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孩一個,老子也懶得和你計較。”毛哥心裏想的什麽陳塵自然是一清二楚的,雖說年齡不大,但是能夠有這種作為老大不服軟的性格,陳塵還是又那麽一點的欣賞的,不過也隻是欣賞,對於這麽小的孩子出來玩黑社會,當老大,心裏那是一百二十個不讚同。

“我們走。”陳塵走到紫羅蘭身邊,兩人就這麽的在眾孩子麵前大模大樣的走了出去,走過ktv門口的時候,發現來的時候就看見的那個孩子竟然還坐在那裏,就連發生了這種事情也是不聞不顧,也不知道呆著裏幹什麽的,陳塵不是什麽大善人,才懶得去管這些事情,再說真要管也管不了這麽多。

兩人漸走漸遠,幾個穿著暴露,濃妝豔抹,裝扮的跟個未成年的小姐一樣的女孩走出了ktv,當看見外麵這麽多的人的時候,都是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媽的,老子要殺了他。”等到陳塵兩人走遠後,毛哥這才狠狠地罵道,充滿了惡毒的眼睛盯著陳塵消失的方向,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陳塵已經死了千百回了。

“毛哥,你沒事。”那個看起來比較單純的女孩,看了看周圍的人,然後咬了咬嘴唇,眼中神色微微一凝,有種豁出去的感覺,走向了毛哥。

“**的,小**,少在老子麵前裝清純,今晚老子就把你給下了。”毛哥突然站起來,轉身對著女孩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脆響在這漆黑的夜晚是如此的響亮。

沒有人站出來替女孩說話,毛哥的為人,他們是知道的,而且有一個當縣長的老爸,平時間就算是做了些什麽出格的事情也沒人敢說出去,縣官不如現管,在這個小縣城,是格外的真實,即便毛哥是當著這些孩子的麵前在大馬路上強奸了女孩,第二天也照樣不會有人找他麻煩,更不要說是進局子什麽的了。

女孩捂著臉龐,兩行清淚順著臉龐便流了下來,大概是聽到了毛哥說的那幾句話,嚇得身體都是微微的顫抖著。

女孩叫小敏,雖然穿的跟個小姐似的,臉上塗抹的也是跟個常年坐躺在紅燈區裏的老大媽,但是整個身子卻是十分的純潔,內心也是很善良的一個小姑娘,從小爸爸便去世,媽媽在菜場買菜,回家的路上會揀點空瓶子什麽的堆積在一起留著賣,就是這麽一丁點的微薄收入卻是還要養活她這個女孩和上麵爸爸死後留下的奶奶,好在奶奶身體健康,比起一般的老人都要好,在家裏還能幫著做飯,但是即便如此,單單的靠著媽媽一個人維持這個家庭還是很艱難,剛剛上初一,雖然國家發布了九年義務教育的文,但是在這種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小縣城裏,學校可是想著各種法子的賺錢,什麽要買模擬試卷了,早晨要定奶了,等等等等各種的辦法,名義上的各種為了學生著想事情其實都是為了每個月多賺點錢。

象牙塔早已經不純潔,有人會說,這是因為受到社會的影響,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教學的聖殿是被從裏到外的玷汙的了。

為什麽每年出的高考狀元都是求人家的孩子,富家子弟有過幾個上過福布斯榜的,即使有,那也是借著祖輩的餘蔭,賭氣拚上去的。

現在的學校,不是成績好就能夠得到老師的喜愛的,有人做過這麽一個調查,錢加送禮在加逢年過節送消費卡啥的等等之類加在一起,最後就是孩子在學校收到高人一等的對待,這就是差別,小地方可能不太明顯,這裏的學生堪比蠻夷之地的人,這裏的老師也是被這些蠻夷之人氣的麻木了,教學質量要是能夠好,那才真的是奇怪了,所以有人說,一般小地方的窮人出來的高考狀元,百分之十都是自學自考成就的,也就愈發的顯得這個高考狀元的重要,和其含金量之足,真正到了那一步,也就印證了古語也不都是錯的真理,是金子到哪裏都會發光,這隻是時間的問題。

“葉知秋?”那個一直蹲在ktv門口的小男孩在眾人都沒發覺的時候,已經走到了毛哥的麵前,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紅色的衛生紙,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上廁所沒用掉留下來的,此刻拿出來,輕輕的將女孩臉上的淚水擦掉,女孩身子顫了顫,沒有躲開。

“**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艸。”見到這一步,毛哥一聲怒罵,一腳就要踢過去,葉知秋卻是早有準備,他也知道他是豆芽菜的體型,和每天吃香喝辣,長得白白胖胖,沒事就揍人的毛哥相比,沒有一丁點的可比性,所以他早就在心底準備好了抵擋毛哥的突然攻擊,身體在那腳踢過來之前便側身躲開了,然後反之一腳踢了上去,毛哥之前被陳塵抽的那幾巴掌可不輕,腦袋早已就發昏了,一個大意,倒是被葉知秋這一腳踢得個正著,直接跟個王似的倒在了地上。

“媽的,你們還愣著幹嘛,給老子打,往死裏打。”這些小弟大概是被之前陳塵給嚇得愣住了,竟是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此時聽到毛哥的喊話,紛紛上去,將葉知秋圍了起來。

“知秋,你快走,都是因為我,你快走。”剛剛被葉知秋擦幹淨的眼淚,此刻又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一隻手慌亂的拉著葉知秋瘦弱的手臂,焦急的喊道。

“小敏,我要帶你一起走,你不要在學壞了,阿姨知道了會傷心的。”葉知秋剛剛那一腳著實是威風無比,在這個叫小敏的女孩眼中看來,簡直就是比李小龍還要甄子丹,這也就是為了小敏,不然的話,葉知秋一輩子也不會這種人渣有交集的。

“敢動毛哥,打他。”紅毛小海這個時候倒是一股腦的衝到了最前麵、

“啊!”紅毛話音剛落,葉知秋已經一下子衝過來,把他給撞了出去。

隨著葉知秋的莽撞舉動,那些小弟一下子便衝了上來,將葉知秋給包圍了起來,拳頭腳掌如雨點般的落在葉知秋的身上,葉知秋倒也是個小男人,硬是連哼都不哼一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