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小孩不過都是十三四歲,出手都沒個輕重,好在都是豆芽菜的體型,倒也真沒有多重,但這也是相對的,換做陳塵,也就是抓癢似的疼痛,但是打在葉知秋這單薄的跟搓衣板似的身上,卻是如同千斤大錘一般。

“不要啊,不要啊…”紅毛突然如此利索的動手,讓小敏都沒能反應過來,此時上去使上全身力氣好不容易拉開兩個人,擋在了葉知秋的身上,就在這些小弟停下手來的時候,後麵的毛哥卻是憤怒的喊道,“都給我打。”然後眾小弟再的上去拳打腳踢,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說法。

葉知秋本來是將身體蜷成蝦米狀,雙手護在腦袋上的,剛剛雖然有些莽撞的打了毛哥,但是卻不代表他就很能打,也不代表他是個沒大腦沒主張的呆子,這種時候逞英雄,還手,隻會遭受更多的打擊,還不如窩在地上讓他們打累了,自然就不會在找他麻煩了。

雖然有些受到侮辱,但是葉知秋並不覺得有什麽,而當小敏擋在他的身前,被那些男孩打得時候,葉知秋原本還算溫順的心,瞬間的被點燃了,暴躁了起來,怒吼一聲,忍著身上的疼痛,將小敏護在身後,抬腳便踹,哀兵必勝,葉知秋憑著突然爆發出來的怒火硬是踢退了兩人,但是很快便被隨後反應過來的小孩們給打了下去,不論在怎麽反抗都是沒有一點用,最後索性的將小敏給壓在身下,以免小敏受到傷害。

大概四五分鍾後,這群小孩一個個都氣喘籲籲的站著,不屑的看著躺在地上身上染了大半的鮮血的葉知秋,還有蹲坐在一旁額頭流血的小敏,打架是個技術活,更是個體力活,別看電視上演的那些電影什麽的,兩人一打就是半個鍾頭一個鍾頭的,要麽就是一群人打一個人,追過幾條街,在打個個把小時的,那些都是騙人的,沒事自己試試就知道真假了,這裏就不詳述了。

“毛哥,小敏怎麽辦?”紅毛問道。

“弄得這麽髒,明天在辦她,行了,都回去睡覺,那個男的明天在收拾他,在這縣城,老子還不信誰敢動我。”毛哥生出一股睥睨天下,豪氣衝天的姿態說道。

在毛哥的發話下,這些小弟都一一散去了,而毛哥則是和另外的幾個小女孩一邊摟著一個的走出了街道,前往那已經開好的白天賓館,想來今晚又是一個**的夜。

“知秋,知秋,你沒事。”見到毛哥走了,小敏忍著腦袋傳來的猛的眩暈感,半爬到躺在地上的葉知秋身旁,一張塗滿了濃妝的臉蛋上早已經被淚水打濕,弄得一片花綠,看起來到是有幾分的喜感,隻是兩人此時卻是無論如何的也笑不起來。

“我沒事。”葉知秋雙眼微張,鮮血從額頭上流了下來,打濕了他的半邊臉,布滿稚氣的臉龐看起來盡是有這一絲的淒涼與悲壯。

葉知秋強撐著說完這句話,整個人便再的倒了下去,這一次是真的沒有了一點的意識了,小敏一下子撲了上去,又是叫又是哭的,好不容易站了起來,想要把葉知秋拉起來抗在肩上的時候,卻是因為站立不穩,加上本來就沒多少力氣,還身負一身傷,一下子就被帶倒了。

次日,上午十一點多鍾的時候,陳塵和紫羅蘭坐在來安縣的體育場裏的操場上,今天的天氣很好,太陽很大,讓人感覺渾身溫軟,身上都很有勁,陳塵坐在地上看著手裏的一疊資料單,這是早上的時候,劉副縣長親自送過來的整個縣城姓葉的人的名單,小到五歲,大到十,應有盡有,全部都被清楚的分了類,看的出來,身為一縣之長的劉副縣長做事還是很到位的。

陳塵看的是最上麵的十二歲左右的孩子的資料,每一個名字後麵都貼有一張照片,和具體的家庭資料。

“葉知秋。”陳塵輕輕的念叨了一句,然後開始看著後麵詳細的資料,父母外出工作,由爺爺奶奶帶大,資料上寫的兩個老人並不性葉,這就讓陳塵奇怪了,從早上到現在他看了不少的資料,其餘都是很正常的,唯獨這一個,有些不太對勁,難不成這兩個老人是他的外公外婆不成,在看下麵的地址,北頭閥門廠宿舍樓,這個縣城不大,從城頭到城尾用腳走也不過才一個小時。

“是他嗎?”紫羅蘭湊了過來,看著上麵的葉知秋三個字,說道。

“大概,這個名字挺有意境的,葉一生,葉知秋,想不到老葉表麵上看著是個粗人,內心卻是比李白還要杜甫了,本來是不太確定的,這名字念叨個兩遍後,我有分信心了。”陳塵深深的看了眼照片上的那個穿著一件被洗的發白的大一號的藍色襯衫,有些黑黑的臉龐,緊緊抿著嘴唇,眼神堅定又有一絲孤寂,眉宇間透著一股倔強。

從外貌上倒是看不出與葉一生有什麽太過相像的地方,但是如果注意葉知秋的眉宇,便會發現,他與葉一生驚人的相似,這也是陳塵在看見名字後,仔細的看了看照片,才會如此肯定的說他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葉一生的兒子的。

“找到了你真的要在這裏投資嗎?”紫羅蘭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在她看來,基地雖然有著大筆的流動資金,投資也並不不可,隻是在這種地方進行投資倒著實有些浪費了,這個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小縣城,差不多都能夠算得上國家級的貧困縣了,除非是花個幾億上十億的投資,否則的話,根本就取不到什麽太大的利益,若不是因為陳塵平常說話根本不虛假的話,紫羅蘭真的以為陳塵是為了盡快得到葉知秋的下落才迫此作的緩兵之計了。

“在來安縣的以北的地方是一個村,叫複興村,我的家就在那裏,那裏有個島,叫白鷺島,生態環境特別的好,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在那裏進行投資,畢竟,這裏是我的家鄉。”聽了紫羅蘭的話,陳塵抬起頭,看著在大城市裏難得見到的大多白雲,與那碧藍的天空,長長的突出一口氣,眼神變得堅定無比。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