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好,您是買車還是看車。”兩人打著車,讓司機師傅隨便找一家4s店就可以了。

“買車,帶我們看看。”陳塵淡淡的說道,看了眼店裏擺放的車輛,乖乖,還真不少,這個司機師傅倒也會帶,剛好有一場車展,就直接的給帶了過來,

銷售小姐一聽是買車,眼睛頓時一亮,笑容滿麵的帶著兩人來到車子旁邊,開始的介紹著關於這輛車的詳細資料,聽的陳塵腦袋都有些發暈。

陳塵看了看四周,各種品牌的汽車都有,什麽寶馬奔馳保時捷的都在其中,線條優美的汽車,讓陳塵心裏倒是有些感觸,曾幾何時,自己隻能夠在大街上羨慕的看著別人開這些車,而現在,自己卻是以買車人的身份進來了。

“這些車模身材真是好啊。”陳塵看著那些趴在車上擺著各種造型的車模,哈喇子直流。

“帶我們看看寶馬。”蘇紫軒說道。

“好的,請跟我來。”銷售小姐一聽這話,頓時心花怒放,光看兩人外表,就知道,兩人絕對是有錢人,如今直接就說看寶馬,不用說,自己的眼睛絕對沒有看錯,一想到買了車之後得到的提成,這個銷售小姐心裏就別提有多開心了。

“這輛車挺不錯的。”在銷售小姐的帶領下,兩人站在了展覽寶馬車輛的前麵,展覽的是一輛寶馬7係轎車,銀白色的車身,凸顯出寶馬的尊貴,陳塵的眼裏露出滿意之色。

“這輛車挺不錯的,要不就這輛。”陳塵之所以如此之快的就決定,實在是他沒心思看別的車了,費時間又麻煩,還不如就買了這輛車了,多方便啊,而且又是寶馬,雖然蘇紫軒身份高貴,但是既然下來了,這輛寶馬陪她倒也不差。

“吳大哥,這兩寶馬z4好漂亮哦。”看車的人不少,而最引人注目的無疑是那穿著時髦的三四個青年男女了,走在前麵的是一名西裝革履的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尚還顯得有些稚嫩的臉龐上帶著一絲不羈的神色,英俊的麵容讓隨之的兩個女孩都眼冒金星。

“相比之下的話,我還是比較喜歡這輛。”男人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去手頭足之間卻顯示出一股領導人的派頭,讓兩個女孩眼睛裏的金星更加的閃閃發光了。

“吳大哥,你好厲害哦,年紀輕輕,就已經是財務部的科長了,我聽說下上麵好象已經有意向準備掉你升處長了呢。”另一個男人說道,語氣裏絲毫不掩飾的羨慕。

“嗬嗬,還沒有定下來了,不要亂說。”被稱為吳大哥的男人謙虛的說道,但是臉上卻露出一副受用的表情。

“一群小屁孩。”幾人的動靜倒是挺大的,加上幾人的年齡,自然是受到了不少人的關注,陳塵看了眼,有些不以為然,什麽科長處長的,還不都是拿著納稅人的錢不幹人事的人。對這些公務員,陳塵打心眼裏是最討厭的。

“紫軒,就這輛。”陳塵問道。

“嗯。”蘇紫軒也沒什麽意見,雖然她平常開的車都是些世界豪華的名車,但是她卻對這些沒有什麽特殊的要求,對她來說,車子隻是一個代步的工具罷了。

“極品。”姓吳的目光轉動時,突然瞥見了蘇紫軒兩人,但是這一見到,目光卻是在也移不開了,美女他見過不少,但是像蘇紫軒這般的有氣質的美女,倒是真的少見啊。

姓吳的的身旁的男人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頓時也是一愣,旋即反映過來,湊在他的耳邊說道,“吳林大哥,這種美女怕是隻有你能夠降服啊。”

“嗬嗬,哪裏的話,我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雖然這樣說,但是吳林語氣裏卻充分的顯出了高人一等的氣勢。

“吳大哥,我也覺得這輛車很不錯了。”其中一個女人自然是也看見了吳林的神色變化,看見蘇紫軒後,頓時感到一股威脅,雙手攀上了吳林的胳膊,嗲聲說道。

吳林輕輕的抽出手臂,道,“嗬嗬,小雨,注意場合。”

被稱為小雨的女人,臉色有些尷尬,心中卻是已經將吳林給罵了個遍了,“注意場合,你丫的當初和老娘上床的時候,怎麽沒說注意場合了,看見美女了,就急著和老娘撇清關係了。”不過小雨也不是那種白癡女人,他知道吳林的身份和身後的背景,自然是不會在這種場合之下讓吳林難堪的,隻是臉上表情卻是有些幽怨、

“小姐,這車多少錢?”陳塵問道,他也看見了吳林幾人的目光,但是卻並不在意,在他眼裏,這幾個人就是一群小屁孩。

“十三萬。”銷售小姐有些興奮的說道,心裏都樂開了花了,這個銷售小姐不是沒見過買車的,但是像陳塵這般隨便看幾眼,試都不試,便立即決定買車的主,卻是真的不常見。

“能便宜點嗎?”陳塵皺了皺眉,十三萬,這價格對陳塵來說的確是有些高了,雖然陳塵現在很有錢,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大手大腳的亂花錢。

“先生,不好意思,這已經是活動的價格了。”銷售小姐很歉意的說道。

“沒錢就不要學別人裝大款。”跟著吳林的男人看著這邊,不屑的說道。

陳塵皺了皺眉,卻是沒有看他,蘇紫軒則是直接的無視了他,這讓男人心裏很是不爽。

“小別。”吳林對男人喊了一句,然後趁機走向兩人身前,說道,“不好意思,我這朋友就是這樣,性子直了點,真是不好意思。”

這話說的,什麽意思,***,你朋友性子直就可以隨便的這麽沒禮貌的說別人了嗎。

陳塵不是傻瓜,這個叫小比的男人很明顯是故意說的話,好讓吳林來接近的,這種把戲,陳塵看多了去了。

“你很有錢嗎?”陳塵沒有動怒,反問道,“那你來買。”

“哼,我當然買不起,所以我知道自己買不起,所以我不會去裝逼。”小別絲毫不臉紅的說道,這話說的,讓陳塵都感到這個小別的臉皮之厚讓他汗顏。

“年輕人,注意自己的語氣。”陳塵淡淡的道。

陳塵這話說的有些老氣橫秋的,自己也就不過和別人一般大的年紀,但是卻說人家是年輕人,這讓小別心裏有些不爽。

“我語氣怎麽了,我說錯了麽,買不起就不要問。”小別冷哼著說道。

陳塵搖了搖頭,也不去與他做口舌之爭,在他看來,這些人就是個小屁孩,他所經曆的事情那都是關乎生死的,自然是不會與這些小屁孩計較什麽的,像這種在溫室裏長大的少爺小姐,根本就不懂得錢來的有多麽的不容易。

“在哪裏付錢?”蘇紫軒笑著看向銷售小姐,兩人都沒有在去看這群人,可以說,已經直接的無視了幾人。

“這邊,請和我來。”銷售小姐驚喜的說道。

吳林臉色有些陰沉,這幾人竟然完全的無視了他,這讓從小就受到關注的吳林很不爽。

“小姐,這輛車我也要了。”吳林在一旁說道,這話一出,陳塵的臉色不禁有些變的陰沉了,***老子都不找你麻煩了,你竟然還主動的過了惹我,難不成真的是找麻煩。

“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這輛車的話,現在隻有這一輛了,如果您也需要的話,請等幾天。”銷售小姐聽到吳林說也要一輛,心裏別提多高興了,可是一想到隻有一輛的時候,心裏瞬間就變得低落了,同時也看出來了,這夥人和陳塵兩人杠上了。

“把你們經理叫來,我想他會知道這輛車該賣給誰的。”吳林一反之前的平靜,氣勢逼人的說道。

銷售小姐很為難的看著幾人,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先生已經決定買車了,如果先生您真的也喜歡這輛車的話,請您留下您的聯係方式,車源一到,我便會通知您的。”

“把你們經理喊來。”吳林話語裏隱隱的有了些怒氣。

“這…”銷售小姐被吳林逼得有些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在她心裏,是陳塵兩人先要的車,總不能因為你一句話就把車賣給你。

不過看這人的氣勢和語氣,好象和自己的老板認識,要是得罪了這個人的話,那自己的工作恐怕也有些危險了,一時間,銷售小姐心裏矛盾極了。

“看來你們是想找麻煩了?”陳塵冷冷的看著吳林,心裏有一絲火氣,這***買輛車都能遇見這種事情,讓陳塵心裏很火。

“小子,這輛車我們吳哥要了,你還是買別的車。”小別一臉囂張的神色說道。

“一個跟屁蟲也配在我麵前說話。”陳塵絲毫不給情麵的說道,既然對方都這麽的囂張了,還主動的找自己麻煩,那自己自然是不用給他什麽好臉色看的。

“丫的,罵誰了。”小別雙眼瞪得老大,看著陳塵罵道。

“嘴巴放幹淨點。”陳塵冷冷一瞥小別,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小別蹬蹬的退後了兩步,看著陳塵的眼裏有一絲的駭然。

小別發現自己被陳塵給嚇到,心裏一陣惱火,走前兩步,指著陳塵罵道,“丫的,老子就罵你了,怎麽著,還想打我不成,沒錢學人家裝什麽大款,哼。”

“砰。”陳塵在酒店裏的時候,心裏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了,此時買個車,還遇到這種事情,被人家指著鼻子罵,陳塵哪裏能受得了這種侮辱,二話不說,一腳對著小別就踹了過去,小別身體瘦弱無比,一米七雖然不矮,但是站在陳塵麵前卻是顯得跟個小矮人一般,直接就被陳塵一腳給踹了出去,蜷縮在地上呻吟著。

“這位朋友,就算是我的兄弟對你語言不待,但是你出如此之重的手,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吳林沒有深深的皺著,有些怒氣的看著陳塵說道,吳林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還保持著這麽的平靜,無非就是為了在蘇紫軒的麵前保持一分形象,不然的話,他早就衝上去了,當然了,吳林就算是衝上去的話,那也沒什麽用,對上陳塵,那後果也隻有一個,被完虐。

“老子就過分了怎麽滴,不爽啊,告訴你,看老子不爽的人多了去了,都能排成一個加成連了,少在老子麵前裝逼,一邊呆著去,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在廢話老子連你一塊打。”陳塵很不耐煩的說道。

“好,既然閣下如此不給張狂,那也就不要怪我了。”吳林丟下這話話,便拿出手機,快速的撥出了一個號碼,臉色鐵青的看著陳塵,心裏暗道,“希望你待會還能夠如此的張狂囂張。”

“喂,哥,有人找我麻煩…我在車展,嗯,就是東城區……”

“如果你現在和我道歉的話,倒是可以免了一頓皮肉之苦。”吳林收起手機說道。

“小子,老子看你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很不爽,你要是在廢話一句,信不信我直接把你丟出去。”陳塵轉頭冷冷的看了眼吳林,說道。

“好,你等著。”吳林氣的臉色鐵青的,兩個女孩不斷的用手撫摸著吳林的背部,卻被吳林一掌拍了開。

“發什麽呆了,趕緊的帶我把錢付了,我還有事了。”陳塵這一鬧,幾乎場中一半的人都注意到了,又聽見陳塵囂張的話語,頓時全部都看向了陳塵和吳林幾人,心裏都暗道,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麽的衝動、

“哦…請跟我來。”銷售小姐回過神,領著陳塵兩人朝著裏麵走去。

“陳塵,下次不要什麽事情都用暴力解決,有些時候,用腦袋會更簡單一點。”蘇紫軒說道。

“我明白,但是你要知道,像這些人,如果你不一次性讓他害怕的話,他會更加的欺負你的。”陳塵歎了一聲,中國和國外不一樣,中國是富人越富,窮人越窮,而富人平常更喜歡幹的事情就是欺負窮人,如果今天的陳塵隻是一個背景一般的小人物的話,那麽他身旁的蘇紫軒根本就不可能保得住,陳塵看的很透徹,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的,所以,為了保護自己,陳塵隻能夠用一雙鐵拳砸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付完了錢,銷售小姐將鑰匙交在了陳塵的手上後,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看著還站在車旁邊的吳林,眼神裏有一些擔心。

“真是麻煩。”接過鑰匙,剛剛轉身,陳塵便有些煩躁的說道,因為他感覺到了,外麵有一個氣息危險的人正朝著裏麵走來,不用說,這個人肯定是吳林口中的哥了。

“小林子,怎麽了,誰欺負你了?”男人一進門,便看見了兩個女孩圍著的吳林,走向前去,臉色有些急切的問道。

“就是那個男的,小別都被他們打了,若不是我機靈,怕是我現在也躺在地上了。”見到這個男人,吳林有些訴苦的說道,臉上的表情還有些依賴。

對自己這個哥哥,吳林從小就十分的佩服和依賴,小時候,吳林受到了同學的欺負,都是他這個哥哥幫他解決麻煩,教訓那些人的,而現在,雖然他已經長大了,但是對於他哥的依賴和佩服卻絲毫的沒有減少。

而他哥哥對他也是十分的關心和寵愛的,什麽事情都依著他,順著他,生怕他受到一丁點的傷害,而剛剛在接到吳林的電話後,他便立即就趕過來了。

男人身高一米幾,一張臉龐生的英俊瀟灑,窄腰闊背,穿著一件深藍色的西裝,右胸口處還別著一枚小小的火焰的標誌。

“媽的,敢欺負我弟弟,活膩歪了。”男人一抬頭,順著吳林的手指看向陳塵的方向,一臉的凶狠表情,但是在見到陳塵的容貌後,臉上的怒意頓時煙消雲散,剩下的隻有滿臉的不相信和驚愕。

“陳塵。”男人試探著喊了一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陳塵,生怕是因為自己一眨眼而看錯了。

“吳以諾!”陳塵也有些驚訝,想不到在這裏竟然能夠見到吳以諾,心底有些觸動,腦海裏閃過一幅幅吳以諾在海外掩護他的畫麵,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溫柔了許多。

“真的是你?你還活著。”吳林的哥哥就是吳以諾,這讓陳塵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但同時又驚異於緣分兩子的深意。

自從當初吳以諾掩護陳塵的時候,受了槍傷而倒下去後,便在沒有得到有關於陳塵的一丁點的消息了,那種情況下,陳塵活下來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就算吳以諾對陳塵抱有在大的信心,也不相信他能夠在那種情況下活下來。

但是此時,活生生的陳塵站在了他麵前,竟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怎麽可能?這是吳以諾心裏唯一的想法,當初報告上麵陳塵為國捐軀還是吳以諾說的了。

“我命大,沒死掉。”陳塵嗬嗬一笑,走向吳以諾。

“好兄弟,活下來就好。”吳以諾狠狠的抱著陳塵,兩人都不言語,抱了好一會,才鬆開。

“哥,你…他…”吳林見自己一向依賴崇拜的跟天神下凡似的哥哥竟然和這個差點揍了自己的男人抱在了一起,而且聽兩人的語氣,好象還認識了不少時間,這讓吳林一時間有些反映不過來。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