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前來,陳塵是鐵了心的要帶走葉知秋的,這樣或許會讓兩位老人傷心,但是在陳塵看來,時間是可以衝淡一切的,包括這些所謂的感情,但即便陳塵在智腦的存在下,智商可能會比愛因斯坦還要高些,也不可能明白像這種年齡的老人對待這種親情是有多麽的不可割舍與懷舊,如果陳塵執意要將葉知秋帶走,也就注定了兩位老人將會帶著遺憾過後半生,這個陳塵沒有想過,也不想去想,人世間的千百態,陳塵沒法顧忌太多,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保證身邊的親人不受到類似的傷害。

葉知秋還小,短時間內可能會接受不了,但是時間一長,像這種年輕孩子,最多不到兩個月便會快速的融入另一個新的環境,而陳塵在這兩個月所要做的就是穩定下葉知秋的心境,使他能夠以最短的時間走出以前的環境。

葉一生是個軍人,是個大男人,這一點,與葉一生接觸過的陳塵楊磊都不會否認,而作為葉一生的親生兒子,不說虎父無犬子,但是怎麽著這個孩子也肯定不會和一般孩子那般的愛哭愛鬧的,這是陳塵心裏想的。

“知秋昨天晚上就沒回來,今天打了個電話,說是去了醫院看小敏了。”說了那麽多的鋪墊,老爺爺終於跳到正題了。

“小敏是誰?”對於葉知秋身邊出場的一切人物,陳塵都要力求全部知道。

“知秋的同桌同學,小女孩家裏情況不好,知秋對她平時很照顧,我們兩個老家夥看在眼裏,也不說什麽,偶爾會帶來家裏吃頓飯什麽的。”老爺爺說道,似乎對於這種近乎早熟加早戀的失態發展並不感到什麽反對,這讓陳塵對兩個老人的開放思想與豁達趕到有些吃驚。

“在哪個醫院?”那什麽小敏大敏的陳塵不感興趣,若不是因為葉知秋的原因,這個地方,陳塵怕是一輩子都不會踏足。

紫羅蘭最近一直都很好奇陳塵的爺爺奶奶,因為每當她問起這些的時候,就會發現陳塵原本還平靜自然地臉色瞬間就變得陰沉了下去,而從之前陳塵所說的在來安縣的北邊有一個複興村,那裏是他的老家,對於這話的真假,紫羅蘭並沒有做太多的深究,在他看來,陳塵隻是個比普通人稍微運氣好點的普通人,也還是普通人。

“北頭的魏家診所,知秋生病了我都帶他去那裏,小魏的兒子和知秋還是一個學校的…”老爺爺又開始了滔滔不絕的說話。

陳塵沒時間聽他嘮叨,管他什麽三大姨,四大姑的,直接起身告辭,說去找葉知秋,找到就帶回來,直到兩人走出這個家門,兩老也沒聽到陳塵說要帶走葉知秋的一丁半點的話,但是那含蓄的話語裏所透露出來的意思卻是在明顯的不過了,兩老對視一眼,紛紛歎了一聲。

魏家診所,陳塵不知道在哪,不過縣城就這麽大,縣頭發生個雞毛蒜皮的事情,估計不到半天,整個縣城都能穿的沸沸揚揚的,就像陳塵這輛上百萬的悍馬,估計從昨天開進縣城後,當天晚上就已經被一傳十十傳百的傳遍了整個縣城了。

陳塵開車駛出巷子口,然後將車停在馬路邊上,下了車走到一家賣雜貨店的門口,老板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黝黑的皮膚下麵的熱血激情早已經被歲月打磨的幹幹淨淨了,見到這位傳說身價頂的上一個半來安縣的有錢年輕男人站在自己的麵前,男人小心翼翼的站在那裏,恭恭敬敬的看著陳塵,問道,“老板要買什麽?”說這話的時候,聲音不由自主的變得小了,環顧了一圈自家雜貨店裏的東西,鍋碗瓢盆,油鹽醬醋應有盡有,但是這些最底層的東西,在陳塵這種身價被這群小市民傳的神乎其神的眼中,又怎麽會看的上了。

這是屬於社會底層人士的自卑,看著穿著光鮮,開著叫不出名字的車,車裏還坐著個平常隻有在電視裏才能看見的那些大明星一般的女人的臉蛋的美女,這一切,都讓這個身材矮小,長相普通,穿著土的掉渣,一輩子注定隻能夠呆在小縣城裏,走不出城市一步的雜貨店老板內心感到一股強烈的自卑。

男人的局促,陳塵一進門就感覺到了,有錢人是什麽樣的陳塵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在他自己心裏看來,他不是什麽有錢人,更不是什麽大人物,最多就是運氣好點,有點小錢的無利不起早的商人,或是殺手。

所以對待這種內心自卑的中年男人,陳塵也並沒有什麽瞧不起的意思,更沒有嘲笑的神態流露,反而是蹲下身子看了看右腳旁邊的各種樣子的大米,然後抬頭看向老板,“老板,兩袋大米,油鹽醬醋啥的都給我來個半年份的。”說完之後,陳塵站起來,從口袋拿出錢包,問道,“一共多少錢?”

老板聽著陳塵的話,感覺生活突然和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苦澀無比,或許還帶著一絲血跡,如此有錢的人,身家比得起整個縣城的男人,竟然會親自出來買這些俗不可耐卻又每天都需要用的東西,這難道就是有錢人打發時間所需要做的事情嗎?

陳塵的如此行徑,並沒有讓老板對他生出什麽感激之心,反而激起了老板已經被磨礪殆盡的那一股子狠勁,連帶著站著的身體都仿佛高了幾分,身板也直了一些。

“你買這些幹什麽?”紫羅蘭是在一個地方帶不了幾分鍾便要四處轉轉的主,聽見陳塵買這些家庭主婦才需要勞神的事情,不禁好奇的問道。

“待會看過知秋,順便去看看外公外婆,給他們送過去。”陳塵輕描淡寫的說道,在常人看來聽來,都是很正常的話語與說話態,但是同樣五官靈敏的紫羅蘭,卻是從中聽出了一絲的悲傷與掙紮,但是卻並不明白陳塵為什麽會有這種情緒出現,對於人情世故的觀察與認知,紫羅蘭就像是一個剛剛一周歲的小孩子咿呀學語般的學爬學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