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將尹麗安慰下來後,陳塵和老媽打了聲招呼說要出去有些事情,可是老媽可不是這麽好忽悠的,一直的追問著出去做什麽,畢竟,這才出去一天不到就給自己帶了個女兒回來,這大晚上的又要出去指不定又會帶些什麽人回來了。

見到老媽如此,陳塵也是很頭疼,但是他總不能和她說自己是出去找人麻煩的,估計他要是真的這樣說了,老媽手中的菜刀瞬間就會劈下去了。

不得已,陳塵隻能找了個借口,說是出去在以前的同學那邊拿複習考卷。這才終於出了家門。

剛剛出門,陳塵便拿出手機,撥通了王強的手機。得到了地址後便立即趕了過去。

王強等人和陳塵分開後,便找了一家網去上網了,畢竟他們以前隻是一些小混混罷了,就算是現在,也隻是一些高等些的大混混而已,在他們看來,能夠包網豪包,抽二十塊的金南京,頓頓叫肯德基,麥當勞的,這就做有檔次的混混。

可是自從他們今天被陳塵帶到了玄武飯店吃了兩頓,又睡了一覺後,他們才發現,自己以前的那些想法是多麽的幼稚。

“嘀嘀嘀、”王強放在電腦前的手機突然響了幾聲,他拿起來看了一眼,是陳塵發過來的信息,‘出來。’

王強將手機放進口袋,然後脫下耳機,站起來對著桌子用力的拍著,大聲的喊道,“都給我起來,老大來了、跟我走。”

這邊話音剛落,一排十幾人突然站了起來,“嘩啦啦”的想成一片。

原本陳塵是準備打的過來的,但是他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鍾後竟然沒有一輛空車,無奈之下,他便一路跑了過來,而且隻用了二十分鍾的時間便把這原本一個小時的路程硬是給減了下來。

若是以前,陳塵定然會驚訝自己的速怎麽會這麽快,可是現在,他卻沒有絲毫的意外,剛開始跑的時候,他還有些不適應自己這麽快的速,漸漸的,便適應了,感受著四周不斷變換的景色,陳塵心中暗暗驚歎不已,自己這身體素質還真是夠變態的。

“老大,你速可真夠快的啊,這才半個小時。”王強撇了撇嘴說道,心中卻是暗自徘腹,剛剛他可正在打著遊戲了,眼看就要殺到第一名了,因為陳塵一個短信害的自己沒辦法打下去了,不過這也就是心裏想想罷了,他可不敢說出來。

“精神都不錯啊,看來玄武飯店的飯菜都挺可口的,這樣就好,馬上可是要做些體力活的。”陳塵看著這些小弟一個個腰杆站的筆直,猶如軍人一般。看來自己的錢沒有白花啊。

“老大,真的去找玄武幫?”王強眉頭微皺,原本他還以為陳塵白天隻是嚇一嚇那些人,可是看這個情況,陳塵似乎說的並不是氣話。

“怎麽?你怕了?”陳塵眉頭輕挑,看向王強。

王強心中一秉,他知道,自己問這話讓陳塵心中對自己的看法肯定是有些變化了,當下便趕緊的說道,“當然不怕,有老大在,我什麽都不怕。”他一臉堅毅的看向陳塵。

陳塵微微一笑,掃了一眼其餘的小弟,“你們怕嗎?”

“不怕、”十幾個人頓時吼道,聲音大的將網的玻璃門都震得不住抖動。

陳塵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背在身後,表情嚴肅的看著麵前的這些年齡普遍在二十歲左右的小青年,目光落向身旁的王強,聲音不帶一絲溫的說道,“玄武幫的總部在哪?”

雖然是詢問,可是王強一群人卻從陳塵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在吉普酒。”

“四人一組,吉普酒。人員自己安排,十分鍾後,我在吉普酒門口等你們,沒有到的人,家法處置。”

陳塵的話短而簡潔,說完,便走向前麵停著的一輛出租車,王強趕緊跟了上去,頭也不會的喊道,“黃毛,組織一下,記住,十分鍾後一定要到吉普酒。”然後便坐進了車內。

眾小弟看著這輛出租車開遠之後,才反映過來,其中一個染著黃毛的青年一想到十分鍾的時間限製,立馬站了出來,“小七,吳丹、、、你們四個一組,……呼、”分好人員,黃毛看了眼時間,還好,才過去一分鍾不到,招呼身下的三個小弟,上了出租車,他們可是最後一組,黃毛上車,便一臉凶狠的對著死機,“吉普酒,十分鍾之內到不了,我砸了你的車。”

開車的司機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身材瘦弱,看了看黃毛,有從後視鏡看了眼,見到幾人都是一臉的痞子模樣,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惶恐的表情,一想到黃毛說的話,趕忙的發動著汽車,嗖的一聲便竄了出去,朝著吉普酒飛馳而去。

此時,陳塵所在的車內,王強正滔滔不絕的為陳塵介紹著關於吉普酒和玄武幫的實力與勢力分布。

“南明市的黑道分為兩派,一派是以黑龍會為主的三叔一派,另一派便是以青幫為主的吳老大一派,但是真正的說起來,黑龍會才是控製整個南明市黑道的當家人。”說道這裏,王強停頓了一下,整理著思緒繼續說道,

“黑龍會,總部在1912街區,會長叫伍德清,因為上位的時候上麵有著兩個老大壓著,所以道上的朋友都稱呼一聲三哥,但是伍德清的野心很強,手段也是狠辣,隻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便做到了黑龍會一把手的位置,而稱呼也改為了三叔。

錢財方麵的話和其他黑道都是一樣的,無外乎黃賭毒三樣,幾乎整個南明市的大小酒都有他們的身影,而三叔在建鄴區還開著一家酒店。光是這一點,就是別的黑道比不來的。”

陳塵神情肅穆,一隻手磨砂著下巴,過了良久,才問到,“吳老大了?能夠與黑龍會其名的黑道,想來應該有著他的過人之處。”

“老大就是老大,沒錯,青幫雖然不如黑龍會,但是卻也算得上南明市第二黑道了,隻是因為青幫的勢力範圍並不在南明市市區,所以這才沒有黑龍會的影響大。青幫總部在浦江區,若是單論勢力範圍的話,恐怕青幫並不比黑龍會弱到哪裏。”

“青幫的幫主名叫吳德貴,為人心狠手辣,手底下有著一群亡命之徒,而也正是因為這些亡命之徒才讓得三叔忌憚,這也是為什麽三叔到現在都沒有動青幫的原因。至於兩個幫派的具體人員的話,我就不太清楚了。”王強說道。

其實,王強說的這些已經足夠詳細了,畢竟,他不是兩個幫派中的任何一員,不可能全部的都了解。

王強看著陳塵思索的表情,還以為他被自己介紹的嚇到了,正準備安慰兩句的時候,陳塵突然抬頭,說道,“那玄武幫是屬於黑龍會的了?”

王強一愣,想了想,說道,“不是,雖然黑龍會勢力最大,但是南明市還是有著一些其餘的小幫派的,想玄武幫就屬於這些小幫派中實力比較雄厚的那種。”

陳塵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心中想想也是啊,若是黑龍會真的控製了整個南明市的話,怕是根本就不會存在到現在,畢竟,實力這般恐怖的黑道,國家是不會放任他存在的。平衡才是最關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