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汽車,快速的奔向醫院,看著躺在後座,表情有些痛苦的李執,陳塵心中很自責,若不是因為自己的話,李執也不會受到牽連,不會受傷,原本他還以為李執也是受到指使負責引他過來,但是剛剛那千鈞一發之際,李執不顧生命危險推開陳塵,讓得陳塵真的,這個女人對自己的感情是不受一絲參假的,而陳塵卻還懷疑他,連陳塵自己都感覺自己有些混蛋。

北京的醫院比起南明市來,好上太多了,不管是服務還是護士的職業素養,都要強上太多,看著躺在**打著點滴的李執,陳塵心中生出愧疚之心。

“病人腦袋受到輕微的震蕩,沒有太大的傷害,休養一段時間就會恢複。”

“謝謝你,醫生。”陳塵站在門口,等醫生走後,關上門坐在床前,靜靜的看著進入夢境的李執。

李執睡得很沉,隻是那皺起的眉頭讓陳塵知道,她的夢不是很美妙,想到她背後的那個人物,貌似叫什麽錢燁的男人,竟然為了對付自己,連這個女人都不放過,真是夠狠的。

抓起電話,陳塵也不管楊磊現在是不是在於衛國那裏,直接一個電話掃了過去。

“喂,磊子,你在哪裏。”陳塵聲音很低沉。

“事情剛搞定,正準備給你打電話了,什麽事。”楊磊的聲音裏有些疲倦。

“錢燁現在應該就在北京。”陳塵冷冷的問道。

“問這個幹嘛?怎麽了?”楊磊也感覺陳塵的語氣有些不對勁。

“這老小子對我不錯,一來北京就送我一份大禮,怎麽著我也得去拜訪拜訪他,謝謝他。”

陳塵陰陽怪氣的說道。

“怎麽回事?”

“……”陳塵將所發生的事情在電話裏簡略的說了一遍。

楊磊聽完之後,說了句,我馬上到醫院,便掛了電話,陳塵回頭看著依舊在陷入睡眠的李執,走過去,輕輕的撫著那皺起的眉頭,“你先睡著,明天天一亮,什麽煩惱都沒了。”說完,陳塵便離開了病房。

“錢燁在哪?”楊磊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陳塵見麵直接問道。

“這會估計正和他那個新泡的二奶在**翻滾著了。”楊磊說道。“你準備怎麽做?”

“他要殺我,既然沒成功,估計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什麽動作了,但是這口氣我咽不下,就算是不能殺了他,我也得讓他記個教訓,讓他知道,我陳塵不是軟柿子,誰都能捏一把的。”陳塵一臉陰沉,眼中隱隱閃著殺意,煙頭仍在地上,狠狠的用腳踩滅,一字一句的說道。

“上車。”楊磊並沒有說什麽勸慰陳塵的話,就算陳塵現在說要殺了錢燁,他也不會多說半個字,說不定還會給他準備兩把槍,什麽叫兄弟,在關鍵時刻,能夠幫一把,不管對方是什麽身份,都敢與之上去撈一耙子,這就叫兄弟。

“喂,小賤,幫我查一下錢燁現在的地址。”楊磊一邊開車一邊打著電話。

“楊哥,都這麽晚了,你找他有事?”小賤疑惑的問道。

“要多久。”楊磊才懶得和他廢話。

“五分鍾。”小賤也知道這些事情不是他應該知道的,他的責任隻是負責搗弄這些高科技的產品。

“五分鍾後我給你電話。”說完楊磊掛了電話,對陳塵說道,“等。”

五分鍾很快就過去了,這個小賤是通過錢燁的電話查詢到的,地址在昌平區的一個別墅裏,正如楊磊所猜的那樣,這家夥正在和女人**翻滾著了。

“我來開車,那段路我去過。”昌平區,不久是軍事監獄所在嗎,說到底,陳塵還在那住了一晚上了。

此時都快十點了,北京的夜裏,車輛依舊不少,但是比起白天的話則是少了不少了,陳塵一路上的油門就沒低於一百四十邁,隻用了四十分鍾就趕到了別墅。

兩人將車子停在距離別墅兩公裏外的公路上,然後雙雙下車,朝著別墅掠去。

因為是來做壞事的,總不能大搖大擺的開著車停在人門口,然後在按響門鈴,讓人家開門迎接,一路上,陳塵都使用了竊天眼,看見一個攝像頭,便用精神力破壞一個,這樣一來,就算是警方調動攝像頭,那也不可能查到自己兩人身上的,但是陳塵卻是忽略了一點,他就算是把這方圓兩裏的攝像頭都破壞了,難道能把昌平區的所有攝像頭都破壞嗎。

等到了別墅的時候,陳塵顯示用撿來的幾顆石子把門前的攝像頭射碎後,緊接著便和楊磊,一前一後的爬進了別墅裏麵。

“你右邊我左邊,找到了在大廳集合。”楊磊說道。

“不用那麽麻煩。”陳塵搖頭,然後使用竊天眼直接將整個別墅得看了個透徹,在目光落到別墅裏的浴室的時候,陳塵嘴角咧起一絲笑容,道,“找到了。”

對於陳塵的透視,楊磊早就見怪不怪了,跟著他小心的進了別墅後,問道,“你剛剛看見什麽了,笑的那麽猥瑣?”

“嘿嘿。”陳塵眼中露出壞笑,道,“真是看不出來,這老小子年齡不小,還能玩的這麽起勁,我剛剛可是看見他在浴室裏麵和…*。”

“我艸。”楊磊罵了一聲,道,“真*****。”

“你準備怎麽收拾他?”

“抓出去,丟在山上。”陳塵快速的說道,早在來的時候,陳塵便已經想好了,這別墅旁邊有一座小山,至於有沒有什麽狼之類的野獸那就不得而知了。

“是不是有些便宜他了?”對陳塵的仁慈,楊磊有些不相信。

“能不能活著下山就看他的造化了。”

兩人站在浴室門口,陳塵輕輕的敲響了浴室的磨砂玻璃門,裏麵頓時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叫喊聲,聲音略帶慌張,大概是沒想到別墅裏竟然會有除了他們兩人外的其他人。

“誰,是誰?”

“我死的好慘啊~~”楊磊這個時候把電閘關了,整個別墅頓時一片黑暗,浴室裏的錢燁聽著近在咫尺的鬼聲,心中恐慌不已,但是他是一個無神論者,根本就不相信什麽鬼怪之類的,肯定是人裝出來的,不用說,別墅肯定是有壞人進來了,是政壇上的對手?還是被自己害過的那些人來報複的?錢燁現在反倒是在想著對方的身份,並沒有考慮到自己會遭遇到怎麽樣的對待。

“啊!!!”錢燁不害怕,不代表他**的那個女明星也同樣鎮定,遇到這種情況,這個小女星早就被嚇傻了,大聲的尖叫著,不得不說,這女星和一般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連慌張的時候叫起來都是這麽的動聽。

*(繼續第四更。。。)~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