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鄧,海闊天空,晚上安排一下。”陳塵對著下了樓的鄧保全說道。

“哦。”鄧保全應了聲,然後轉身拿著手機開始安排包間了。

“小鄧,先帶小慶過去,我等會過去。”陳塵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五點了,尋思著白芙蓉也快要下班了,便說道。

於是,鄧保全便開著車將陳塵帶到了南明小區,陳塵回去拿了車後直接的開往了第一學院,遠遠的,陳塵就看見了白芙蓉站在校門口等著。

陳塵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好了起來,心中也生出一絲的溫柔,自己的女人啊,這是自己的女人。

“芙蓉。”陳塵伸著腦袋喊道。

白芙蓉聽見聲音立馬抬頭看去,見到陳塵開車來了,一抹笑容頓時浮現麵龐,然後小步的跑了過去。

“上車。”看著臉帶微笑的白芙蓉,陳塵的一顆心都被觸動了。

“去哪裏啊?”這一刻,白芙蓉就像是一個剛剛戀愛的小女生似的粘著陳塵,甜蜜的問這問那。

陳塵笑了笑,“去吃飯。”

白芙蓉甜甜的一笑,坐在副駕駛上,就這麽的看著陳塵開車。

等到了海闊天空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的時間了,路上陳塵就受到了短信,告訴他包間號是在三樓,停放好車子後,陳塵走向了大門,這一次,在沒有人擋著他的去路了,因為都是見過了這位連李彪王強兩位大佬都要笑著迎接的人物,這些不過是守門的安保自然是掛著虛偽的笑容熱烈相迎了。

白芙蓉雖然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但是作為基地的殺手,這種類型的場合自然是不會少接觸的,所以在踏入海闊天空後也並沒有感到有什麽不習慣。

如今的海闊天空在被李彪重新裝修後,更加的凸顯其豪華,富貴,可以說這裏根本就是有錢人的天堂,花個一萬塊,差不多有一半的錢都是撂在了進門費上了。

上來三樓,包間是308,是個vip豪包,最低的消費都是以萬元計算的。

“塵哥。”包間裏沒有別人,鄧保全雖然感覺陳塵很隨和,但是不論在隨和,陳塵也是他的老板,該尊重的地方還是需要尊重的,向這種場合,他就很自然的站在了門口,充當了保鏢的角色,而整個包間裏,就隻有石小慶一個人。

“彪哥和強子在嗎?”鄧保全隨著陳塵一同進了包間,陳塵見隻有石小慶一個人,便問道。

“都還沒回來。”鄧保全說道。

陳塵心裏也沒多想,兩人現在身份地位都不同了,每天需要應酬的人估計比一日三餐都要多,要是成天的呆在家裏那才叫奇怪了。

“大哥。”石小慶見到陳塵來了,眼底閃過一絲喜意,現在的石小慶可是什麽都沒有了,而陳塵又拋開前嫌與他交好,他自然不會傻乎乎的去拒絕。

陳塵嗯了一聲,然後拿出手機給楊磊打了個電話過去,幾女都走了,這小子也應該接自己的電話了,陳塵在心裏想到。

“喂。”電話接通了,楊磊那平靜的語氣響了起來。

“你小子在哪?”陳塵還是有些氣憤。

“在睡覺。”楊磊快速的說道,語氣中似乎有些底氣不足。

陳塵知道這家夥白天做的事情,現在肯定心虛,嘿嘿的冷笑了兩聲,道,“海闊天空,308包房。”

“十分鍾。”楊磊很幹脆的說道,而這十分鍾的極短時間也向陳塵暴露了他現在肯定不會是在睡覺。

楊磊來了,身後還跟著裏德,等到楊磊來了,陳塵什麽話也沒說,直接的讓上菜,然後幾人便上了桌子,鄧保全自然是站在外麵守著,保護幾人的安全。

而石小慶在見到白芙蓉的時候,心裏便是疑惑不已,他是知道白芙蓉的身份的,可是怎麽也想不到陳塵竟然又得勾搭上了,而且看白芙蓉小鳥依人的模樣,明顯的和陳塵的關係不一般。

這次可是陳塵和石小慶關係重合的好日子,自然是要喝酒的,陳塵的酒量很快的就把石小慶和裏德給灌倒了,而趁著白芙蓉上洗手間的空當,陳塵起身看了眼楊磊,示意他出來。

楊磊悲歎,他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既然選擇了和幾女合著,那就是已經想到了會有和陳塵對峙的一天。

“說,怎麽回事。”陳塵點了支煙,靠在門上問道,眼神淩厲的看著他。

“那啥,我提前也不知道的,一大早的起來他們全部的都站在了我的門外,還把我手機給沒收了,然後才和我說了,我沒辦法的,我是被逼的。”楊磊始終的強調著自己是被逼的,以求能夠得到陳塵的寬大處理。

“說重點。”陳塵才不相信這小子提前什麽都不知道,估計幾女走的想法這小子沒少在旁邊給他們參謀。

“她們覺得留下來會讓你很不開心,所以就都走了。”楊磊簡潔明了的說道。

“我艸,你小子死到臨頭了還和我玩這個。”陳塵臉皮抽了抽,這***也算是理由。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楊磊見陳塵處在即將要爆發的邊緣,立馬推手說道。

“說。”陳塵咬牙切齒的看著他,

“她們離開隻是想要考驗考驗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在乎她們。”楊磊也點了支煙。

“還有了。”陳塵問道。

“沒了。”楊磊兩手一攤。

“沒了?”陳塵眼角跳了跳。

“不然你以為他們是為什麽離開你?吃飽了沒事幹撐得慌。”楊磊看白癡似的看著陳塵,“我要是你,電話就一直的打個不停,飛機上不給接電話,可是下了飛機,她們看著那麽多的未接電話,肯定也會心軟的,說不定一個心軟就改變主意在飛回來了。”

“靠,那你不提醒我。”陳塵罵了一句,說實話,他確實沒有想到那麽多,此時知道了,陳塵心裏那個後悔啊,更多的則是對楊磊的知情不報,這丫的太沒義氣了、

“本來是想告訴你的,不過後來我一想,要是你連電話都不知道打的話,那她們走或許對她們來說也未嚐不是件好事。”楊磊說道。

“好你個頭,我告訴你,她們要是一輩子不回來了,你以後就甭想碰女人。”陳塵威脅著丟下話,轉身進了包間。

“嘿呀,我艸,我找不找得到女朋友你瞎起個什麽熱鬧。”楊磊摸著腦袋,也有些惱怒。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