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開到酒店,原本半個小時頂死四十分鍾的路程,卻硬是開了兩個小時才到。

這期間陳塵倒是沒有什麽,老媽和潘宏也很開心,但是可苦了坐在車裏的石小慶幾人了,這幾個家夥本就不是能坐得住的人,這兩個小時的路程絕對堪稱折磨。

好不容易挨到了酒店,婚禮和其他的婚禮並沒有什麽兩樣,酒店婚場布置的很精致,都是陳塵花了大價錢請來的專門人士,那效果自然是沒的說,陳塵和楊磊帶著王強幾人分成兩排站在門口迎接當場的賓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酒店的門童了,除了老媽和潘宏請的朋友和公司的員工之外,剩下的就都是陳塵發的請帖了,這請帖陳塵還都是照著上次在醫院人家送他的那些名片上的人挨個請的,這跑路的事情自然是石小慶的事情,倒是苦了他了。

當那些陳塵請來的官員們到場的時候,一些經常看新聞的人頓時認了出來,然後一傳十十傳百的不過短短幾分鍾便傳遍了整個婚場。

尤其是在江一天帶著江敏和周市長幾個超級大官進來的時候,瞬間就將場中的氣氛點燃了。

當然了,最受關注的還是老媽和潘宏兩個主角,所有人心裏都在猜想著,這兩口子究竟是什麽來頭,一場婚禮,竟然把南明市的市領導頭子全部的都請來了,那些大公司的董事們反倒不受人關注了,這個婚禮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高級宴會了。

然後就是司儀上台講話,什麽你願意我願意之類的說了一大堆,再然後,就是挨桌的敬酒了。

老媽和潘宏也是十分的驚訝,他們沒想到陳塵竟然能夠把這些平時隻有在電視裏才能看見的大人物請來吃喜酒,臉上的笑容別提有多真切了。

“江書記,周市長,謝謝你們能夠參加我們的婚禮。”在兩位大官麵前,潘宏絲毫不怯場,不卑不亢的說道,讓兩人紛紛點頭。

“我一直都想拜訪兩位,能夠培養出陳塵這樣的國家棟梁,社會精英,這與二位的平日間的教導是分不開的。”江書記真摯的說道。

陳塵在一旁陪著笑容,心裏卻是撇嘴不屑,想調查我的背景你就直接說,還這麽拐彎抹角的。

敬完酒後,陳塵一個人坐在了拐角,喝著悶酒。

突然電話響了,看看號碼,竟然是肖老頭的,看著號碼,陳塵心裏還有些氣憤了,自己請帖都送過去了,這老頭竟然沒來,不過還好,派了肖毅過來,也算是代表一下了,但是畢竟肖毅沒有肖老頭的到場具有震撼力,想到這裏,陳塵就是一陣後悔,同時有感覺自己有些太貪心了,平常人的婚禮能夠請來在場的一兩個人就已經很有臉了,他倒好,市局的全部都請來了,還嫌軍區的沒到,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親愛的肖爺爺,請問您有什麽事情啊。”陳塵虛偽的笑著說道。

“你小子,少給我來這套,還在生氣我今天沒去是,我可是有事情不能去,不然的話我肯定親自到場的。”肖老頭解釋道。

這下倒是弄的陳塵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堂堂軍區司令員,去參加你婚禮那還不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的,就算你是龍組特工,那也不能強迫人家去參加婚禮是不。

“嗬嗬,肖爺爺我開玩笑的,什麽事情啊,這麽晚了還給我打電話。”肖司令員這一番話讓得陳塵的怨氣頓時全消散了。

對麵沉默了一會,然後聲音才響起,“上麵催促你現在出發趕到北京。”

“北京?不是美國的嗎?”陳塵疑惑不解,這***這麽說出發就出發,都不帶讓人休息的,而且這時間也忒會挑了,選在自己老媽結婚的時候。

“先到北京了解對方的資料,到了那裏會有人和你說的。”肖司令員說道。

“等等在說,我現在忙著了。”陳塵說完就要掛電話。

“誒,我就知道你不會去,你做好心理準備,待會北京方麵負責任會給你打電話。”

陳塵聽完,直接給掛了,一杯酒喝下肚,陳塵心裏火辣辣的,頭腦剛剛暈乎乎了,還沒享受著感覺了,一下子又正常了,有時候酒精免疫也不是個好事,“去***,愛誰誰去。”

“怎麽,今日這麽多的美女到場,我們陳**賊怎麽也難得一回清高了?這實在是不符合你的作風啊。”楊磊端著酒杯,站在陳塵麵前,調笑著說道。

“切,那是沒哥哥我看得上眼的,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女人誰請過來的?”陳塵瞥了眼裏麵的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個個雖然長相不俗,但是眼睛在看見那些官員的時候,明顯的流露出一絲火熱光芒,就像是狼看見了羊放射出來的光芒。

“陳塵。”兩人說著話了,王蓓蓓突然走了過來,陳塵看去,這女人今天打扮的倒是讓人眼前一亮,黑色真絲長裙,掛在肩上的那兩根吊帶還是透明的,前凸後翹的完美身材在長裙的包裹下一覽無遺,倒真是讓陳塵一改以前對王蓓蓓的印象,想不到這妮子也會穿的這麽女人。

看看後麵那些老頭子投射過來的火熱的眼光,不用說肯定是在想著王蓓蓓的身份了。

“我突然想起來,好像有點事情沒辦。”楊磊很識相的走開了,臨走時還對陳塵**的挑了挑眉頭。

“今天領導可不少,你不去陪他們喝酒,找我幹什麽。”陳塵戲謔的問道。

“那群老頭,我看著就煩,一個個就隻是盯著我的身體,還以為我不知道他們心裏打得什麽主意了。”王蓓蓓厭惡的說道。

“原來你在這裏啊,害我找了半天。”這不,又來了一個江敏,陳塵突然感覺,頭好疼。

“蓓蓓,你也在啊。”江敏熟絡的和王蓓蓓聊了起來,倒是讓得陳塵難得清閑,坐在椅子上,抽著香煙,喝著小酒,看這兩個美女,倒是也別有一番風趣。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