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海闊天空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半了,秋季的天空依然黑的很晚,今日的天氣很好,即使是在高樓密布,燈紅酒綠的城市中心,也是依舊能夠看見西方那幾乎都被晚霞包圍了的夕陽紅。

“強子,這兩都是我兄弟,剛從山上下來,安排一下。”陳塵是直接開車進來的,下車後,王強李彪都站在會所門前迎接了,這等待遇,讓得一些前來玩帥遊戲的有身份的人看著暗暗吃驚,李彪現在的身份可不同於往日了,在南明市所代表的含義他們都是知道的,能夠讓他站在這裏等著的人究竟是什麽身份,這個謎藏在眾人心底,一些心思敏銳之輩,便是派了手下站在樓下與李彪一同等著,看一看究竟是何人。

而這也就造成了一番數十人全部穿著黑色西裝站在會所門前等候迎接誰的壯觀場麵,導致下麵前來的一個個高官富豪見到這場麵著實都是嚇了一跳。

“這是交給我你放心。”王強嘿嘿一笑,走上曹勇兩人,笑著道,“兩位大哥,這邊跟我來。”然後便引導著兩人進了門,一邊走一邊介紹著會所裏的結構什麽的,而兩人早在進門的那一刹便被這富麗堂皇的裝修所震驚了,在聽見王強說到會所裏的大波妹子的時候,這才又重新匯聚精神湊過來聽王強講經。

安排好兩人後,陳塵上前站在難得一身西裝著裝的李彪麵前,大聲的喊道,“大哥。”他自然是看出來了旁邊的那些黑西裝不是李彪的手下,所以這一聲也是喊給他們聽的,目的嗎,自然是有的,在這裏來來往往的大富豪高官什麽的,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他的資料和照片,這樣一來,這些人在得到陳塵的資料後就會有所忌憚,這樣一來,也算是變相的保護海闊天空。

“走,今個大哥我要和你好好的喝一杯,誒,肖毅那**今兒個怎麽沒來。”李彪哈哈大笑,與楊磊對視一眼後,又看了看後麵,沒有發現肖毅的身影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在軍隊待著了,沒事不能隨便出來。”陳塵自然是不知道肖毅這幾天怎麽沒聯係他,但是想來應該也是和肖司令員有關係。

走進大門時,陳塵突然想起自己上次進門的好笑的場景,身穿病號服,腳下就一雙拖子,發型和鳥巢有的一拚,還打倒了這邊十幾號人,這進門的方式絕對是算的上特別了。

“大哥,這段時間生意怎麽樣?”進了包間,坐在沙發上,手裏端著極品鐵觀音,屁股下是兩萬塊一張的沙發,這種生活不知道多少人做夢都想夢到的,但是陳塵卻是寧願過那普通人的生活。

“生意挺好的。”李彪笑了笑說道,但是那笑容之中,陳塵卻看見了一絲的愁容憂慮。

“大哥,有什麽事情和我說說。”陳塵問道。

“誒…小陳,這事情大哥本來準備解決了在和你說的,但是現在…”李彪言語間吞吞吐吐,讓陳塵愁容密布。

“大哥,到底是什麽事情?”陳塵說道,楊磊在一旁靜靜的喝著茶水,沒有言語。

“原本在你把1912那條街給搶過來後,這南明市的黑道基本上就算是重新定位了,但是前段時間不知道從哪裏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幫派,一天之內,竟然把那條街給搶走了,而且還放出話來,一個星期之內要把整個南明市的黑道全部統一。”李彪皺著眉頭說道,估計是真的沒轍了,“這段時間我也曾經帶人去過兩次,但是兩次都被對方給打回來了。”

“幫派?叫什麽?”陳塵臉色有些難看,怎麽說自己也是曾經的江湖大佬,南明市黑道的傳說,這才幾個月的時間,怎麽著就換人了,這也太快了。

“青龍幫。”李彪沉聲道。

“青龍幫。”陳塵嘴角抽了抽,冷哼道,“哼哼,玄武,青龍,這是想壓死我啊。”

“找肖毅調個部隊直接滅了他。”楊磊突然插了一句。

“嘿嘿,和我想到一起去了。”陳塵冷笑著看了眼楊磊,楊磊卻是翻了個白眼,繼續看他的電視。

“大哥,這件事情我來解決,明個早晨點你把那幫派的資料發到我手機上,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你就安心的坐在這裏等著好消息。”想到了解決辦法,陳塵自然是很高興。

“需要我派人嗎?”李彪還是有些不放心,“青龍幫的人雖然人不多,但是每個人的身手都不差。”李彪又想了想,道,“我帶了一百多號人,他們隻有二十個不到,結果是我灰溜溜的跑回來了。”

“喲嗬,還都是幫練家子了。”陳塵倒是有些意外這些人的身手竟然如此的厲害,不過身手再好,也是一磚撂倒,陳塵就不信了,帶著一連隊的漢子持著步槍對著他們,還能怕了不成。

“沒事,一幫四肢發達的腦癱罷了,對了,大哥,明天還真有事找你幫忙。”陳塵突然想起來,說道。

“哦,什麽事情明天直接打我電話。”李彪說道,這海闊天空李彪一直以來都是當成陳塵的來經營的,就連法定代表人上麵都是寫著的陳塵的名字,當然,這一切陳塵都不知道罷了。

“明早讓強子把兄弟門都招呼好,跟我去拆房。”陳塵冷笑連連的說道。

“大哥,你喊我。”正說著了,包間門突然被推開了,王強和洗完澡的曹勇兩人站在門外。

“要統一的黑西裝。”看著三人,陳塵又說了一句。

“趕快入座,今個哥幾個不醉不歸。”陳塵站起來,招呼著門外的三人。

“我不喝。”楊磊走到陳塵的身旁,用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他也不想在眾人的麵前博了陳塵的麵子。

“你怕了?”陳塵激將道。

“哼,少來這套。”楊磊不屑的說道,隨後坐下後,對一旁的服務員喊道,“服務員,這酒杯太小了,在場的都是爺們,全換大碗。”

服務員頓時下去,匆忙的去拿碗了,李彪原本是要坐在下坐的,但是在陳塵的極力要求下,最後還是苦笑著坐在了主位上。

(第一更,今日繼續五更,求貴賓支持。。。)~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