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孫操,蘇小雨道了聲謝直接開車就走人了,根本就沒有向鄧保全心裏那樣想的對他什麽什麽的生出好感啥的,連個號碼都沒留,望著那遠走的車子,鄧保全輕歎一聲,然後落寂的上了車。

“好了,威風也耍了,別一副死了爹娘的慫樣。”見鄧保全這幅模樣,陳塵忍不住的罵道。

“嗯。”鄧保全沒力氣的嗯了一聲。

“知道石小慶在哪嗎?”陳塵問道,兩個月沒回來,南明市發生的事情倒是挺多,陳塵也不清楚石小慶在哪裏,隻能問他了,就是不知道這家夥知道不知道石小慶是誰。

“石小慶?”鄧保全疑惑了一番,然後問道,“就是那個倒下來的石老頭的二子。”

“嗯,知道在哪嗎?”看來石小慶的名聲還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前幾天還在公司門口見過,他現在混的可真不咋滴,都上街乞討了。”鄧保全感慨著,想當年,石小慶可是有名的公子哥,現在卻是一瞬間的掉了下來,這之間的失落感任誰也不可能一下子受得了。

“去看看。”陳塵說道,心裏卻是有些複雜,石小慶,怎麽說,都是自己曾經的兄弟,雖然這小子作風不是太好,但是比起來,自己好象也好不到哪裏,其實當初陳塵之所以那麽氣憤,大部分的原因還是因為石小慶看上的是尹麗,換了個別的女人,陳塵才不會有半句廢話了。

再說了,你還真的指望一個從小生活在蜜罐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貴公子哥能夠守身如玉,潔身自好不成。

鄧保全開著車帶著陳塵來到了明發房地產公司,光看外麵的公司建築,就不是一般的公司所能夠比擬的,嘖嘖,這高樓至少也有三十層,一百多米,單是這辦公大樓,估計就得好幾個億,可以想象石小慶以前的生活是多麽的奢侈了,現在突然掉落了一分不值,估計不自殺已經是不錯了。

“塵哥,那邊。”車子停在公司的邊上,鄧保全指著一邊的小廣場,示意陳塵看。

陳塵抬眼望去,六七個混混模樣的年輕人正圍著一個衣著襤褸,蓬頭蓋麵的男人。

那個乞丐模樣的男人一直的低著頭,但是陳塵卻是一眼的就認出來了,這個人就是石小慶,昔日瀟灑風流的堂堂石少,如今卻是落得如此下場,上街乞討,還被一群小混混如此對待,當真是讓人心酸不已。

“媽的。”陳塵罵了一句,然後推開車門就朝著那邊走去,鄧保全見狀,鑰匙都來不及拔,緊跟其後。

“喲嗬,看看,這就是明發房地產的一號少爺,石少啊,哈哈哈,石少,看你這幅麵黃肌瘦的模樣,怕是有段時間沒吃東西了,要不要小子們幫你一把啊。”一個年齡偏大點的混混一臉調笑的看著石小慶說道。

“滾開。”石小慶心裏悲戚,想當初,自己開著跑車,泡著各種妞的那種風采,像眼前的這種小混混,平時間若是這麽的靠近自己,怕是早已經被自己給一腳踢得都找不著邊了。

但是看看現在,人一旦沒勢了,別說是混混了,就算是狗都會抽空的過來咬你一口,當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但是即便落了平陽,石小慶照樣是虎,不過是隻弱虎罷了。

“媽的,還當自己現在還是石少了,當初不是狂嗎,想走也可以,不過你這乞討已經到了我的地盤了,把保護費交了。”混混頭目怒罵道。

石小慶火了,怎麽說他曾經也是有名的紈絝子弟,此時被這群混混這般的欺辱,早已經動怒了,直接罵道,“**的。”然後一腳踹了過去,但是卻沒有把人踹出什麽事,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而導致了身體孱弱,這一腳根本就沒什麽力氣。

“媽的,還敢還手。”被踹的混混倒是沒感覺有什麽疼痛,但是卻會被別的混混嘲笑,大怒之下,抬腳就踹。

其餘的混混見這個乞丐竟然敢還手,都立刻的圍了上去,拳腳相加。

混混一邊打一邊說,“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過你。”那臉上的表情犯賤的不得了,讓正走過來的陳塵臉色都已經氣的鐵青。

“塵哥,我來。”鄧保全察言觀色,見陳塵臉色不善,知道這群人即將要遭殃了,心裏祈禱了一聲,說道。

“不用,你呆在旁邊守著,待會要是跑了一個人,我唯你是問。”陳塵說道。

“艸你媽的。”陳塵上前,一把拉著一個混混的後背,帶向後麵就是一陣猛摜,摔的混混痛苦的叫喚著,引來了其餘混混的注意。

見到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在自己背後的陳塵,幾個混混也不是煞筆,看陳塵的穿著和那出手的狠曆,也知道這人有些來頭。

“不知道朋友是哪條道的,無緣無故的出手傷我的人,是不是應該給個說法。”混混頭目皺著眉頭問道。

“給你馬戈壁。”陳塵怒罵,然後毫無征兆的一拳就砸了上去,混混頓時被砸的四仰叉的,倒在地上。

“艸,兄弟們,幹他。”後麵的混混見狀,頓時罵道,直接的就朝著陳塵身上撲了過去。

陳塵嘿嘿冷笑,還抽空看了眼縮在地上的石小慶,見他沒什麽事,然後對著衝過來的一群六七個小混混就反衝了上去,七個混混,全程二十秒,一律的全部都是用腳的,最後的結局就是,七個小混混全部躺在了地上,而且大部分的小混混身上都有著血跡,可見陳塵出手多麽的狠。

石小慶早在聽見陳塵聲音的時候,身體就是一震,這個聲音實在是太耳熟了,抬頭看向那個正在和幾個混混打在一起的那道身影,石小慶眼中閃爍著淚光,這一幕,和當初自己在學校裏被人追打,然後陳塵過來幫他的那一幕是何曾的相像啊,在石小慶的腦海裏,這一幕與之重疊在了一起。

陳塵擦了擦手掌,然後走了過來,伸出手看著石小慶,眼中關懷的神色讓石小慶的淚腺徹底的爆發了,兩行熱淚順著臉龐撒了下來。

(ok,給點貴賓。)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