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藍盾公司董事長辦公室,吳以諾站在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男人麵前,低著腦袋,臉色有些陰沉。

“以諾,這件事你做的已經很好了,誰也沒有想到陳塵這個小子竟然誤打誤撞的成了新一任的將軍,不過這也說明將軍真的被你殺了。”中年男人自然就是葉畢煌,如果隻看外表的話,誰也不會把這個普普通通如同鄰家大叔般的男人和那個能夠與基地組織相抗衡數百年的天堂組織統帥葉畢煌相提並論。

葉畢煌的話並沒有讓吳以諾心中有所輕鬆,反而對陳塵的怨恨程更加升高,這件事情做的的確很好,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是葉婷被抓,這也是他所改變不了的事實。

“婷兒不會有危險,陳塵不敢對她做出什麽過分的舉動,畢竟,他的父母好友女人都不在他身邊。”葉畢煌淡淡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他的女兒被抓而有什麽過激的表現。

“基地的總部已經曝光,陳塵不過是個被我們打壓的小嘍,用不著太過重視,明天之後,陳塵身為基地分部的消息便會傳遍整個高層,這件事情即便他跳進黃浦江也洗不清了。”葉畢煌靠在椅子上,從口袋裏拿出一個精美的鐵盒子,放在桌子上,吳以諾在看見這個鐵盒子的時候,瞳孔一陣收縮,驚異的看著葉畢煌。

“這是天堂的半段智能程序,以諾啊,我老了,這以後的天下都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的脾氣我是清楚的,這件事情你雖然口上說是放下了,但是內心裏真的放得下嗎?嗬嗬,等你到了我這個年齡,你就會明白,有些事情,即使你在想去做,也得忍住。”葉畢煌一副看待自己子女般的眼神看著他,“剩下的時間你好好磨合磨合智能程序,一個月後,你親自帶隊攻破基地。”

這一天,注定是不平靜的,蘇紫軒幾女從白山市機場乘坐了最新的一趟航班,趕至了上海,然後在轉行趕向了英國,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麽人抓了他們,也不知道陳塵現在的處境究竟如何,但是從電話裏,那短暫的幾句話,她知道,她們能夠被放,肯定是因為陳塵。

對陳塵的安危,幾女自然是擔心不已,可是她們也相信以陳塵的身手和腦袋,絕對不會吃太大的虧,隻是這一次她們卻是錯了,陳塵這一次吃的虧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

第二日,天堂攻打基地分部的消息便傳了出去,而當天堂將一部分剪裁過的視頻交上去後,陳塵與楊磊兩人身為基地的身份被曝光,這個消息讓得這些高層人物都是驚訝不已,情緒波動最大的當屬楊一天楊老爺子。

楊磊與陳塵兩人的身份都是龍組特工,都是直接和國家高層相掛鉤的,可是這兩人竟會是基地派出的間諜,尤其是楊磊,因為他的身份的緣故,導致了楊一天在內的幾個大人物暫時的被範圍性的控製了起來,而養一天也沒有做出什麽抵抗,他知道,楊磊絕對不可能像葉畢煌口中所說那樣是基地的間諜,但是事實卻是不容他多辯。

“小磊這孩子,這次的事情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基地總部,陳塵兩人在這裏呆了十天左右的時間,而楊磊也徹底的熟悉了智能程序所帶來的好處,陳塵也是了解了基地在全世界的各個分部。

這一了解,可說是讓陳塵大吃一驚,什麽叫龐然大物,基地當得這一說,全世界,七百多個分部,遠不是外界各國所調查出來的一百多個那麽一點。

其中分部的最多的便是中國,美國,和埃及,而陳塵當上將軍之後,這件事情也並沒有影響到基地的下屬分部,可以說,每一個分部都是一個獨立的基地總部,其規模雖比不上基地的總部,卻也有著其七分大小。

將軍的地位之崇高,可以說就相當於一個國家的總統那般,而且下麵的人對其還是十分的尊敬,遠遠不像現在的國家與民眾之間的那種不協調的關係。

而陳塵也決定了,今天便走,基地裏麵的設施什麽的即便是在全世界來說都是首屈一指,但是讓陳塵就這樣呆在這裏的話,肯定是受不了的,和楊磊說了過後,楊磊也讚同陳塵的決定。

外界的變化他們不知道,但是用猜的也能猜出來,兩人肩膀上駕著的那顆腦袋價值絕對不會低於位數,而兩人之所以敢這般的光明正大走出去,也是因為相貌上做了一些小小的改變。

也就是所謂的易容,陳塵的眼睛更大了一些,鼻梁也挺拔了不少,整個麵部輪廓都比以前要更加的棱角分明,雖然隻是一點小小的改變,但隻要不是和陳塵整天呆在一起的人,否則的話,就算是站在他的麵前,也不可能被認出來。

基地的總部在陳塵的考慮下,換了地方,不過還是在長白山上,隻不過是一山之隔,卻足以讓吳以諾下次再來的時候,尋找個一年半載的了。

出乎陳塵意料的是,紫羅蘭竟是要求隨他們一同出去,對於這個要求,陳塵沒有拒絕,反正天堂的人也沒見過紫羅蘭,隻是他這般容貌實在是太惹眼了,陳塵倒是真心害怕原本平淡的路程因為這個女人而被人給盯上。

下了山,陳塵三人坐了飛機來到了北京,敢光明正大來這裏,也是因為陳塵的新身份,基地什麽都不缺,錢自然也是大把大把的有,陳塵現在的新身份是一家海外企業的董事長,楊磊是他的弟弟,紫羅蘭則是他的秘書。

兩人決定在國內開一家公司,具體做什麽還未決定,但是有一點卻是不能被改變的,對付天堂,藍盾公司作為天堂的外在名片,其名譽自然是極好的,而陳塵所需要做的便是將天堂出行任務的人全部幹掉,先從外部開始打擊天堂,等到時機成熟,一舉擊毀其內部,將其打回原形,至於兩人的身份什麽時候能夠轉正,這個問題不一般,自然也得好好計劃。

“聽說北京的烤鴨很有名氣。”自從出來後,紫羅蘭的話也多了不少,與陳塵兩人也不在如以前那般的冷淡,而這次主動要求出來,也是因為將軍死後,他不需要在忌憚什麽,跟在陳塵身份,安全不需要她操心,完全可以當做是一會旅遊。

這個對世間感情基本淡如寡水的女人,能夠重新活過來,對陳塵這個喜歡美女的牲口來說,自然是樂得見到。

“北京這塊我熟,不過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去買輛車,沒車實在是不方便。”楊磊說道。

於是三人便坐車到了4s店,開始挑車,陳塵喜歡越野車,楊磊則是喜歡穩重能夠彰顯地位的奧迪寶馬之類,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最後便問起了紫羅蘭,結果紫羅蘭指著麵前的一輛悍馬h2,讓楊磊大感失敗。

陳塵得意的找過工作人員,刷了卡,直接提車走人,黑色的悍馬h2,外麵看去,就猶如一頭舉行野獸,令人感到熱血澎湃,陳塵很喜歡這類大家夥,鄙視的看了眼楊磊,道,“那種小車都是女人開的。”

“我懶得和你說,這玩意在城市裏開,根本體會不到那種感覺。”楊磊撇了撇嘴,坐上車。

“我來開。”陳塵剛準備坐上駕駛位,紫羅蘭突然說道。

陳塵瞥了她一眼,頭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眼中竟會露出這種開心的身色,陳塵點了點頭,然後坐在副駕駛位子上。

他不確定紫羅蘭會不會開車,但是看她這摸樣也不像是新手,果然,上車,也不係安全帶,直接扭動鑰匙,踩離合,換擋,踩油門,在悍馬那粗礦的聲音中,猛地駛出了4s店,直上公路,上了公路後,這小妞竟是將車速提到了十,幸好道路上車不是很多,車速慢慢的降了下來,就在兩人鬆了口氣的時候,一股巨大的推背感將兩人死死的壓在了座位上,陳塵測驗看去,隻看見那碼表裏的指針不斷的跳動著,不一會便上至了一百四,讓陳塵看的是冷汗直冒,兩人瞥了眼開車的紫羅蘭,這小妞竟是一副平淡的表情,隻是眼睛裏冒出的兩團火花讓兩人知道,這個女人是真的瘋了。

紫羅蘭不知道正宗的烤鴨店在哪,發現公路上的車輛漸漸變多後,速終於是降了下來,然後隨便的在一家酒店旁停了下來。

“我餓了。”下車後,紫羅蘭盯著麵前的酒店,說道。

“這女人太彪悍了,怎麽以前就沒發現了。”楊磊小聲的嘀咕著。

“要不你把她收了。”陳塵惡毒的笑著。

“我可不想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被她來一刀子。”兩人走在紫羅蘭身後,小聲的說著。

突然紫羅蘭回過頭看著兩人,眼神冷冰冰的,仿佛有恢複到了以前的摸樣,兩個做賊心虛的家夥四處看著,假裝沒看見她。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