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初步判斷,這小子的確是隨家倉出來的,哥幾個,把他弄出去教訓一頓。”

“誒,這才兩月,哥就已經被江湖淡忘了。”陳塵很憂愁的甩了甩頭,那一頭跟雞窩沒啥區別的發型卻是怎麽甩也甩不起來。

二樓,辦公室裏,一個二十歲左右,頭發精短的男子坐在沙發上,手機還駕著一支雪茄,輕輕的在水晶雪茄煙缸裏抖動著。

而在對麵,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叼著一支大中華吞雲吐霧著。

“這都兩月了,陳大哥怎麽還是連個動靜都沒傳回來。”那個年輕的男子有些抱怨的說道。

“小陳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在等等。”中年男子臉上也流露出一絲的無奈,旋即道,“他不在的期間,多多照顧他那幾個小女友和他的父母。”

“這個當然,不過…”年輕男子欲言又止。

“怎麽了?”中年男子問道。

“我去看麗麗的時候,發現,有一個男人也在暗中的照顧著她們。”年輕男子說道。

“隻要沒有惡意就不用去管了。”中年男子說道。

“咚咚咚…”就在兩人說話間,紅木大門被敲響了。

“進來。”中年男子說道。

“李董,王總。”敲門的是個二十歲左右,一身職業裝的靚麗美女,進門後,先是尊敬的問候了兩人,然後走了進來,將門帶上。

“什麽事?”這兩人自然就是李彪和王強了,兩月不見,李彪頭上的白頭發也少了不少,但是眼睛裏卻多了些疲色。

而李彪,若是陳塵在這的話,第一個反映就是,這小子的穿著變得正常了不少,打扮也利索了不少,總而言之,就一句話,這家夥現在來看是個正常人了。

“下麵有一個男人在鬧事。”女子雙手放在腹部,麵帶著微笑,清楚的說道。

“嗯。”李彪看向女子,這種事情一般根本就不需要來向他匯報的,而這個女子這麽做,就說明,這事情不是單純的鬧事那麽簡單。

“那男人說要找您。”女子又說。

“我靠,這種人一看就是那種找麻煩的,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知道多少人找咱兩了,這種事情不需要通報的。”一旁的王強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哦。”女子哦了一聲,就要退出去。

“那個人長什麽樣?”李彪自然不像往前個那般的粗枝大葉的,這海闊天空自從被陳塵打下來交由他管理後,變化是很大的,名聲在整個南明市那也是數一數二的,錢賺的自然是大把大把的,而那尋釁挑事的更是數不勝數,每天都會有一批人來這裏鬧事,所以,這安保的人員,李彪也是花了大代價的訓練出來的。

“穿著病服,頭發亂糟糟的,長得倒是很清秀,身高大概一米三左右,肌肉很大,尤其是胸肌…”女子越說越興奮,手腳都有些揮舞了。

李彪兩人冷汗直流,看著女子,咳了咳,女子這才注意到這是辦公室,小手捂著嘴巴,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小婷啊,其實我的胸肌也很大的,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深入交流一番…”王強**的看著女子的偉岸的胸部,和那育人的三角地帶,哈喇子都流了一地。

“咳咳,”李彪看了他一眼,道,“還有別的嗎?”

小婷一張臉龐都紅的能滴出水來了,“嗯,他說他叫陳塵。”

“什麽!!”這一下,兩人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嚇得小婷退了幾步,奇怪的看著兩人。

“他真的這麽說?”李彪一臉嚴肅的看著小婷。

“嗯,他一進門就這麽說了,但是他沒有會員卡,而且穿的那麽奇怪,安保沒有讓他們進…”麵對李彪兩人嚴肅的眼神,小婷有些委屈的說道。

“人了,現在在哪?”王強問道。

“在一樓,已經被包圍了,估計現在應該已經被抬下去了。”小婷弱弱的說道。

“哼,也不知道誰被抬下去。”王強不屑的說道,然後與李彪對視一眼。

“這小子來了也不打我電話,走,下去看看。”李彪將煙頭隨手丟在了大紅色的高級地毯上,說道。

“我草,真***發神經了。”大廳內,已經躺了四個安保了,剩下的三個安保正雙手擋在胸前,緊張兮兮的注視著陳塵,剛剛幾人想動手將陳塵丟出去的,誰知道,這連人家衣服都沒碰到了,自己這邊四個人就先躺在地上了,這讓幾人心裏大受打擊。

“我不想動手哈,你們趕快的,和李董和王強知會一聲,說陳塵來了。”陳塵坐在地上,從被自己打倒在地的一個安保身上摸出一盒香煙,點了抽上,“草,連保安都抽中華,真***有錢。”不得不說,這裏的安保待遇真***好。

“這小子十有**是隨家倉出來的,老大,要不咱報警。”一個安保對著旁邊的一個年齡大一點的安保建議道。

“嗯,說的有理。”這名安保拿出手機,還不時的抬頭看向陳塵,問道,“報警電話多少?”

另外兩個安保,“……”

“我擦,老子玉樹淩風,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竟然說老子是神經病,媽的,你小子用腚眼看東西不成。”陳塵很氣憤,但是奈何他身上穿的加上那亂糟糟的發型,走在大街上說他是個正常人,絕對不會有人相信的。

“現在的人,真是沒品味,哥這叫犀利,誒,怎麽就找不著一個懂藝術的人了。”陳塵一臉的憂傷,那模樣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就是他。”小婷帶著兩人下了樓,來到靠近大門的地方,王強一見,第一句話就是,“打架都不選個好地方,這會要是有客人來了,還不得嚇跑了。”

現在的海闊天空可是南明市高等有身份的人最喜歡來的地方,因為這裏象征著地位,品味,隻要想裝逼顯示自己多麽有錢多麽有權的人都會來的地方。

不過好在現在這個點沒多少人,這個不好的一幕也沒有被展示出去。

“哇塞,他抽煙的樣子好帥啊。”小婷雙手握拳頂著下巴,眼睛裏冒著星星的看著陳塵,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終於有個懂哥的人了,還是個女人。”小婷的聲音沒有多少壓下,陳塵耳裏又是極好,自然是聽見了,此時這一抬頭,剛好與李彪王強兩人對視上了。

沉默了一會,陳塵臉龐露出一絲笑容,而李彪王強兩人的臉上也都露出了真誠的笑容。

(佳人有鐵杆嗎??給點鮮花)~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