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朝著陳塵走近,王蓓蓓吩咐了一幹警察在原地待命後也跟了上去。

“怎麽回事?”陳塵此時坐在沈雪的身旁,臉色有些不對勁。

“你們走。”陳塵慢慢的抬起頭,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陳塵的異常幾人自然是感覺到了,楊磊心思比較細膩,很快就發現了身形身前的那根黑線,探尋之下,發現炸彈後,身形猛然一顫,看向陳塵,道,“時間不多了,趕快跟我走。”

“我陪著她。”陳塵淡淡的說道,但就是這平淡的不能平淡的話語,卻是讓沈雪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王蓓蓓兩人聞言,也都發現了那炸彈,心中大為震驚,王蓓蓓對著後麵的守著的警察大聲的吼道,“趕快去叫防爆專家。”然後踏前一步,看著陳塵,“你瘋了,還有分鍾,你現在立刻跟我走。”

“小陳,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肖毅也是一臉的焦急,勸慰道。

陳塵搖了搖頭,臉色沒有一絲的變化,“我若是走了,一輩子都會後悔的。”

“那你留下來有什麽用,不過是平白無故的多增添了一個傷亡。”楊磊也保持不了平靜了,大聲的衝著陳塵吼道。

“他是我女人,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她死在一起。”麵對憤怒的楊磊,陳塵依舊一臉平靜,不過那眼神裏透出的堅決卻是更加的明顯了。

陳塵這話說出來,三人都沉默了,是的,陳塵走了,那沈雪怎麽辦,任由她被炸彈炸死?不可能,別說是陳塵接受不了,就算是楊磊,也同樣接受不了,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會放棄。

但是眼下這種情況,不放棄又能怎麽樣了,等待防爆專家來,估計等人來了,十個炸彈也都炸沒了,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拆除。

“你們走,現在下樓還有時間,我留在這裏陪著雪兒。”陳塵將沈雪溫柔的摟在懷裏,對著幾人說道。

看著兩人恩愛的模樣,王蓓蓓心裏生出一絲苦澀,對沈雪,她說不清是嫉妒還是羨慕,但是卻此時就算是嫉妒那也是多餘的了,在過不了幾分鍾,沈雪就要喪生在這炸彈之下了,但是同樣的,陳塵也會隨之一起消失。

“頂樓發現炸彈,立馬疏散大廈所有人。”王蓓蓓強打精神,現在這種時候,兒女私情都要放在一邊,國際大廈乃是南明市第一高樓,發生任何意外都會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這種情況下,將人員傷亡控製在最小,那才是當下應該做的。

“那個男人呢?”這種情況下,楊磊也差不多快失了分寸,看著王蓓蓓,他口中的男人,自然是他走的時候,和王蓓蓓說的,持槍的人就在裏麵的那個人。

“我們進去的時候,除了那對男女,沒有任何人的身影。”王蓓蓓搖頭說道,臉色很是陰沉。

“雪兒,對不起、”輕輕的抱著懷裏的佳人,陳塵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歉意,若不是因為他,沈雪也不會被基地的人抓住,也不會受到如此大的威脅,這一切都是因為沈雪和陳塵扯上了關係。

“塵哥哥,不是你的錯。”沈雪輕柔的聲音響蕩在陳塵的耳旁,令陳塵心中生氣無限愛憐。

三人站在水泥地上,看著這一對戀人,心中湧起一股無奈,和深深的悲哀,而一直對陳塵在感情上麵有所異議的楊磊,此時也是對陳塵為愛情而將生死置之外的氣魄生出敬佩。

王蓓蓓卻是在想,此時若是換做了自己的話,自己能夠為向陳塵這樣為了自己心愛的人付出生命嗎,不知道,王蓓蓓心裏做不出答案,但是同時,王蓓蓓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陳塵是一個好男人,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同時她也做出了一個決定,一個讓所有人,乃至她自己都感到吃驚的決定,陳塵不走,她也不走了。

“我陪著你。”王蓓蓓輕輕的說道,然後就坐在了陳塵的對麵。

“這妮子瘋了?”肖毅吃驚的看著王蓓蓓,又看了眼陳塵。

“你小子真是豔福不淺,這都快死了,還有女人願意和你一起。”楊磊有些調侃的說道。

沈雪的眼神則是有些暗淡,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嫉妒,眼中神色閃爍著,“塵哥哥,你走,我知道,麗麗喜歡你,芙蓉姐姐也喜歡你,還有你帶回來的那個蘇小姐和眼前的這位警官,我不能這麽自私的擁有你,這對她們都不公平。”

陳塵說不出話了,他想不到平時善言寡欲的沈雪,竟然將事情看的如此透徹,連白芙蓉喜歡自己都看出來了,而這話的語氣又是那麽的真誠,沒有一絲的作假在裏麵,這讓陳塵更加的愧疚了,說起來,沈雪才是他的第一個女朋友,出軌的是陳塵,但是沈雪卻依舊這樣的愛著他,陳塵心中大為感慨,人生得此妻子,一生何求。

“磊子,肖大哥,把她帶走。”陳塵搖了搖頭,然後衝著兩人說道。

肖毅剛想說話,陳塵的手機突然響了,“嘀嘀嘀…”是個陌生的號碼,但是憑直覺,陳塵可以肯定,是那男人。

“炸彈解開了嗎?”不出陳塵的意料,正是那男人,不過話語中的語氣卻是有些幸災樂禍。

“你想怎麽樣?”陳塵陰沉著一張臉,眼睛裏閃現著殺意。

“將天定交出來,我放過你的女人。”男人直接提出要求。

其實如果陳塵可以冷靜下來的想一想的話,便能夠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男人不敢殺他,或者說,男人不敢殺沈雪,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目的沒有達到,天定還沒到手,怎麽可能會激怒陳塵了。

“先把炸彈拆了。”陳塵的話沒有絲毫的商量餘地。

男人沒說話,將電話掛了,陳塵看著手機,然後隨手丟在了一邊,緊摟著沈雪,此時炸彈上麵顯示的時間已經不足五分鍾了。

“轟轟轟…”突然,遠處的天空傳來一聲聲轟向,楊磊皺著眉看過去,是一架直升機,陳塵也發現了,淡淡一笑,掛了掛躺在自己懷中的沈雪的鼻尖,道,“雪兒,沒事了。”

“嗯?”沈雪疑惑的看著陳塵,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好了,你們也都別哭喪者臉了,拆彈專家來了。”陳塵慢慢的站起身,看著已經飛到了頭頂上的直升機,說道。

幾人都是疑惑的看著陳塵,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基地的人。”看著楊磊兩人,陳塵淡淡的說道。

果不其然,陳塵話音剛落,直升機上便撒下了一根尼龍繩,然後一個接一個的男人從機艙裏順著繩子滑下。

每個人手裏都端著一把一衝,腰上甚至還別著幾顆手榴彈,穿著戰鬥t恤的身體彪悍無比,眼神凶狠而充滿了殺意。

“天定在哪?”男人最後一個滑下來,見到陳塵便直接問道。

“你當我白癡啊,你要搞清楚狀況,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被六七把冰冷的槍口指著,陳塵麵不改色的說道,“先把炸彈拆了,哥哥我心情好的話,說不定會給你。”

王蓓蓓幾人站在陳塵身旁,除了楊磊依舊麵不改色之外,肖毅則是有些緊張,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這些人,握著沙鷹的手隨時準備抬起扣動。

而王蓓蓓臉色則是顯得有些蒼白,如此之近的麵對這麽多的槍,還都是身形這般彪悍的男人,身上的那股殺氣老遠都能感覺到,王蓓蓓心裏要說不怕,那是騙人的,此時王蓓蓓的心裏隻在想著,陳塵究竟得罪了些什麽人,而在看門口守著的那幾個警察,更是嚇得哆哆嗦嗦的退了回去,小心翼翼的蹲在樓梯口,拿著電話,給總部求支援了,那慫樣都把一個警察的臉給丟盡了,就這樣,還有臉頂著國徽。

男人臉色變化不定,大概是被陳塵的話給激怒了,但是想到東西還在陳塵的身上,一番思量之下,還是妥協了,抬手對著兩個男人揮了揮,道,“將他壓上去。”

兩個男人聽言走了上去,槍口指著陳塵的腦袋,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陳塵就算是在牛逼,也沒辦法了,將陳塵壓到了男人的麵前,一個男人持著槍握住了繩梯結扣,然後另一個男人將陳塵綁在了繩子上,上麵的男人槍口始終的指著陳塵的腦袋,令陳塵不敢做什麽動作。

而楊磊兩人剛想要衝上去的時候,陳塵立刻大聲喊道,“不要過來,他們不敢對我怎麽樣。”

話音剛落,男人冷笑一聲,一拳掏在了陳塵的肚子上,力量之大,令陳塵都不禁微微弓腰,“**的,就這點力道,跟娘們似的。”

“一個假玩意,都把你嚇成這樣,真是個白癡。”男人沒有接陳塵的話茬,而是搖頭一臉的玩味神色。

“我擦…”陳塵有些怒了,竟然那個加東西糊弄老子,不過轉念一想,心中突然又鬆了一口氣,還好是個假的,這下子雪兒就沒什麽事情了。

“走。”男人衝著飛機揮了揮手,示意可以走了,飛機緩緩升高,陳塵和上麵那人也是慢慢的生高,而其餘的幾個男人和男人則是跟屎殼螂似的緊握著下麵的尼龍繩,將腰上的扣環扣在繩子上,隨著飛機飛出了大廈。

“磊子,炸彈是假的,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我很快就會回來,不要擔心我。”眼見就要被飛機帶走了,陳塵大聲的衝著臉色焦急的幾人喊道。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