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宴會可謂是讓陳塵出盡了風頭,更是結交了諸多的權貴,而陳塵心裏也多少知道了一些,這應該是蘇玉金為了他故意而為之的,這一點,他心知肚明.

“老頭,謝謝了。”陳塵看著蘇玉金,在心裏暗暗說了一句,然後拉著蘇紫軒穿過人群,朝著門外走了出去,反正該結交的都結交了,該拿的名片也都拿了,得了好處在不走還等著幹嘛了。

蘇玉金笑嗬嗬的和一個碰著酒杯的男人,輕抿了一口紅酒,眼角餘光剛好瞥見陳塵兩人快速出門的身影,心中輕歎一聲,“小子,能不能做我的女婿就看你日後的成就了,我能為你做的就隻有這些了。”

“呼~總算是出來了,跟那群老頭喝酒真是折磨人,還不如直接讓我去死好了。”兩人走出大廳後,直接來到甲板上,雙手撐著圍欄,陳塵重吐了一口氣說道。

“得了便宜還賣乖,像你這樣能夠一下子認識這麽多權貴的機會,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槍破了頭皮都想得到了,你就知足。”蘇紫軒沒好氣的說道。

“嘿嘿,我也就說說,”陳塵嬉笑一陣,他可不是那種不知好歹的人,蘇玉金和蘇紫軒為他做的他可都是看在眼裏的,“我們去吃點東西,我請客。”

“這還差不多,哼。”蘇紫軒輕哼一聲,這才消了消氣,走在陳塵的麵前,然後主動的拉過陳塵,在陳塵意外的神情中,麵色不變,眼睛直視前方,“看什麽看,沒見過美女啊。”

“是是是,走,我們出發。”陳塵嘿嘿一笑,人家美女主動給你占便宜,你要是在說廢話,那真的是欠抽了、吃完飯,陳塵突然想起了上次從張俊傑身上贏得一個億,還好放在了房間裏,要是隨身攜帶的話,那天估計就得在海水裏給泡爛了。

等到大概十二點的時候,陳塵已經有些有些等不及了,畢竟,他今天可是說好了要回家的,可是船上到現在都沒什麽反映,這就讓陳塵有些懷疑蘇玉金是不是沒有給自己安排了。

甲板上,陳塵一個人坐在地上,看著遠處的海麵,抽著悶煙,心裏嘀咕著,“難不成這老家夥真想讓自己做上門女婿不成,那可不行,小爺我這麽搶手的貨,哪能在這裏呆一輩子。”

陳塵越想月覺得有這麽個可能,一下子跳起來,準備去找那個蘇紫軒的朱叔叔問問,到底什麽時候讓自己走,要是不安排的話,那就自己下船買票,反正是不要待在這裏了。

“陳塵,你去哪裏?”就在陳塵轉身剛準備下樓的時候,突然,蘇紫軒走了過來,問道。

陳塵轉過頭看過去,眼中頓時閃過一道驚豔,蘇紫軒剛剛是去換衣服了,和平常的千金小姐的打扮不一樣,她換上的是一套白色的運動裝,腦後紮著一束馬尾,看上去給人一種清純,動人的感覺,雖然陳塵這段時間天天看著蘇紫軒,但是此時一下子倒也難免被蘇紫軒這般的打扮給迷住了,有一句話怎麽說來著,此女隻因天上有,人間那啥都找不到的。

“紫軒,你真美。”陳塵走上來,站在蘇紫軒的麵前,輕輕捋起她額前的一絲碎發,別在腦後,然後雙眼充滿了柔情的說道,然後慢慢的彎下腦袋,吻上了蘇紫軒誘人的嘴唇,這個時候,陳塵哪裏還去管什麽回不回國的事情了,在他心中,沒什麽事情比自己泡妞更嚴肅更重要了,旁於的事情都靠邊站。

“嗯…”蘇紫軒輕嚶一聲,掙脫陳塵環著她的雙手,臉龐紅的都快滴出水來了,眼睛裏充滿了緊張的神色,四處的張望了一番,見隻有他們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放心,沒人看見的。”陳塵知道蘇紫軒在這種事情上臉皮都和別的女人一樣的臉皮薄,自然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了,蘇紫軒聞言點了點頭,陳塵嘿嘿一笑,道,“那我們繼續。”

“去死。”蘇紫軒粉拳揮動著,垂在了陳塵的胸膛,陳塵一把抓住,**的一笑,“我死了你可怎麽辦了、”

“別鬧了,你還想不想回國。”蘇紫軒見陳塵如此沒個正行,隻好用這件事情來吸引他的注意了,果然,陳塵一聽回國兩字,那眼睛裏的神色瞬間就變成了火熱和期待。

蘇紫軒一件有效,滿意的笑了笑,絲毫在對自己的聰明感到得意,“原本爸爸是準備給我們安排專機送我們回國的,但是我覺得沒那個必要,反正我決定陪你一起回去了,就做普通的飛機就行了,不然的話,被別人知道我的身份就不好了。”

“嗯,幾點的飛機。”陳塵問出了他最關心的事情。

“還有兩個小時、”蘇紫軒說道。

“哦,那還早。”陳塵一聽時間,一顆心頓時穩了下來,兩個小時,還早了,在休息休息也不遲。

“我們現在可是在紐約港,你知道最近的機場在哪裏嗎?”蘇紫軒有些好笑的看著陳塵,心裏對陳塵這個根本對美國的地理不了解的笨蛋很是無語。

“在哪裏?難不成兩個小時還趕不到嗎?”陳塵也聽出了些問題,問道。

“新澤西州港務局機場,從現在這個時間出發,如果以每小時兩百邁的車速的話,差不多剛好能夠趕上這一般的飛機。”蘇紫軒抬起手腕看了眼精致小巧的腕表,很鄭重的說道。

陳塵愣了愣,但是旋即便笑了,“這應該不是什麽問題,你老爸一個電話打過去,估計人家機場那一班飛機延遲個幾個小時都不是什麽問題。”

“若是我讓爸爸這樣做的話,那我還不如直接讓他送我們回國了。”蘇紫軒將陳塵剛剛想到的希望又給打壓下去了。

陳塵腦海裏快速地轉動著,隻一秒鍾,陳塵一個健步竄了出去,拉著蘇紫軒的手臂,道,“那我們還不趕快出發,車子你總該有。”最後一句,陳塵幾乎是帶著祈求的語氣問道的。

“嗯,已經在外麵等我們了。”見陳塵這麽著急的模樣,蘇紫軒臉上忍不住的露出了一絲笑意,這家夥終於知道時間緊迫了,哼,讓你得瑟,等到陳塵花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才下了船後,他終於總結出了一點,有時候船太大也不是什麽好事,以後若是有可能的話,自己買的船一定不能這麽大,當然,這都是陳塵現階段的幻想。

下了船,一輛紅的刺眼的蘭博基尼停在港口,車旁站著一個高大的西裝男,男人還帶著一副墨鏡,冷峻的麵容配上那高大身軀,要是手裏在多一把來複槍,和那電影裏的終結者倒是有得一拚。

“桑德,鑰匙。”蘇紫軒對著男人說了一句,男人頓時從懷裏拿出一把鑰匙,蘇紫軒接過,然後丟給了陳塵,道,“你開車。”

陳塵坐上車的時候,瞥了一眼桑德,眉頭挑了挑,他從這個男人的身上感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雖然沒有無形給他的感覺那麽深,但是亦不弱,看來這個男人也是危險分子,估計身手也不會弱到哪裏,媽的,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連個看車的都是個高手。

坐上車後,陳塵都來不及感受頂級豪車的舒適,直接扭動鑰匙,然後一係列的準備工作做完之後,直接踩動油門,車子直接一個甩尾,轉了個圈,背對著港口便開了出去。

“還有一個半小時了,你可得加快速了。”蘇紫軒調笑的看了眼陳塵說道。

“媽的,小妮子,敢耍爺,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爺開車的技術。”陳塵在心裏忍不住的罵了一句。

但是等到開出去幾分鍾後,陳塵突然想到了一個十分悲劇的事情,那就是,他不認識路。

這有夠悲劇的,就像你在zuo'ai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根本硬不起來,這他嗎的會讓人發瘋的,而現在的陳塵,無疑正處於發瘋的邊緣,眼看就能夠回家了,但是你卻發現,他媽的竟然迷路了,這讓人如何的不惱火。

“那個,怎麽走?”陳塵不得不低聲下氣的問道。

蘇紫軒指了指陳塵旁邊的導航儀,然後按了一個不知道什麽按鈕,又隨便的按了幾下,頓時,上麵一個紅點現了出來,然後又出現一個紅點,不過這個紅點正在快速的移動著。

“這裏就是機場。”蘇紫軒簡單的說了一句,然後便閉上了眼睛,不去管陳塵了。

有地圖就好,雖然上麵顯示的都是英文,但是這又如何能夠難得倒語言專家的陳塵了。

大概的看了一眼之後,陳塵再狠踩油門,車子頓時如同離弦的箭一般的竄了出去,瞬間傳來的巨大推背感,令蘇紫軒一下子驚醒了,她瞥了眼陳塵麵前的碼表,眼睛裏有些驚訝,一百,一百九,兩百…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上升著,不過短短的幾分鍾時間,速竟然被陳塵給提到了兩百十邁。

不過蘇紫軒也不是那種小女生,遇到這點情況就到處傲傲叫個不停的,她對陳塵還是十分的信任的,她相信,陳塵肯定有著信心的,不會做出什麽愚蠢的舉動的。

“小妮子,做穩了,要加速了。”陳塵微微一笑,衝蘇紫軒說道,他權當開車是發泄了,都兩百十邁了,竟然還要提速,這下子,蘇紫軒終於有些慌神了,這家夥真的瘋了不成。

而且這都已經出了港口了,四周可全是車,這家夥非但沒有把車速降下來,反倒又得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