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國安總部,天色已經有些暗了,看看時間都六點半了,***開了一晚上的車飯還沒吃了,正準備給楊磊打電話的時候,陳塵發現,好多個未接電話,全是同一個號碼,還是個陌生號碼,陳塵以為是楊磊了,心想這小子怎麽又換號碼了,剛準備打過去,這電話又響了,還是這個號碼。

“喂,磊子你在哪了。”電話接通,陳塵張口就在那抱怨。

“…我是李執。”電話裏沉默了一陣,隨即飄來一個熟悉的女聲。

“哦,有什麽事?”陳塵一愣,心想著女人怎麽想起給自己打電話了。

“來北京怎麽都不找我。”李執的聲音了有一絲淡淡的失落和傷心,讓陳塵一怔。

“我有事情,沒來得急和你說。”陳塵隨口撒了個謊,心裏卻是想著,我來北京幹嘛非給告訴你,你和老子又沒什麽關係,和你說個毛。

“哦,現在有時間嗎,我在酒。”聽到陳塵解釋,李執的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

“沒…好,我馬上到。”陳塵原本是不打算鳥她的,但是一想到,這去美國之行任務就是因為這個女人,被葉琰整也和這個女人有關係,既然都為李執吃了這麽大的虧,這麽著也得撈點利息補償補償。

上次來的時候,陳塵去過一次酒,距離這還有段路程了,等到開車到了酒的時候,已經是點鍾了,中間堵車就堵了一個小時,這也讓陳塵知道了一個道理,在北京,最好不要開車。

陳塵直接將車停在酒門口,還沒下車,就發現酒門口站著一個高挑的女人,不問可知,這個女人自然就是李執了。

見到陳塵來了,李執臉上瞬間露出驚喜神色,趕忙上前,想要伸手迎接的時候,卻又感覺有些不妥,畢竟兩人的關係隻是局限於普通朋友,這麽晚見麵已經有些超乎常人了。

“幾日不見,又漂亮了。”讓李執有些意外的,陳塵竟然主動的一把摟過了她的身子,言語間有些輕佻。

“真的嗎?”李執有些嬌羞的看著陳塵,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充滿了情誼。

“嗬嗬,我們進去。”這女人就是這樣,隨便的誇幾句就會高興的不得了,更何況還是她喜歡的男人誇她。

至於李執是怎麽知道陳塵來北京,這種事情,陳塵當然不會認為李執時刻都在關注自己,不用問,要麽是葉琰那小子匿名通知的,要麽就是李執背後的那人故意為之,反正兩點都不會是出自好的用意。

“你這次來會待多久?”酒裏很吵,兩人靠在一起坐著,李執靠在他懷裏,輕聲的問道,語氣裏隱隱有些期待,但更多的則是害怕失望的小心。

“我也不知道,最多一個星期。”陳塵大概估算了一下說道,明天還得去找楊一天,這老頭要是讓自己即刻出發,估計明天就得動身。

“哦,你住在哪裏?”聽到一個星期這麽長,李執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剛來沒多久,還沒找到地方住了。”陳塵這說的倒是實話,不過對於李執的問話,陳塵自然是知道是什麽意思。

“不介意的話,就住我那。”李執聲音小的可憐,若不是陳塵耳力極好,怕是這麽吵得酒,根本就聽不見。

“不麻煩你?”這話陳塵問的就是白癡,還麻煩個屁啊,人家女人說話還不夠明顯直接嗎,難道非要人家說,你沒地方住,就和我住一起,老娘要和你上床。

“不麻煩,我家裏空房間很多,平時就我一個人住。”說道這裏,李執的臉已經紅透了,但是心裏卻是激動的很,陳塵答應了。

“嗯…”

“美女,和哥們喝一杯。”李執正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幸福中的時候,兩個身材彪悍,長相更加彪悍的男人,搖搖晃晃的拿著酒瓶走了過來,一臉**的盯著李執的胸部那一片雪白。

“哪來的野狗。”陳塵心情本就不爽,這兩人這個時候來的行為與找死無二異。

“艸,丫的跟誰說話了。”兩個男人耳朵也挺好使的,這麽吵,喝了這麽多酒都還能聽見。

“一邊呆著去,別影響哥喝酒。”陳塵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說道,他此時正在觀察這兩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心裏有些疑惑,這是酒,男人搭訕女人也很正常,但是女人旁邊有個男人摟著,在有人搭訕,這***就有些不正常了,而且麵前這兩人雖然手裏拿著酒瓶,一副醉醺醺的摸樣,但是兩人的眼睛裏卻是一片清明,絕對不像是喝過酒的人應該有的樣子,所有陳塵判斷,這兩人應該是受人指使故意來找茬的,至於是誰指使,看看旁邊的李執,陳塵跟明鏡似的。

“誒呀,我艸,哥們口氣挺大哈,識相點的趁早滾開,讓你女人跟我們喝幾杯,讓哥們爽爽,不然的話,揍得你滿臉桃花,你信不。”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向陳塵。

陳塵發現,兩人身體雖然在搖晃,但是腳步卻是極為的穩健,右手拇指一層厚厚的老繭,虎口處也是一樣,手上都是有著功夫的。

“去你媽的,聽不懂是。”陳塵才不管對方練過沒練過,身手在厲害,難不成還能比自己厲害,抓起桌上的酒瓶,對著當先的一人的腦袋,狠狠的就是一個酒瓶子,啪的一聲,男人這下身體是著的在搖晃了,左搖右搖的,兩眼一翻,竟然倒在了地上,陳塵拍了拍手,自言自語道,“體質還不錯,沒直接倒下。”陳塵這一下子可是用了五分力氣的,別說是砸個人,就算是頭狗熊,也給砸趴下了。

“艸。”剩下拿人見狀,掄著酒瓶朝著陳塵腦袋就砸,想來一個趁機不備,但是陳塵哪裏會沒有防備了,伸手直接奪過酒瓶,然後抬腿就是一腳,男人頓時成了蝦米狀的倒飛了出去,砸壞了幾張桌子才停下來,而這般大的動靜,也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幾個打手正朝著這邊走來,陳塵看了一圈,抓著李執小手,“我們走。”

兩人剛剛走出酒,便把大門給帶上了,裏麵的安保狠勁的砸著門,奈何這門是從外麵扣住的,無論這麽砸,那也是無濟於事的。

“你沒事?”李執見陳塵手上有血跡,心裏一慌。

“不是我的血。”陳塵甩了甩手,這血是剛剛砸到那人的投上,迸射到自己手上的。

“刹~~”就在兩人轉身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正以一種瘋狂的姿態朝著兩人衝撞過來。

“小心。”李執瞪大了雙眼,第一反應就是推開陳塵。

“操***,這都什麽事。”陳塵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麵對李執的推手,他一把抓過李執,抱在懷裏,然後雙腳一蹬,兩人跳出了酒門口,那輛黑色轎車失去目標,這麽短的距離也不好轉彎,隻聽見一陣緊急刹車的聲音,然後就是一陣大門破裂的響聲,黑色轎車的整個車頭都陷在了酒大門裏。

“**的。”麵對著差點讓自己喪命的車,陳塵第一個想法就是,李執背後的那人想要自己的命,心裏自然是極氣憤,一步一步的走向撞上去的車子。

“陳塵,你沒事。”突然,身後傳來了李執虛弱的聲音,陳塵看去,李執頭部盡是鮮血,眼睛微張,整個人躺在地上,看上去十分的虛弱。

“麻痹的,等著老子。”陳塵衝著車子吼了一聲,然後轉身抱起李執,快步的走向了自己的車子。

(網站最近有活動誒,那個創作改變人生的活動章。。大家給投一個唄)~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