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這些人都還沒有反映過來時,石小慶一個翻身站了起來,然後一腳對著靠自己最近的一個男子踹了過去,這一下倒是踹的石小慶齜牙咧嘴的,剛剛被毆打了這麽長時間,饒是他的身體強壯,也還是感覺渾身酸痛。

“臭小子,還敢偷襲。”其餘幾人回過頭準備在教訓石小慶的時候,卻發現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跑到了陳塵身邊,一瘸一拐的。

老大被打,這些做小弟的自然早已經是滿肚子的火,眼看兩人都站在一起,幾人頓時一窩子的衝了上去,人手一把開山刀,閃著寒光的刀身晃花了石小慶的雙眼。

“給我照死裏砍。”被踹飛的大哥此時已經站了起來,隻是胸口還隱隱的作痛,見到陳塵那副淡然的模樣,心底頓時湧出一股怒火,大聲的喊道。

“謝了,我欠你一個人情。”就在陳塵準備衝上去的時候,耳邊卻響起了石小慶有些虛弱的聲音。他頓了頓身體,心中突然生出一個想法,原本他就是來找石小慶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兩人的這一次見麵竟會出現這種情況,不過,這樣倒是也挺好的,陳塵心中這樣想到。

“先過了這關在說,我還有賬沒和你算了、”陳塵偏頭說道,而後麵的石小慶心中卻是一抖,似乎猜到了什麽。

“我砍,我砍,我砍砍砍…”說完之後,陳塵整個人便衝進了那些大漢之間,手持著狐狸fox-n690狗腿砍刀,見誰砍誰,隻聽見幾個大漢的慘叫聲不斷,陳塵倒是砍得十分暢快,臉上不知道什麽時候沾上了一道鮮血,一直斜劃在嘴角,看上去竟有些猙獰。

這些大漢哪裏會想到陳塵竟然如此的勇猛,一人一刀就把自己等人砍得毫無還手之力,這個場麵就像是一直獅子衝進了狼群,完全就是一場單方麵的**。

而剛剛站起來的大哥見到如此凶悍的陳塵,臉皮忍不住的抽了抽,剛剛準備衝出去的身體不著痕跡的收了回來,慢慢的向後退著,而那個打扮妖豔的女生此時也是看呆了,竟然沒有注意到大哥的動作。

感觸最深的還是石小慶,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陳塵打群架了,但是每次見到,他心裏都會生出一股深深的無力感,這家夥簡直就是一打不死的小強啊,自己若不是有著一個有錢有勢的老爹在後麵頂著,這般的得罪了這個煞星,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石小慶暗自下了一個決定,不在去招惹這個家夥,若是有可能的話,還要和他做個朋友。

“真是不經打,我還沒過癮了,怎麽就全倒下了,誒、”看著被自己砍翻了一地的幾個大漢,陳塵掂了掂手裏造型怪異的狗腿砍刀,一臉不盡興的表情說道。

而他這句話落在遠處的那個大哥耳中簡直就等於是直接抽了他一個耳光,還是響亮無比的耳光,想要罵兩句,但是一想到陳塵那恐怖的身手,他也隻能幹咽著口水。

“你,過來。”陳塵指著正準備脫身的大哥,淡淡的說道,但是他這平靜的聲音落在那大哥的耳中,卻是猶如惡魔的請帖一般讓人發顫。

大哥那一米幾的壯碩身體抖了抖,控製著有些僵硬的身體緩緩的轉過身,堆著一臉的笑容看著陳塵,滿臉的肥肉將他整個臉部都擠得變了形,一雙本來就不大的雙眼此時更是隻剩下一條縫。

“大哥是?來來來,哥們找你有點事。”陳塵走上前去,一手摟住了大哥壯碩的肩膀,但是陳塵身高不過才一米不到,樓著看上去倒是有些怪異,大哥趕緊的彎下身子,讓陳塵剛好可以樓主自己肩膀。

“不敢不敢,你是我大哥,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小弟我不知道大哥你在這裏,你看這事…”大哥一臉苦笑的說道。

“什麽大哥?”剛剛還一臉和顏悅色的陳塵聽到這話,立馬瞪起雙眼,一巴掌照著大哥的肥臉抽了上去,“老子可是學生,正兒經的大學學生,看見沒,就這個學校。”

被陳塵抽了一巴掌,大哥還不敢有絲毫怨言,捂著自己的臉,強撐著一臉的笑容,“是是是,我不會說話,大哥你看這事?”

陳塵咳嗽了一聲,沒有理會大哥,自顧自的點了一支煙,而一旁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而蹲在地上的石小慶聽見陳塵剛剛的話,臉色微微一變,摸出了手機,迅速的按著鍵盤。

“怎麽說我也是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大號青年,這麽著,你這裏九個人,加上你和你身後那個女的也就是十一個人,一個人五萬塊的精神賠損費,怎麽樣,我沒算錯。”陳塵笑眯眯的看著大哥說道。

聽到陳塵這獅子大開口的要求,大哥隻感覺自己的腦袋迅速湧進了大量的涼水,五萬塊一個人,十一個人那就是五十五萬啊,自己這全身家當也沒有那麽多啊。

但是看現在這情況,不答應人家根本就不放你走啊。

“大哥,你看這價格?”

大哥話還沒說完,陳塵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這一回陳塵可是用了幾分力氣的,一巴掌抽的大哥直接倒在了地上,嘴角溢出的血跡將他整張臉都糊住了。

“還敢降價,五萬塊一個人那是打過折的價,動了我兄弟,沒卸你幾個零件那是哥哥我心情好,五萬塊一個人,十分鍾內給我送過來,慢了一分鍾我卸你一個胳膊,少了一個子,我在卸你一條腿。”說完,陳塵直接轉身,找了一個石墩坐了下來。

“石小慶是?我們還真是有緣分啊。”恐嚇完了大哥之後,陳塵又將目光落在一旁蹲著的石小慶身上。

石小慶苦笑一聲,見識過了陳塵的手段後,他知道,陳塵決定不會放過自己的,而且他來這裏也絕對是因為那補考的事情。

“是挺有緣分的。”石小慶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到了陳塵的身旁,陳塵指了指身旁,石小慶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下來。

“抽一支、”陳塵丟過去一支煙,石小慶直接叼在了嘴上,正找著打火機的時候,一撮微弱的火苗出現在他的麵前。

“謝了。”借著陳塵的火,石小慶深深的吸了一口,臉上一副放鬆的神情。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他整個身子都已經癱軟了,此時能夠抽上一支煙那是最大的享受,雖然這煙不比自己平時抽的那麽好,但是卻勁道十足。

兩人就這麽一直的抽著煙,陳塵也不說話,石小慶心中猶如亂麻一般,麵對陳塵的態,他有些弄不懂了,按理說,陳塵得知了是自己從中作怪將他的補考名額取消了,應該會暴打自己一頓的,可是眼下看陳塵這個態,明顯的不像啊。

終於,石小慶忍不住了,他一向認為自己很能忍很有耐心,但是在陳塵的麵前,他的這些耐心忍性卻沒有絲毫的優勢可言。

“你的名額是我找人取消的。”說完這句話,石小慶頓時感到全身一陣輕鬆,壓在自己的身上的一個大包袱終於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