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飯,陳塵便帶著尹麗出了門,走的時候留了張紙條,告訴張玉華自己兩人有事情先出去了,免得讓張玉華擔心。

剛下樓,尹麗雙眼盡是詫異的神色望著旁邊的一棟棟裝修精美的居民樓,因為昨天陳塵帶她來的時候是晚上,所以她並沒有注意,而現在,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啊,小區門口大理石上刻著的南明花園城幾個大字可是讓尹麗心中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雖然尹麗出來上班時間不長,但是經常接觸的客人哪一個不是有錢有勢的,也經常的會聽見什麽南明花園城之類的高檔小區的字眼,而現在,她卻沒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也能夠住進這裏,想到這裏,尹麗便不由的看了陳塵一眼。

心中想著陳塵的家庭背景,陳塵察覺到她的目光,回頭一笑,說道,“怎麽了?”

尹麗有些羞怯的低著頭,細聲說道,“沒事…..塵哥哥,你家裏是做什麽的啊?”沉默了半天,尹麗最終還是沒能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但是她卻沒有發現,在她這句話說出之後,陳塵的臉色都變得陰沉了幾分,但是隨即又恢複了正常,“嗬嗬,我爸爸以前是教育局的局長,後來因為涉嫌貪汙被雙規了…..最後自殺了。”

尹麗腳步一頓,看向走在前麵的陳塵,“塵哥哥,對不起。”

陳塵轉身走過來,拍了拍尹麗的腦袋,笑著道,“沒什麽,人生嗎,就是這樣,你永遠不會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的,走,今天哥哥我可有不少事情要辦了。”

尹麗收起愧疚的神色,甜甜一笑,用力的點了點頭。

如陳塵所說的,今天他確實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將尹麗的學籍問題給辦了,若是在昨天之前的話,可能還要費一番功夫,可是現在,卻沒有那麽麻煩了。

放著手下的人不用,自己這個老大什麽事情都要親力親為的話,那豈不是得累死。

陳塵拿出手機,這才想起來自己竟然沒有李彪的號碼,就在他暗暗苦惱之際,突然看見了王強的號碼,陳塵嘴角劃過一抹微笑。

“嘟.嘟,嘟,,老大,這麽一大早的有什麽事情找我啊?”電話接通,那頭便傳來了王強軟綿綿的聲音。

陳塵聽的出來,王強這小子應該是還沒睡醒,心中不由得的有些好笑,“把李彪的號碼發給我,我找他有些事情。”說完,陳塵便掛了電話。

尹麗偏過頭問道,“塵哥哥,現在才點,去學校的話是不是太早了啊?”

“誰說要去學校了?”陳塵一臉無知的模樣問道。

尹麗一聽,秀眉微蹩,水汪汪的大眼中充滿了疑惑,難道是自己記錯了?

看著尹麗這幅可愛的模樣,陳塵不忍心在逗她了,笑著說道,“傻丫頭,誰說報名就一定要去學校了,先去照幾張相片,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你隻要等著開學去上學就可以了。”

陳塵說完,尹麗不禁瞪大了雙眼,“這麽簡單?”

“當然了,就這麽簡單啊,是你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了。”陳塵發現,尹麗的心靈真的是很純潔,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裏,能夠保持著這麽一種純潔的心靈實在是太難得了,而陳塵也在心中決定,要好好的保護著尹麗。

走了沒多久,兩人便看見了一家照相館,趁著尹麗照相的時間,陳塵走出門外拿出了手機,王強已經將李彪的號碼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陳塵直接就撥了過去。

“嘟嘟嘟,喂,小陳啊,這麽急著找我什麽事啊?”電話那頭,李彪中氣十足的聲音在手機裏響起。

陳塵聽的出來,李彪的心情很好,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說道,“是這樣的,大哥,我妹妹剛剛從老家過來,剛好她這個年齡也該上大學了,我就是想問問哥哥你那邊有沒有什麽熟人。”

陳塵話音剛落,電話那頭便響起了一陣笑聲,“哈哈哈,我還以為什麽大事了,老弟,這事情交給我,對了,你妹妹想上哪所學校?”

聽到李彪話中的語氣,陳塵心中鬆了口氣,說道,“南明市第一學院、”

“嗯,這樣,要是有時間你過來一趟,順便讓大妹子把照片身份證什麽的都帶過來。”李彪說道。

“大哥,我記得昨天你好象說要請我吃飯的,剛好我現在有時間。”陳塵嘿嘿一笑,對著電話說道。

李彪楞了一下,旋即笑罵道,“你小子啊,那就玄武飯店,三個包間。”

誰知道他剛剛說完,陳塵便說道,“換一家,玄武飯店的菜我都快吃膩了。”

“這樣啊,那就江天一號,天一號包間,我先去了,老弟你可得快點啊。”李彪直接說了一個飯店的名字。

“嗯,我隨後就到。”陳塵說完,便掛了電話。

其實他不去玄武飯店,完全是因為尹麗,尹麗剛剛從那裏辭職,而且還是被自己以這種方式辭職的,現在飯店裏肯定都在到處的傳著尹麗的事情,若是自己現在突然帶著尹麗出現的話,而且還是在飯店用餐,指不定那些服務員會怎麽看她了。

“塵哥哥,照好了。”陳塵剛把手機收起來,尹麗便走了出來,開心的站在他的身旁。

“照好了啊,我看看。”陳塵拿過照片,看了看,說實話,尹麗不僅長得漂亮,而且特別的上相,特別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洋娃娃似的。

“我們麗麗就是漂亮,就連照片都這麽吸引人。”陳塵笑著說道。

“塵哥哥,你就知道打趣我。”尹麗臉頰迅速騰起兩朵小紅暈,有些害羞的嗔道。

陳塵揉了揉鼻子,說道,“走,哥哥帶你去見個人。”

“哦,”尹麗乖巧的答道,甚至都沒有去問是誰。

江天一號,陳塵還沒有去過,甚至都沒有聽說過,不過從李彪的語氣中可以看出來,應該是和玄武飯店檔次相差不多的飯店或者會所。

兩人打的直接來到了江天一號的門前,下了車,陳塵才知道,這裏為什麽會叫江天一號,因為,這個江天一號根本就是建在江水之上。

這一點都不誇張,從遠處看,整棟樓就像是漂浮在江水上的一艘巨型輪船一樣,陳塵不禁想到了那個世界第一高樓,帆船酒店迪拜。

這江天一號與之相比雖然沒有絲毫的可比性,可是在南明市,怎麽也算得上是一個標誌性的建築了。

看了看時間,現在也不過才九點不到,陳塵心中不禁有些納悶,這麽早,這裏有飯吃嗎?

*鮮花,貴賓的幹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