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陳塵拖著酸痛的身體簡單的洗漱過後,便走出了房間,本來是想過去看看幾女有沒有起床的,但是在看見天邊剛剛亮起的一抹魚肚白時,陳塵苦笑一聲,貌似自己起的太早了。

獨自走在走廊中,陳塵想起了上次在這裏教訓的那個鬆下褲帶子,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早上好。”正當陳塵趴在圍欄上看著靜靜的海水發呆的時候,一聲清亮的女聲突然傳進了他的耳朵裏,轉身看去,一襲運動短裝,束了個馬尾的紮拉正走了過來。

“早上好。”來而不往非禮也,陳塵也回報一絲微笑。

“公主殿下每天都晨練,真是難得,擁有這麽好的身材也不是平白的來的。”陳塵言語隱晦的讚美紮拉。

“是啊,我最喜歡的是中國的太極拳,在英國的時候,我拜了一位太極宗師,他讓我每天早晨堅持鍛煉,說是對身體有大好處,這麽多年了,要說好處的話,應該就是瘦身。”紮拉微笑著說道,昨天的事情,讓她感覺陳塵很是神秘,心中稍微生出一絲向往。

“紮拉小姐的功夫一定很厲害了。”陳塵拍著馬屁,眼睛笑的都眯了起來,但是實際上,那眼皮底下的一對眼珠子卻是落在了紮拉的胸部之上,心中暗讚著,真是偉大,簡直就是奇跡。

紮拉哪裏會知道陳塵現在心中所想的竟然是她的胸部,聽到陳塵的讚美後,臉頰竟是有些微紅,不好意思的說道,“哪裏,你的功夫才是真的厲害,那幾個黑衣人在你手裏簡直就沒有還手的餘地。”

“想學嗎?”陳塵突然問道。

“嗯,我想學那個咻咻咻的,就把那幾個黑衣人給射倒的絕技。”紮拉說著,還用手做出一副人飛鏢的姿勢,臉上很是向往。

“哦,扔飛刀是,這個有點難,可能不太容易學會,要不我教你近身搏鬥,這個很有用的,尤其是像你這麽漂亮的一個姑娘,學些近身格鬥術,以後遇到色狼都不用怕了。”陳塵露出幾顆潔白的牙齒,想盡一切辦法的將紮拉循循朝著自己的目標誘導而去。

“近身格鬥?”紮拉看向陳塵,然後說道,“我學過了,你還是教我那個咻咻咻的。”

“學過?”陳塵兩眼一瞪,心中將那個教紮拉近身格鬥的老師祖宗十大都給艸翻了,但是眼珠子一轉,又湊上去,道,“你把我當成色狼,然後試一試你的近身格鬥,我來給你改進改進。”說著,陳塵已經伸手一把抓在了紮拉的胸部。

紮拉見狀,一手抓住陳塵的手掌,然後用力向外一扭,陳塵也很配合的隨著他扭,緊接著紮拉又是抬起一腳,對著陳塵的下體就要踢去,陳塵自然是不會讓他得逞,稍稍移了一下,然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紮拉那隨著身體晃動而一起晃動的凶器,不停的咽著口水,那一隻被紮拉抓住的手臂試圖擺脫,想要再抓上去,以感受一番國外女人與中國女人身體上的細微差距。

“啊!!”紮拉見陳塵躲開,一腳未踢中,整個人頓時轉了過來,雙手拉住陳塵被扭的手臂,然後身子微微向前傾,雙手一用力,頓時將陳塵整個人都得摔在了地上。

“過肩摔,成功。”紮拉開心的雙手做出v字狀,然後見到陳塵還在呻吟,伸手正準備拉他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個聲音。

“紮拉,別理他,這種色狼,就應該多摔他幾下。”聽到聲音,兩人都紛紛轉目看去,原來是蘇紫軒,而在蘇紫軒身後,則是穿戴整齊的幾女,此時都是一臉憤然的看著陳塵,看來陳塵剛剛那些動作是全部都入了他們的眼中。

“我這是在教她近身防狼術了,你們可別誤會。”陳塵咕嚕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堆笑的向幾女解釋著。

“教功夫需要摸人家的胸嗎?”沈雪淡淡的說道,但是顯然的,從那語氣裏便可以聽出不相信。

“這個…我是讓他把我當成色狼,好驗證一下這個管不管用,不信你們問他。”陳塵也懶得解釋了,直接推向了紮拉。

幾女頓時將目光看向紮拉,陳塵見到這一幕,直接無語,心裏呐喊著,還真是一點都不相信我啊。

“是啊,陳塵正在教我武術,說是教我扔飛刀了,就是那個咻咻咻的,但是他卻非要教我這個近身格鬥術。”紮拉話音剛落,幾女的目光頓時又轉向了陳塵,陳塵垂頭喪氣的看著紮拉,心道,這妮子倒是誠實,說的這麽詳細。

“那啥,你們怎麽起的這麽早?”陳塵趕緊跳開話題問道。

“看日出。”

“紫軒姐姐說帶我們看日出。”

“哥,你怎麽也起這麽早啊?”尹麗問道,幾女也都紛紛投以疑惑的目光。

“那個…”陳塵左顧右盼,抓耳撈腮的,最後眉毛一挑,笑嗬嗬的說道,“我也是來看日出。”

中午時分,在蘇紫軒的帶領下,幾女與紮拉還有彼得紛紛登上了船頂處的陽台上,自助燒烤開始。

至於陳塵,則是很悲催的被蘇玉金拉去保護女皇的安全了,陳塵還不好拒絕,萬一要是把蘇玉金給惹急了,不得直接拆散了他和蘇紫軒,但是陳塵也不是好惹的料,真要是也逼急了,大不了把昨日蘇玉金和他說的全部都公布出去,在和蘇紫軒幾女私奔,氣死這個老頭。

“女皇奶奶,您口渴不?”陳塵有些不耐煩。

“小陳啊,奶奶不渴,我和你說說奶奶小時候的事情啊,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女皇陛下一臉的向往。

“女皇奶奶,您餓嗎?我去給你那塊蛋糕。”陳塵已經快被這個老婆子給嘮叨瘋了。

“小陳啊,奶奶不餓,剛剛說到哪裏了,哦對,說到…”女皇陛下繼續說道。

“女皇奶奶,您尿急不?”陳塵是在是不想呆在這裏聽一個老太婆講她年輕時候的風采了。

“…”

“您不尿急我尿急。”陳塵捂著下體,一副忍不住的摸樣,從甲板上跑進了房間去,也不管女皇陛下什麽反應。

(吃碗泡麵在寫。。您尿急不?不尿急給我投上兩票。)~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