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更讓王蓓蓓驚訝的則是剛剛楊磊對肖毅說的那句,你也姓肖。

肖司令員有一個孫子,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這個孫子叫什麽,長什麽樣,卻沒有多少人知道,而看肖毅剛剛的反映來看,這明顯的是默認了。

天啊,坐在自己身旁的兩人的背景一個一個狠,龍組特工,司令員孫子,而更讓王蓓蓓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兩個身份背景特殊的人,竟然全部的都圍繞在陳塵的身旁。

“王隊,這是小孫讓我交給你的,是之前那個硬闖的男人留下的。”前麵的司機突然想到了什麽,從下麵拿出一個紅色的證件,遞了過去。

王蓓蓓接過來,看見上麵的龍組兩個大字,還以為是楊磊的了,但就在他準備遞過去的時候,卻突然愣住了,楊磊的證件不是在他的身上嗎,那自己手上的這個…王蓓蓓疑惑的翻開證件,上麵赫然貼著一張兩寸藍底軍官照,那頂著國徽,身穿軍裝的男人,不是陳塵是誰了,在看下麵,軍銜少校幾個大字則更是讓王蓓蓓一下子陷入了驚駭當中。

少校,這個軍銜或許不是多高,但是陳塵的年齡他可是知道的,當初為了差陳塵有沒有案底的時候,陳塵的資料她可是查的一清二楚,就算是現在,都能夠倒背如流。

二十一歲的少校,不論在哪裏,都不會是那麽的常見,但是手中的這張證件,卻是實實在在的讓她知道了,天才是真的存在的,在看旁邊的楊磊,看樣子也不會有多大,估計軍銜也不會低到哪裏,天啦,兩個少校,這讓王蓓蓓一時間有些眩暈。

“這小子,吃飯的家夥也到處亂丟。”楊磊拿過陳塵的證件,沒好氣的說道。

“陳塵也是龍組之人?”看著那紅本子,在聽楊磊的語氣,肖毅有些驚訝。

“嗯,就前幾天的事。”楊磊沒有絲毫的隱瞞。

“轟轟轟…”車外的天空傳來一陣轟鳴,而且還在不斷的靠近。

“來了。”楊磊看向窗外,說道,然後推開車門,走了出去。

“這周圍都是人,直升機沒法降落,我們怎麽上去?”肖毅皺著眉說道,周圍的車輛已經停了不少,來來往往的市民則是停步舉目眺望這邊的直升機,這種場景可不是每天都能夠看見的。

“咯,這不有路了嗎、”肖毅話音剛落,一根繩梯已經從上麵甩了下來,剛好落在車子的前方,扔的倒是挺有水準的。

“草,又是力氣活。”肖毅有些不滿的說道,但還是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了繩梯。

“王警官,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謝謝你們了。”楊磊衝王蓓蓓感謝了一句,然後也不等她說話,在肖毅的下方握住繩梯後,一手揮了揮了,示意上麵ok了,繩梯便開始了緩緩的上升,將兩人向上麵拉著,這等刺激眼球的行為讓周圍的市民忍不住的發出一聲聲的驚呼。

“有了陳塵的消息記得通知我。”王蓓蓓焦急的在下方揮手喊著。

楊磊騰出一隻手對王蓓蓓揮了揮,然後直升機便拖著兩人飛向了遠方,直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呼~”有驚無險的上了直升機,肖毅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他可是有著恐高的,剛剛在下麵,狂風呼呼的在他耳邊刮著,他則是眼睛閉的死死的,大好的美景連看都沒看一眼。

“隊長。”看著站在自己麵前身材高大,身著作戰服的中年男人,肖毅立馬一個軲轆站了起來,表情肅穆的敬了一個軍禮,男人自然就是飛龍特種大隊的隊長,也是肖毅的隊長,劉二。

劉二看了眼肖毅,點了點頭,然後轉目看向楊磊,道,“楊少校,我是飛龍特種大隊隊長劉二大校,肖司令員特派我前來配合你的行動。”

“你好。”楊磊點點頭,和劉二握了握手,劉二看楊磊如此年輕,心裏多少有些輕視,但是肖司令員也和他說了楊磊的身份,劉二自然是不會像對肖毅那樣的對他。

“那架直升機的蹤跡尋到了麽?”客套過後,楊磊便進入了正題。

“根據軍方的雷達顯示,四十分鍾前,的確有一架不明身份的直升機在市區內出現。”

“現在在哪?”

“靈山。”被楊磊打斷了說話,劉二雖然有些不爽,但是現在情況緊張,不是鬧矛盾的時候,“十分鍾後,我們便能夠到達那裏。”

靈山,位於南明市邊上的地域,海拔五百多米,是南明市著名的風景區,每天的人流量高達十萬之眾,現在又是十一月,正屬秋季,是旅遊的旺季,遊客量自然是更加的多了起來,基地的人選擇在這裏降落,大概也是看中了這裏的人多,隱蔽。

“有沒有通知景區,疏散山中的遊客。”楊磊問道。

“嗯,一切工作都已經做好了。”劉二顯然也是考慮到了這些問題,“楊少校需要多少人力?”

“人貴在精而不再多,兩人人足以。”楊磊說話的時候,目光明顯的在肖毅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肖毅。”劉二突然喝到。

“在。”肖毅站直了身體,和楊磊不同,他是劉二的人,一切命令聽從指揮,劉二的話對他來說就是絕對的真理,就算是現在讓他跳下去,那也得咬著牙往下跳。

“下麵的時間全部聽命楊少校。”劉二快速的說道,然後又看向楊磊,“我會在後方派人支援你,上方就由我來。”

……

靈山又稱雙峰靈山,其意自然是,有著兩座山峰,主峰海拔五百三十四米,而此時,陳塵正坐在地上,腦袋兩旁被一根黑黝黝的槍口頂著,不能動彈。

男人的準備很周全,在國際大廈失策之後,用沈雪的安慰來要挾陳塵,直接的把陳塵給綁了過來,這也省了側麵的威脅,但是這樣一來,陳塵自身的安危就受到了威脅。

“天定在哪?”男人站在陳塵的麵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陳塵,用一種命令的口吻問道。

“來支煙。”生命雖然受到如此的威脅,但是陳塵卻沒有一絲的緊張害怕,反而很淡定,因為他相信,這些人在沒有得到天定之前,是不會殺了他的,當然,暴打一頓還是會的。

“不要挑戰我的耐心。”男人臉色沉了下來,對著身旁的一個體形彪悍的男人擺了擺手。

男人走上前,看著陳塵,對旁邊拿著槍的男人,道,“我來給他活動活動。”

“瞄準點。”男人自然是想要教訓一頓陳塵,但是對於陳塵的表態身手,他是有所了解的,衝著其餘的兩個男人說道,頓時,除去教訓陳塵的那個男人之外,三把槍齊刷刷的瞄準了陳塵,黑洞洞的槍口讓人心生寒意。

“小子,你那什麽眼神?”體形彪悍的男人一瞪眼,衝著陳塵吼道,然後一把揪住了陳塵的衣領,右手一記直勾拳狠狠的砸向了陳塵的臉頰。

“就這點力氣,沒吃飯?”男人的力量很大,就連陳塵這種體質都被打的向後退了半步,臉頰火辣辣的痛,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草,小子嘴巴挺硬,我就喜歡製你這種硬骨頭,打下去才會有成就感。”男人冷著臉,眼中隱隱的有著怒火,看來是被陳塵剛剛的話給激怒了。

男人上前,一腳對著陳塵的肚子猛然踹出,陳塵一個踉蹌,差點被這股大力震得倒在了地上,男人見狀,嘿嘿一聲冷笑,再衝了上去,猶如一頭猛虎般的拳頭腳的一股腦的都朝著陳塵的身上招呼著去了。

陳塵咬著牙沒有反抗,他倒是想反抗,奈何三把槍都瞄準了他,就算他速再快,能夠躲得了一把槍,卻躲不了三把槍,更何況,這三人站的地位又是那麽的好,剛好在無形之中將陳塵所有的逃跑路線都得封死了,不論陳塵跑向哪一邊,都會遭受到另外兩人的火力攻擊,這個險,陳塵不敢冒,他現在在等著時機的出現,隻要一有機會,那麽等待幾人的,就是陳塵暴怒的反擊。

“草,還真***抗打。”這般凶狠的打了陳塵近五分鍾後,男人都有些氣喘,但是陳塵卻依舊站的筆直,眼中的不屑絲毫不掩飾。

“陳塵,將天定交出來,我想,你也不願意看見你的女人在受到什麽傷害。”一直站在旁邊觀看的男人,見這種暴打對陳塵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便開始從言語上進行威脅了。

“你敢動一下他們,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揪出來,讓你生死不能。”聽到男人這話,陳塵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去,聲音冰冷的如同從九幽地獄傳來的一般,令人望之心寒。

男人被陳塵的眼神和氣勢震得有些發愣,但是旋即反映過來後,心裏便有些惱怒,“你若是不交出來,那我也隻好這樣做了。”

陳塵沒有說話,天定現在就在他的胳膊上,他之所以沒有交出來,就是在等著楊磊,他相信,楊磊不會放任他一個人被抓的,定然會想盡一切辦法的追過來,等到楊磊來了,這些人的後果,嘿嘿,那就是陳塵說的算了。

所以,在這之前,陳塵所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