姆,而陳塵這突然之間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全部都拿起了武器,警惕的注視著陳塵,沙發上的姆奇也是有些驚訝陳塵竟然這種狀態下還能夠站起來,並且還打傷了一個人。

薩姆因為是背對著陳塵的,聽到這個聲音還以為是手下的小弟正在執行著他的命令了,心裏還很滿意這個小弟出手的狠辣。

蘇紫軒見陳塵站了起來,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的神色,然後一張口,狠狠的對著薩姆的肩膀咬了下去,薩姆吃痛,大叫一聲,身子晃動了一下,蘇紫軒乘機用腦袋對著薩姆的腦袋狠狠的撞了過去,然後趁著薩姆手下放鬆的刹那,一下子跳了下來,朝著陳塵跑過去。

“沒事?”陳塵打量了一番蘇紫軒的身上,確定她沒有受到什麽傷害後,心裏才鬆了一口氣,隻是語氣中似乎多了一絲的距離感,蘇紫軒看著陳塵,感覺他好象有點不太一樣了,試探的問道,“你都想起來了?”

“嗯。”陳塵請嗯一聲,然後將蘇紫軒拉到身後,“先把這些渣滓解決了再說。”

蘇紫軒哦了一聲,根本不看那些圍過來的人,眼睛裏有些失神,心裏隻有一個想法,他都記起來了,全部都記起來了,原本蘇紫軒是很想陳塵早日恢複記憶的,但是真到了陳塵恢複記憶的時候,她卻突然的感覺,兩人之間好象,好象距離突然之間拉遠了幾分,就連兩人的關係似乎也變得有些微妙了。

“給我殺了他,媽的。”薩姆捂著被蘇紫軒咬的肩膀,狠狠的對著幾個小弟說道。

這些小弟聽到薩姆發話,頓時提著砍刀,鐵棍啥的朝著陳塵衝了上去,陳塵將蘇紫軒護在身後,手裏提著棒球棍,直接的就朝著最前麵的一個男人丟了過去,那個男人想要躲開,但是卻發現,當他想要躲開的時候,棒球棍已經飛到了他的麵前,朝著他的麵門狠狠地就砸了下去。

陳塵丟出棍子的同時,整個人已經衝了上去,而這個時候,陳塵的力量已經恢複到了五成,十秒,陳塵隻用了十秒的時間,這五個小弟便全部的都躺在了地上,薩姆一臉驚訝的看著被陳塵解決的五個小弟,要知道,這五人可不是那種豆芽菜的體形,可都是標準的壯漢,個子最低的也有一米,體重平均都在十公斤,平日裏一個都能打三五個的,但是今天,在這個剛剛還被他**的垃圾的手上,卻是連一分鍾都沒能堅持住,這前後的轉變實在是太大了點,讓薩姆和姆奇都有些接受不了。

“剛剛你打的很爽是。”陳塵突然對著薩姆笑吟吟的說道,看的薩姆身子一顫,想起剛剛自己對陳塵嚇得重手,心裏不由的有些後悔,為什麽剛剛沒有直接把他給幹掉,結果引來了這個後患。

“我勸你最好不要動。”就在陳塵話音剛落,身後卻是傳來了姆奇的冷漠的聲音,陳塵冷冷的笑了笑,身後的情況的他是一清二楚,姆奇從懷裏拿出了一把手槍,而這支手槍槍口此時正對著他的後腦勺了,陳塵絲毫不懷疑這個姆奇會直接開槍,但是他也有把握,在姆奇開槍的一刹那,躲過子彈。

“槍對我沒用。”陳塵背對著姆奇說道。

姆奇心中一驚,但是很好的掩飾住了,站起身來,慢慢的走向陳塵,槍口卻始終的沒有離開過陳塵的腦袋,剛剛陳塵那恐怖的變態的身手可是讓他記憶猶新,“你可以試試。”

陳塵笑了,就在姆奇距離他不到一米的時候,陳塵突然動了,隻見他腦袋一歪,然後姆奇眼前一花,心中大驚之下直接的扣動了扳機,“砰”的一聲,子彈沒有打中陳塵,但是卻落在了陳塵身後的薩姆身旁的木門上,薩姆看著木門上的彈孔,嚇得臉色都白了。

“啪!”就在剛剛,陳塵直接的躲過了那一槍,然後站在了姆奇的身後,直接一巴掌拍向了姆奇的腦袋,姆奇隻感覺眼前閃著好多的小星星,腦袋昏沉沉的,然後手中一輕,再次清醒的時候,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的臉。

“我說過,槍對我沒用。”陳塵搖了搖頭,似乎在為姆奇不相信他的話而歎息。

“別…別開槍。”姆奇終於怕了,因為他從陳塵的一雙眸子裏看見了殺機,絲毫不掩飾的殺機,所以他立馬的求饒,就是怕陳塵會絲毫不猶豫的直接開槍。

“砰、”槍聲響起,不過陳塵卻不是對著姆奇開的,他眼睛直盯盯的看著麵前的姆奇,而槍口則是瞄也不瞄的對著姆奇對麵的薩姆開了一槍,子彈打在薩姆的腿上,薩姆頓時慘叫一聲,整個人頓時蜷在了地上,捂著流血的腿肚子,淒慘的叫喊著,我的腿,我的腿。

去他媽的,陳塵心裏罵道,就這德行也能當上這什麽馬幫的二幫主,陳塵心裏極的鄙視,原本他還以為這家夥是個多麽硬氣的人了,這才不過中了一槍而已,就立馬露出了如此軟弱的一麵,真是,他媽的孬種。

“砰、”突然,大門被打開了,十幾個穿著無袖黑色t恤的彪形大漢站在屋子裏,眼神警惕的看著房間的一片狼藉。

“告訴你的人,讓他們不要動,不然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我會不會因為害怕而導致手中的槍走火。”陳塵撇了一眼門口的十幾個都拿著槍支的男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