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縣委大樓很大,廳也很大,坐著十幾個男人,根本就感覺不到擁擠,陳塵環顧一圈,放下茶杯,咳嗽一聲,揉了揉兩個有些緊張的孩子的腦袋,道,“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是威逼還是利誘還是用暴力讓我屈服,盡管來,過了這個時間就沒機會,好好把握。”

陳塵這一番話說的讓眾人都是驚訝的看著李全才,這個年輕人在場的除了周副縣長之外,沒有一個人知道其身份姓名,剛進門的時候見到他,都還以為是李全才的親戚,可是此時聽了這話後,卻是發現,好像不是他們想的那麽一回事。

“吳局長,這個男人闖進我的家裏,對我進行毆打,我現在命令你將其逮捕。”麵對陳塵話語裏的威脅,憤怒中的李全才沒有去考慮,冷聲對著那個特種兵出身的吳局長說道。

“嗬嗬,你們有證據嗎?”聽了李全才的話後,眾人都是一驚,毆打這種事情很常見,也沒什麽大驚小怪的,但是毆打的對象是一名縣長,這就讓人驚訝了,尤其是這個毆打了縣長的男人還大搖大擺的坐在縣長的家裏,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這更加的讓眾人感到驚奇。

至於陳塵口中的證據,嗬嗬,聽到這兩個字眼的時候,這些人差點沒笑出來,證據和公平都是建立在絕對的權威下的,這個道理,中國人都明白。

“哼,縣長的話就是證據,縣長也敢動,你小子膽子真是不小。”這個特種兵出身的局長沒有一點軍人的榮譽感與正義感,上來便是一把伸出蒲扇般大的手掌抓向陳塵的衣領。

陳塵不屑的哼了一聲,手臂揚起,閃電般的伸出三根手指,扣住了吳局長的手腕,吳局長眼中閃過一道異色,當上局長後,吳局長依舊堅持常年練拳,所以一身功夫倒是沒有落下,感覺陳塵是個練家子,有兩手,靈敏的一翻手腕,然後氣勢不減的繼續伸去。

這一幕在旁人看來,那就是陳塵不自量力的行為,但是最後就在吳局長快要抓住陳塵的時候,一個讓眾人都是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砰、”隻見到陳塵一腳閃電般的抬起,對著吳局長兩腿之間就是一腳踢出,吳局長堂堂七尺男兒兩百斤的沉重身軀竟是筆直的倒向了後方。

“你襲警。”一個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一把手見到陳塵竟然對著男人的那個地方下手,大聲的喊道。

“打電話把局子裏的人都喊過來。”其中一個男人說道,看做的位置,應該地位不低,差不多也是一個副縣長。

“這不妥吧,沒有證據,萬一這事情鬧到上麵的話。”陳塵看過去,周副縣長皺著眉頭說道,陳塵知道,他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是極限了,畢竟,陳塵沒有給他任何實質性的保證,他要真是義無反顧的去反對,那才真叫人看著假了。

“周副縣長,話可不是你這麽說的,上麵叫沒有證據,難道你認為縣長會說謊嗎?而且這個小子剛剛也沒有否認,在場這麽多人都是看著聽著的,難道這些都不能作為反駁的證據?”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說道。

陳塵笑了笑,沒說話,隻是拿出手機,開始撥號碼,那些人也都看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做出阻攔什麽的,之前陳塵的那一腳可是將他們踢怕了,最為吃驚的還是李全才,原本他以為陳塵不過就是一個會點功夫的年輕人罷了,但是在見到吳局長被一招擊敗後,李全才終於有點擔心了,也終於知道這個年輕男人臉上露出的自信表情不是裝出來的。

“喂,朱省長,嗬嗬,喊我小陳就行,具體事情揚塵都和你說了是吧,嗯,行,那你和他們說。”聽見陳塵大電話,眾人都是屏著呼吸,大氣不敢喘一聲,全部盯著陳塵,在聽見朱省長三個字的時候,眾人心裏都是猛的一顫,隻有周副縣長心中一直提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但即便如此,卻也是不敢太過掉以輕心,畢竟,什麽事情都得等到塵埃落盡之時才算是真。

“叮叮叮…”就在陳塵電話剛剛掛十幾秒鍾的時間,大廳內一部仿古的電話機響了起來,悅耳的跺聲在眾人的耳邊響起,李全才身子微微顫抖,與望過來的眾人對視一眼,然後邁動著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的朝著電話機走去,手掌顫抖的拿起電話機,接起,此時,整個大廳竟是有一張詭異的安靜,就連兩個孩子都感覺到了,不敢出聲。

“你好,找李全才。”電話機質量很好,音質也很好,加上大廳這麽安靜,所有都是能夠聽得見。

“我就是,您是?”李全才腦袋上汗水不斷的冒出,小心翼翼的問道,連帶著聲音都有些顫抖。

“我是安徽省省長朱興田,我接到舉報電話,你的作風有些問題,明天省紀委的人就會過去,你配合一點。”朱興田與陳塵和李全才兩人的通話態度相差了十萬八千裏,所說的話讓李全才一顆心直接的跌落到了底穀,他怎麽也沒想到,不過因為自己的兒子揍了一個孩子,竟會牽扯上他的仕途前程,一瞬間,李全才呆在了原地,電話裏傳來的嘟嘟聲讓所有人都是愣住了,省紀委?作風問題?

一個舉報電話就讓省紀委的人上門來調查,這***是什麽年代了,隻要不是作惡多端十惡不赦的人,基本上都不會又碰上這種情況的可能,但是現在,這事情卻是實實在在的出現了,並且還落到了李全才的頭上。

此時,他終於知道,這個年輕的不速之客其來頭之大,大到他根本就惹不起,即便是背後的那位也惹不起,或者說是迫於身份不能去涉足。

沒過多久,吳局長的電話也響了起來,這個五大三粗的吳局長唐在地上沒有一點反應,最後還是靠著近點的周副縣長走過去,拿起手機,看見上麵的來電顯示竟是黃山市的時候,心中一震,快速的按下接聽鍵。

“喂,我是周建軍。”這是陳塵第一次知道這個周副縣長的名字。

“轉告吳庸,從現在開始,將李全才全程監視,明天省紀委過去與他做交接,讓他態度好點。”說完,這個聲音的主人便掛斷了電話。

很悲哀的是,吳庸這個手機的擴音效果也很好,所有人再一次的全部聽見了,包括李全才,這一刻,所有人終於知道,李全才的仕途之路完了,徹底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