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達顯示的方位就在前方五百米,飛機無法在那裏降落。”飛行員操控著飛機,目光在雷達上掃視了一眼,快速的判斷著。

“把我從這裏放下去。”楊磊說道。

“這是軍區使用的對講機,有什麽事情及時聯絡我。”劉二拿過兩個小巧的對講機遞給兩人。

“肖大哥,麻煩你了。”楊磊知道肖毅恐高,別說是肖毅了,就算是楊磊,這麽高的地方看下去,都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肖毅沒說話,望著下方密布的樹木石塊,臉色有些發白,身子都在微微顫抖,但是眼神卻極為的堅定,拿過對講機,肖毅一腳將繩梯踢了下去,然後看了楊磊一眼,道,“這把虧大了,陳塵這次得請我吃飯。”

“嗬嗬,肖大哥,你放心,等把這群渣滓解決了,金陵大酒店,我做東。”楊磊自然是知道肖毅這是在自己給自己安慰了。

“奶奶個熊的,反正死不了,我先走一步了。”肖毅大概也是知道,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將手槍別在腰後,腳尖輕挑繩梯,緊緊的窩在手裏,然後結果劉二遞過來的安全扣,做好了一切防護工作後,閉著眼睛,慢騰騰的滑了下去。

“劉大校,麻煩你們了。”楊磊說道,然後看了眼下方已經滑到一半的肖毅,也跟了下去。

“有任何緊急情況,快速的通知我們,對方手裏有很大的可能持有武器…”劉二大聲的對著下麵喊道,他擔心的不是楊磊,而是肖毅,這小子的身份可不簡單,萬一要是出了什麽事情,那可不好對上麵交待的。

“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肖毅坐在地上,喘著粗氣,誇張的說道。

楊磊有些鄙視的看著他,不過三百多米的繩梯,這家夥竟然花了快十分鍾才下來,真不知道特種部隊他是怎麽進去的。

“走,那群人身上肯定有槍,晚一秒陳塵的危險就大一分。”楊磊拿出手槍,拔動了一下。

由於是落在了山上,兩人自然是無法準確的判斷基地的方位,不過幸好兩人手裏都有著對講機,劉二在上麵看著兩人,準確的告知了他們前行的路線。

“右前方兩百米,”

“北方直線一百米,”

“停下,目標就在你們的正前方五十米處,接下裏,就靠你們了。”

“肖大哥,掩護我。”楊磊將對講機丟在地上,丟下這句話,然後小心翼翼的撥開擋在麵前的草樹,慢慢的朝著目標靠近。

“陳塵,把天定交出來,我給你個痛快。”男人一臉怒氣的對躺在地上,渾身都是血跡的陳塵說道,他沒想到,陳塵竟然這麽硬氣,不論怎麽的折磨他,就是不把天定交出來。

“做夢。”原本以陳塵的身體強就算是這些人一起上,也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麽傷害的,但是身體在硬,總硬不過石頭,而且這裏是靈山,最不缺的就是石頭,就算是以陳塵的身體此時也是渾身傷痕,血跡斑斑。

“媽的。”站在陳塵麵前的男人罵了一句,雙手抱著一塊半人身高的石塊,狠狠的砸向了陳塵的大腿,石頭滾開後,一股血流順著陳塵的大腿內側流了出來,而陳塵的身體也隨之顫抖了一下,但是眼神卻依舊堅定,硬是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此時的陳塵心裏燃燒著熊熊的怒火,他什麽時候受過這種虐待,若不是因為被三把槍指著,恐怕這些人早就已經被陳塵以最殘忍的招數給人道毀滅了。

同時他心裏也把楊磊肖毅給罵了個遍,***在不來,老子就真的要去和周公下棋了。

不過陳塵也算是認準了這些人的心理,隻要自己不交出天定,暫時還不會有什麽危險,但這隻是暫時的,誰知道這些人會不會腦袋一下子發熱,被自己的態逼急了,也不管什麽天定不天定的了,直接殺之而後快。

楊磊此時正蹲在距離這些人不到二十米的距離,有著一顆大樹擋著,倒也發現不了他的蹤跡,看著陳塵的慘象,楊磊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但是他還是比較冷靜的,知道就算是他這樣貿然的衝上去,也不可能救下陳塵,反而會讓陳塵陷入危險之地。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楊磊發現,那個手上什麽都沒有的男人,應該就是這些人的老大,擒賊先擒王,楊磊瞬間決定,先把這個男人給解決了,那些人定然會有所顧忌,到時候,在加上肖毅,解決這些人,應該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決定後,楊磊轉頭看去,肖毅正蹲在他的身後二十米的地方,衝他做了一個向右突擊的手勢,然後又做了一個雙雙突擊的手勢。

肖毅點點頭,小心的移到了右邊,看清楚了對方的形式,然後又和楊磊對視一眼,拿出沙鷹,點了點陳塵那三個瞄準陳塵的槍手,楊磊微微額首,然後右手猛然揮出,進攻。

“砰、砰、砰、”命令下達,楊磊率先衝了出去,人未到,槍聲先響起,那個領頭的男人根本沒有料到他們已經被包圍了,而且還是偷襲,這三槍,直接的就落在了男人的身上,躲無可躲,鮮血瞬間侵滿了男人的身體,子彈的衝擊力使他跪倒在地,眼睛裏充滿了不甘,想要回頭,雙眸之中卻是迅速的被一片灰色所代替。

“砰、砰、砰…”又是一陣槍響,楊磊知道,是肖毅開槍了,兩人配合的可謂是天衣無縫,楊磊率先開槍將男人殺死,其餘的四人注意力頓時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根本沒有料到還有一個人會從背後偷襲,大驚之下想要趴下躲避,卻是突然感到身後一陣劇痛,活動都有些遲滯。

“砰…”肖毅解決了兩個,僥幸閉過子彈的那個男人一個閃身就地翻滾了出去,然後抬槍衝著楊磊就是一槍。而那個拿石頭砸陳塵的男人則是被肖毅第一個照顧的,此時正趴在陳塵的腳邊,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睛裏盡是不甘。

兩人的突襲給基地帶來了巨大的損失,活下來的隻有一人,其餘幾人要麽是被幾顆子彈打成了篩子,要麽就是被肖毅一槍爆頭,見到這個男人,兩人正準備開槍解決的時候,卻是發現,這個男人已經朝著陳塵撲去了。

看來是想要借著陳塵讓兩人忌憚,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腦袋轉的還是很快的,但是天不待他,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陳塵隻剩下一口氣,那也不是這些小嘍嘍所能夠比較的。

“去你媽的,老子可不是軟柿子。”原本躺在地上布滿鮮血的陳塵,見男人衝過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吃力的靠著那隻被砸的差不多斷了的腳撐地,腰部用力,猛然的抬起另一隻腳,狠狠的一個側踢,準確的抽中了男人猙獰的臉龐。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