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北京有什麽特色,北京烤鴨絕對是最有特色的,還有就是別的地方所沒有的北京老四合院了,不過現在的四合院可不多了,能夠住在裏麵的不是官府要員就是紅色後代,要麽就是一些大富豪花大價錢買下來的,所以說,在北京,最牛逼的不是你有幾處房產,而是你這幾處房產裏有沒有四合院,那才是值得牛逼的事情.

而烤鴨嗎,那自然是全聚德的烤鴨最為出名,據說清朝的時候,全聚德就已經存在了至今都有一百多年的曆史了,可謂是真正的中華百年老字號了,這口味嗎,應該不會差到哪裏。

幾人進門後,劉越直接找了個大廳的位置就坐了下來,幾人倒也不介意,大廳就大廳,反正是吃飯又不是zuo'ai,倒是蘇紫軒有些不習慣,畢竟,身為船王的女兒,每次用餐都是一個人坐在一張十幾米的桌子上,然後菲傭給她一個菜一個菜分好的端上來的,像這種在這麽多人的大廳裏吃飯,這還真是頭一次了,多少會有些不習慣,可蘇紫軒雖然是大家千金,但卻絲毫沒有大家千金該有的那種囂張跋扈的令人討厭的氣焰。

“表哥。”幾人剛剛坐下來,一個脆脆的女聲突然在大廳裏響起,然後整個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目光齊刷刷的朝著大門看去,一個身材嬌小,穿著長裙,紮著馬尾,打扮清純的二十歲左右的清純少女站在門口,一隻手還擺在腦袋上,對著幾人不斷的招著手,大廳裏幾乎隻要是男性再看見這個女孩的臉蛋和那胸前的偉岸時,都不禁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女孩絲毫不在意旁人的驚豔或是火熱的目光,一蹦一跳的來到幾人的桌前,然後順手拉開椅子,坐了下去,見周圍還有不少男性牲口的目光看著自己,女孩眉頭蹩了蹩,在陳塵驚訝的注視下,美腿一台,敲在了凳子上,然後大聲吼道,“看什麽看,沒看過美女啊,想看回家看你妹去,不要在這裏影響老娘我吃飯。”

乖乖,陳塵心裏暗暗驚訝這個女孩的潑辣,上次見麵的時候,這個女孩可是很溫柔的,怎麽就沒發現她還有這麽潑辣彪悍的一麵了,陳塵感覺把目光給轉到了桌子上的菜單,不在去看她,不然天曉得這女人會不會在這麽多人的麵前指著自己的鼻子罵。

“哼,一群牲口,就會盯著本姑娘的胸看,自己又不是沒長。”童佳怡厭惡的看了眼那些被自己罵的轉過臉去的男人,然後看著桌子上的幾人,難得的有些害羞的將腿放了下去,她做的位置不得不說真的很有技巧,直接插在了陳塵和蘇紫軒的中間,陳塵還抽空看了一眼,見她臉上神色沒什麽變化,這才鬆了一口氣,心想蘇紫軒應該不會和這麽個小姑娘計較。

“我這妹妹從小就這麽個性格,你們習慣了就好了。”劉越臉上有些無奈的表情,這話說的連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陳塵笑了笑,剛準備說,沒什麽的時候,蘇紫軒卻開口了,“沒事,小妹妹的性格挺好,不會吃虧。”

“我可不是小妹妹。”童佳怡聽蘇紫軒說她小,挺了挺那令許多女性都羨慕不已的傲人雙胸,一臉的不情願。

“是挺大的。”陳塵咕嚕的咽了口口水,心裏嘀咕著,這小妮子要是在**的話,玩弄起來那絕對是一個爽啊,就那至少d+的胸部陳塵一個手都不一定能夠握的過來,還有那小蠻腰,要是坐在自己的身上扭動起來,陳塵都有些不敢想了,但是眼睛還是撇了一下童佳怡的臀部,我草,這一看,陳塵差點沒留鼻血,童佳怡今天穿的是一件長裙,但是坐下來後,裙子將她整個臀部都給包裹了起來,肥滿富有彈性的翹臀讓陳塵看著眼珠子都差點淪陷其中了。

這小妮子真是天生勾人的妖精,生的這麽一副好身軀,以後誰要是能夠娶了她,那每天不都得過著皇帝的日子,想起上次救下這兩人的時候,這個妮子好象對自己有那麽點意思,陳塵就有些懊悔,當時就應該留下來,說不定還能有個豔遇啥的了。

“服務員,先上三隻烤鴨。”劉越看也不看菜單,就直接喊道,“在來一箱啤酒,要冰的。”

“哥,你還沒給我介紹了。”童佳怡對著陳塵眨了眨眼睛,然後看向劉越說嘟著小嘴說道,那一臉的幽怨神色,讓劉越都有些受不了,陳塵心中都在想,這丫頭要不是劉越的妹妹,估計劉越早就把她給那啥了,不過看劉越這**的樣子,童佳怡不過是他表妹,說不定已經那啥了,不得不說,陳塵的想法真的很萎縮。

“這位是陳塵,上次你見過了,這次哥哥我就是特地請他吃飯的。”劉越看著陳塵說道,然後又轉向蘇紫軒,眼神有些不敢正視她,畢竟,蘇紫軒的容貌,一般男人在他旁邊,都會有種羞愧的感覺的,“這位是陳塵的女朋友,蘇紫軒蘇小姐。”

“哦,女朋友啊。”童佳怡聲音有些奇怪,不過在近距離看清蘇紫軒的容貌後,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豔,畢竟,單憑相貌的話,就算是在來一個童佳怡那也比不了的,更不用說蘇紫軒身上的那份大家閨秀的氣質了。

“這位是裏德,陳塵的…”到裏德的時候,劉越有些不知道該怎麽介紹了,裏德說陳塵是他的老板,可是究竟是做什麽的老板,劉越也不知道,難道是保鏢?

“我是他的老板。”陳塵說道。

“哇塞,好帥,好酷啊。”童佳怡一見到不苟言笑,冷冰冰的裏德,頓時兩眼冒著小星星的看著裏德,那模樣就像是一個被關了十幾年的犯人突然之間被放了出來,然後看見了**一樣,眼神是**裸的火熱,就算裏德是黑手黨的,此時都有些臉上,受不了這個中國姑娘用這種眼神看他。

“帥哥,你有女朋友嗎?”童佳怡這句話是用英語說的。

裏德沒說話,隻是難得的露出一抹微笑,看著童佳怡,隻是這微笑在陳塵看來卻是苦笑居多。

心裏對這個童佳怡倒是有些無奈,這個小蘿莉說是小惡魔還差不多,見了帥哥就跟狼見了獵物一樣,難不成胸大的妮子都這麽的開放。

童佳怡又問了幾句,見裏德始終不說話,也感到有些索然無味了,此時烤鴨已經上來了,餓了一天的陳塵絲毫不顧及形象的連筷子都不用就徒手抓了一塊麵餅,然後裹著鴨子,配上蔥絲黃瓜絲什麽的,沾上醬,直接就送進了嘴裏,嘴裏還支吾著真香啊。

蘇紫軒有些好笑的看著陳塵,自己也拿過一塊麵餅包著,但是這動作比起陳塵就要優雅斯文多了,劉越和陳塵一樣,都是粗暴簡單的裹了一通直接扔嘴裏,裏德也不顧及了,畢竟都餓了一天了。

“唔!”就在陳塵朝嘴裏塞著麵餅的時候,手上一僵,麵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慢點吃,喝點水。”蘇紫軒還以為陳塵吃的太急噎到了,把自己麵前的水杯推了過去。

陳塵抓起水杯狼吞虎咽的喝了幹淨,然後又開始大口的吞吃著了,見蘇紫軒幾人沒有注意自己,陳塵看向旁邊的童佳怡,惡狠狠的盯了她一眼。

童佳怡卻並仿佛沒看見陳塵的凶狠眼神一般,還衝他眨了眨眼睛,一隻手在桌子底下,已經伸到了陳塵的腿上,慢慢的朝著小陳塵摸去。

陳塵表麵上正常的吃著烤鴨,卻是感覺小陳塵突然之間被一隻溫暖柔軟的小手給輕輕的握住了,還在左右不斷的搖著,身子輕微的顫了一下,隻感覺那小手握的十分的舒服,隨意的看了一眼其餘人,見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童佳怡的小動作,心裏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裏對這個小惡魔大膽的動作感到有些驚異。

“他媽的,這算不算是被猥褻了。”陳塵心裏突然生起這麽個念頭,大庭廣眾之下,竟然被一個小妮子給抓住了那個地方,而且自己還沒辦法讓眾人知道,終於,陳塵有些忍不住童佳怡那手掌帶來的誘惑了,擦了擦嘴,道,“我去趟洗手間。”然後感覺到童佳怡的小手迅速的鬆了開,陳塵借勢站起來,隻不過身子微微弓著,這也是不得已的,不然的話,陳塵要是一下子站直了身體,那小陳塵還不得展示在眾人麵前。

看著陳塵弓著身子,幾人都有些納悶,還以為陳塵是吃壞了肚子了。

“我也上個廁所。”童佳怡吃完一個烤鴨,也站了起來,腳步輕盈的追著陳塵的步伐走了去。

全聚德的洗手間很大,很幹淨,都是獨立的那種,而且上廁所的人很少,至少陳塵進去的時候,廁所裏還沒有人,陳塵放水衝了衝臉,讓自己冷靜了一下,然後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不禁有些苦笑,這小妮子把自己的火都得勾起來了,一想到待會出去還得坐在童佳怡的身旁,陳塵差點沒崩潰,坐在美女身旁的確很爽,而且還有這種豔遇,那就更爽了,但是最不爽的是,蘇紫軒在身旁啊,要是蘇紫軒不在,陳塵倒是不介意和她晚上談談人生什麽的,有什麽不懂的地方,雙方還可以深入了解那麽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