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她?”劉越有些驚訝的看向陳塵,問道.

“嗯,見過幾次。”陳塵笑了笑,若是讓他們知道,這小妞還和自己打過一架,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這丫頭的脾氣可不比佳怡好到哪裏,看不出來,老弟你倒是個風流種。”劉越嘿嘿一笑,低聲說道,眼睛看著陳塵,眉毛還挑了挑,那表情,稱得上是**。

“風流個屁,我對這種丫頭可沒什麽意思,倒是你,表哥表妹的,嘖嘖。”陳塵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自從知道了童佳怡的**作風之後,陳塵可不相信這個外表**,內心更加**的家夥和童佳怡之間沒什麽,俗話說的好,表哥表妹,逮到就睡,睡完就走,叼事沒有。

“額…”劉越被陳塵這麽一說,臉上表情倒是真的有些怪異,這讓陳塵更加堅定了他和童佳怡之間的那畸形的關係。

“這是我大哥,楊成。”楊思琦見陳塵看向他身旁的男人,主動地介紹了一番。

“陳塵。”陳塵伸出一隻手,笑臉說道,畢竟,楊思琦和他的關係雖然算不上多好,但是楊磊是她的哥哥,陳塵總不好對她冷臉無視的,這個楊成既然也是她的哥哥,還是大哥,那論起輩分來,應該也是楊磊的大哥了,所以不管怎麽說,他都應該打聲招呼。

“嗯。”楊成並沒有伸手去握陳塵,站在原地點了點頭,算是和陳塵打過招呼了,但是這樣一來,就讓陳塵顯得有些難堪了,這握,人家不和你握,不握把,這不自討沒趣嗎。

陳塵內心有些惱火,這男人,麵子也太大了,要不是看在楊磊的麵子上,老子會和你打招呼,看著楊成臉上不屑的表情,陳塵就氣不打一處來,不過,咱陳塵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主,絲毫不覺尷尬的收回手,說道,“我還有事,不打擾你們了。”說完之後,看也不看楊成,拉著蘇紫軒的手轉身就走向別處了。

楊成撇了一眼陳塵,目光之中突然出現了蘇紫軒的身影,眼神裏閃過一道豔麗神色,“極品。”

“你的朋友架子倒是挺大的。”楊成淡淡的說道,隻是語氣裏卻有一股不屑,像陳塵這種人,說句不好聽的話,他楊成隨便手下拉過一個,都強過他十倍不止,要不是楊思琦認識,他根本就不會和這種人多說一句話,那是自降身價。

“大哥,陳塵和二哥可是好朋友。”楊思琦眉頭微蹩,似乎對楊成剛剛的行為有些不滿。

“哦?”楊成有些驚訝,但是隨即卻是又笑了笑,道,“二弟怎麽會和這種垃圾做朋友,真是可笑。”

這一切,站在一旁的高亮偉和劉越都看在眼裏,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個陳塵,不簡單。”高亮偉在內心裏這樣的評價陳塵。

“楊總,您也來了,真是稀客啊。”高亮偉適時的走上前去,熱情的說道,劉越走在一旁,一身的休閑居家裝著與這裏顯得格格不入,看的楊成直皺眉。

“高總邀請,這個麵子我定然是要給的。”兩人開始了男人之間的聊天,無非就是談論一些有關於相互工作上合作的事情,楊思琦在一旁聽的實在是無聊,招呼都沒打直接就自己找了個地去玩了。

“媽的,我一定要殺了那小子,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樣打我。”大門被推開,三個鼻青臉腫的男人一進門就大聲的罵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中間一個男人掃了一圈周圍,目光一凝,怒聲罵道,“看什麽看,媽的,找麻煩是不是。”他這話一出口,頓時引來了不少人的罵聲,但是一些心思靈敏之人在看清了三人的模樣之後,紛紛住口,小聲的說道,“那是龍少。”

一傳十十傳百,每多久,整個大廳的人都認出了這個男人的身份,罵聲戛然而止,都靜靜的看著龍少,眼裏埋著一絲厭惡。

“媽的,剛剛誰罵我的,站出來,老子今天不打的你媽媽都不認識你,老子就不姓龍。”龍少怒目看著眾人,罵道。

果然是龍少,龍少這一自報家門,頓時讓眾人確定了他的身份,此時哪裏還有人敢發出一聲不滿,龍少的身份他們都是知道的,騰飛公司董事長龍騰的獨生子,騰飛公司可是真正的跨國大公司,公司市值伍佰億的大型上市公司,隨便多出來的一條腿都能夠壓死這些人。

又這樣的硬背景,這些人哪裏還敢有什麽不滿,就算他是一個紈絝子弟,可是架不住人家有一個好老爸,你能怎麽辦,人家就算是在這裏打你一頓,你事後還得登門道歉,這就是當家的世道,金錢權利第一。

“龍少,怎麽了,發這麽大的火。”這麽大的動靜,楊成自然也是聽見了,直接拋下與高亮偉說話,快速的走了過來,一臉的討好笑容,比之剛剛,簡直就是兩個層麵。

“呀,龍少,誰幹的?”走進,楊成才發現,龍少身上的衣服全是灰塵,臉上還有些臃腫,在看他身旁的楊威楊軍二人,比之更慘,一張臉腫的完全沒了個人樣,若是隻有他們兩受傷那也就算了,但是看來,龍少好象也受了傷,這事情可就嚴重了。

“大哥。”楊軍二人低著頭有些不敢看陰沉著一張臉的楊成。

“大挺他們幾個了,都是吃幹飯的嗎?”楊成怒聲喝到,看見兩人這幅模樣,他氣就不打一處來,安排了他們兩個專門的陪著龍少四處遊玩,身邊還安排了四個保鏢,就是怕會發生什麽意外,要知道,最近騰飛公司董事長來到北京,他父親身為市委宣傳部部長北京副市長,若是能夠借機讓龍騰在北京投資的話,那可一個不可多得的政績,這樣一來,下一任競爭市長的機會就會大很多了。但是做了這麽多的保護措施,卻還是讓自己的這兩個白癡弟弟給搞砸了,這如何不讓楊成生氣。

“他們全部都被解決了,那個小子身手太厲害了。”說到此處,楊威眼中還有一絲的驚恐。

“身手厲害,哼,打不過不是你的錯,但是打不過你還不會跑路麽,你是白癡嗎?”看著楊威這幅軟弱的表情,若不是他身上有傷,楊成真的很想上去踹他兩腳。

“龍少,你放心,我一定會把打你的人給揪出來的,好好的教訓他一頓,在我的地盤敢對龍少動手,這家夥怕是活膩歪了。”楊成冷哼一聲,說道。

“我靠,真是冤家路窄,這才剛剛教訓了一頓,就他媽的給遇到了,人要倒黴,他媽的喝涼水都塞牙。”劉越陳塵幾人自然都是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在看見這幾人就是剛剛被自己教訓的幾個混蛋的時候,心中一頓苦笑。

倒不是陳塵害怕他,關鍵這兩個家夥好象和楊成的關係挺好的,聽他們喊楊成好象都是大哥,我擦,陳塵心中一怔,幾人都姓楊,難不成都是一家子,他媽的,這也太走運了,買**彩都沒這麽運氣。

而且聽那楊成的口氣,好象這個什麽龍少的背景挺大來著,這才剛回國他可不想鬧出什麽事情,可是這都欺負到自己的頭上了,就算是對方背景再大,陳塵也不介意多一個敵人。

“那個胖子。”就在陳塵想著是不是該離開的時候,捂著一張豬臉的楊威突然伸手指向了高亮偉身旁的劉越,大聲的喊道,眼睛裏盡是怒火。

“怎麽了?”楊成問道。

“剛剛打我們的人就是和他一夥的。”楊威此話一處,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穿著大褲衩子的劉越身上。

“老劉。”高亮偉皺著眉頭,看向劉越,龍少的背景他也是知道的,雖然雙方沒有什麽事業上的合作,但是高亮偉卻不願意去招惹這個商業大巨頭,但是此時看來,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

“二哥,這事情說來有些話長。”劉越這話算是承認了,高亮偉心裏都快把劉越給罵了個遍,你丫的惹誰不好,偏偏惹上了龍騰公司董事長的獨生子,雖然自己不懼他,可是真鬧起來,這對自己也不是什麽好事,可事到臨頭,高亮偉知道,他所能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的去化解這份恩怨,這三人的身上的傷勢都不是很重,但是表麵上看來卻也不輕,看了眼滿臉不在乎的劉越,高亮偉真想一巴掌抽過去。

“楊總,這件事情應該有些誤會。”高亮偉苦笑著說道。

“誤會?”楊成不屑的笑了笑,道,“我的兩個弟弟被打成這樣,你和我說是誤會,龍少身為我楊家的貴客,如今卻被打成這幅模樣,你還能和我說是誤會嗎?”

麵對咄咄逼人的楊成,高亮偉心裏也是很不爽,但是他知道,這件事情錯的是劉越,他們這邊不占理,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努力的將這件事情給壓到最小。

“劉越。”高亮偉低聲喝到,“給龍少和兩位道歉。”

“道歉有用的話,那要警察幹什麽。”楊成絲毫不理會高亮偉的做法,而是氣勢逼人的說道。

“楊總,這樣,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我帶著二弟給幾位道歉,你看怎麽樣?”高亮偉已經決定,就算是對方獅子大開口,那也得同意,畢竟,錯在自己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