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軒號幾乎每晚都會有一場宴會,當然,這種宴會也都是每天受邀上船的大人物互相聊天所需要的,這也是蘇玉金請女皇陛下所得到的一點好處,從英國開始一路環繞地球近乎一圈,每日每夜所邀請的大人物幾步遍布了整個中國,這給蘇玉金所帶來的好處不是一星半點,可能現在還看不出有什麽,但是時間一長,好處便會慢慢的體現了出來。

而幾女本來也是不想參加這種純商務的宴會的,但是蘇紫軒畢竟是被蘇玉金當做下一代交接人來做培養的,縱容心中萬分不遠,卻依舊得出席,當然,這也是蘇紫軒和陳塵能夠繼續交往下去而不被蘇玉金阻攔的交換之物。

這麽長時間的接觸,幾女自然是不舍讓蘇紫軒獨自一人的麵對這種場合,所以也都紛紛的在她旁邊,幫他應付一些,然而,美女不論在哪裏都是會受到關注的,自從從紐約上船之後,幾乎每晚的宴會上,都會有著各種年齡層次的男人主動和幾女搭訕,而陳塵也是在成為了女皇的保鏢後,沒時間幫她們清理身邊的這些煩人的蒼蠅,但是好在彼得與紮拉這兩尊大神和幾女的交情都不錯,每次當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色男靠近的時候,彼得便會出現,擋在幾女麵前,然後身軀一震,王之氣頓出,幾女順便提起彼得的身份,然後那些男人便會很識相的走開了,當然,中國泱泱五千年曆史的大國,所出現的人自然是有好有壞,就算是得知了彼得的身份,卻也有那麽些個賊心不死的家夥想要碰一碰運氣。

今晚,幾女也邀請了葉小清參加宴會,這不是拉著她做擋箭牌,而是想要讓她多多接觸大世麵,並且與之關係交好,這樣一來,以後對陳塵的陣仗中,便會多出一個幫手了。

葉小清卻是以身心都有些累了為由,回房休息,加上葉小清臉上那裝出來的惟妙惟肖的疲態,幾女也不好強作,便把她安全的送回了房間後,繼續著這令人苦逼的宴會交流。

而當幾女走出這一層後,葉小清的房門緩緩的打開了,然後,這個差點將陳塵陷害的翻不起身的女子四處看了一眼,抬腳走了出去,而那放心,自然便是陳塵所待的醫務室了。

黑暗中,葉小清腳步輕盈,每走一步便會停下觀察一會,最後她的身影竟是直接的消失在了走廊上,等到在次出現的時候,竟是從醫務室的上方跳了下來,醫務室的門是開著的,不用說,定然是陳塵早已經準備好的。

進屋後,葉小清快速關上房門,房間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但是對於陳塵葉小清這般高手來說,白天黑夜都是一樣,沒區別。

“這就是你的計劃?”陳塵坐在**,看著站立在麵前的葉小清,眼中隱隱有著怒火,看來,白天的那一幕是將陳塵真的惹怒了,若不是考慮到不是眼前這個女子的對手的話,陳塵怕是真的會做出一些讓葉小清假話成真的事情。

“我這不是幫你圓了謊嗎。”葉小清輕笑一聲,似乎在她的臉上,永遠看不見除了笑容之外的表情,隻是她的眼底深處,也似乎從來看不見除了冰冷之外的情緒。

“就這樣,能夠把他引出來嗎?”陳塵也不與她在這方麵糾纏不清,這世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個道理,陳塵雖然不是很深入,但卻懂一些。

與女人辨析有道理可言的事情,不論事實如何,最後,沒有道理可言的總是男人,而那視線挑起事端的一方,也總會是女人,所以說,既然知道最後吃虧的是自己,那又何必要去遭受那個過程了。

“不試一試怎麽知道,我隻是一個身手稍微好點的小女子,但是說到底,我也隻是個女人,精打細算我不會,出謀劃策我更是沒有你那個紫軒老婆在行,這隻是一個粗淺的試探,如果能夠成功,那是最好,如果引不出來,也是在意料之中,所以你也不用抱太大的希望。”葉小清四處觀看了一下,最後目光定格在一個擺放醫生衣物的衣櫥上。

“也對,天堂的智商就擺在這了,基地的智商怕是也高不上哪裏,今晚估計有戲。”陳塵戲謔的看了眼葉小清,見她看向衣櫥,眉頭挑了挑,道,“多裏麵?”

“嗯,你也進來,把枕頭放在被子裏。”不得不說,有些女人,即便是看不清容貌,隻得其聲,依舊是那麽的讓人心頭產生無限遐想,而黑暗中,隱約的能夠見到那一絲曼妙的輪廓,更是讓人心底會生出一股原始的**,這與感情無關。

陳塵沒有多說話,照葉小清所說,擺弄好一切之後,轉身便鑽進了葉小清已經打開的衣櫥,鑽了進去,衣櫥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剛剛好夠兩個人躲避,如此近距離與葉小清和站在一起,那種感覺就像是第一次送沈雪回家,黑暗的街道裏,能夠看見的隻有那雙明亮閃爍的眸子,而陳塵當時最想做的,無非是將之推倒,壓在身下,這是每個男人在沒有女朋友之前,唯一想著的事情,而事實也證明了,如果當日沈父不在家的話,現在的沈雪,已經是一個女人了。

這種躲在衣櫥的情形,與當時很相像,隻是女主換了個人,但是這並不妨礙陳塵心中的臆想,對他來說,這種範圍縮小後的局勢,對他來說,還是很有利的,當他不小心的碰到哪出柔軟的地方時候,吃虧肯定不會是陳塵。

而就當陳塵的手臂不小心的觸碰到了那一抹的柔軟的時候,準備繼續更進一步的時候,兩腿之間的小陳塵突然被一隻柔軟細膩的小手握住,一句帶著輕輕的笑意的話語飄進了陳塵的耳朵裏。

“我不介意在基地的人來之前,讓你嚐試做一個中國最後一個太監的可能。”陳塵甚至能夠感覺的到葉小清在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那依舊帶著的笑容,是那麽的溫和,然而,她手中所握住的東西與她口中所說的話語,都是讓陳塵心中生不起一絲懷疑。

*(第四更。。)~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