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麽時候下班?”陳塵看著周倩問道。

“已經下班了。”

陳塵有些尷尬,但是好在他臉皮較厚,咳嗽了兩聲,說道,“那走,我送你。”

周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隻是臉卻一直是紅的,這倒是讓陳塵有些奇怪,兩人之間要說關係的話也就是剛認識不到一天的普通朋友而已,難不成是因為自己長得太帥了?這倒是有些可能。

“那啥,時間還早,我請你吃點東西。”走在路上,陳塵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了。

周倩眼中閃過一抹笑意,說道,“好啊,不過吃什麽好了?”周倩小嘴一倔,顯得很是糾結。

“我知道一個地方,上車。”陳塵突然想到了上次李彪帶自己去的那個江天一號,那裏的環境那叫一個好啊。

看著眼前的黑色奧迪,周倩有些驚奇的看了看陳塵,他不敢相信,這輛車竟然是眼前這個年齡比自己還要小幾歲的陳塵的,而且,看他父母說話間的語氣,這輛車明顯不可能是他們買的,唯一可能的就是,這車是陳塵自己買的。

“怎麽不上車?”坐在駕駛位上,陳塵對著窗戶外麵一臉疑惑的周倩說道。

見陳塵催了,周倩哦了一聲,快速的爬了上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兩人做好後,陳塵快速的打火,車子平穩的發動了起來,駛上了公路。陳塵一隻手扶著方向盤,一隻手拿出了手機,快速的按下了幾個鍵,然後放在了耳朵旁。

“喂,麗麗啊,吃飯了麽…沒吃啊…來江天一號。”打完電話,陳塵將手機放下,然後專心致誌的看著前方。

周倩坐在一旁,目不斜視的注視著陳塵,剛剛電話裏的那個人絕對是個女人,這是女人與生俱來的第六感,而她在聽見陳塵打電話時那說話的溫柔的聲音,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絲醋意。看著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陳塵,周倩咬了咬嘴唇,惡狠狠的盯了一眼陳塵,然後挪正了身體,腮幫鼓鼓的。

正在開車的陳塵嘴角流出一抹笑意,雖然他沒有去看,但是車內的所有變化都在他的心中顯現了出來,心中暗道一聲,這小妮子還真是對自己有些意思了,自己的魅力真有這麽大?

“周倩啊,怎麽嘟著嘴?”陳塵明知故問道,但臉上卻是十分的正經。

周倩一驚,心道,自己是不是太明顯了,而且,自己和他也不過才認識而已,怎麽會…

“沒有啊,你專心開車,別老打電話,被警察抓到就不好了。”周倩的語氣明顯的有些不善。

而陳塵則是清笑一聲,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剛剛打電話給麗麗,被這丫頭聽見了,難怪一臉的幽怨了,原來是吃幹醋啊。

“嗯、”就這樣,陳塵專心的開著車,一直到陳塵停車時,兩人都沒有說一句話,陳塵倒是沒有什麽,但是周倩卻是在心中將陳塵罵了個遍,真是不懂憐香惜玉,竟然都不主動和自己聊天。

要是陳塵知道周倩在心中這樣說自己,肯定會大呼冤枉的,哪裏是他不主動啊,自己冷著一張臉,上麵還寫著四字,生人勿進,都這樣了,陳塵還敢那麽的不識相麽。

“嘀嘀嘀…”看著手機上的號碼,陳塵按下了接聽鍵,“喂,麗麗,到哪了?”

“哥,我馬上就到了,在哪個包間啊?”電話裏傳來尹麗溫柔的女聲。

“我就在大門等你,到了就能看見我了。”陳塵說完便掛了電話。

周倩在一旁支棱著小耳朵偷聽著,陳塵剛好看見,不由的覺得好笑。

“你聽什麽了、”

周倩俏臉一紅,“我哪有在聽,這的風景真好。”發現自己的意圖被發現了,周倩立馬轉移話題,雙眼不斷的在四周環顧著。

陳塵看了覺得好笑,卻並不揭破,女人皮薄,說破了就不好了。

正在這時,一輛出租車駛了進來,兩人都將目光落了過去,車內下來一個女子,周倩立馬聚精會神的用目光打量著,這個女子正是尹麗。

尹麗剛下車,就看見了站在車旁的陳塵,在看見周倩的時候,眉頭不禁一挑,走了過去。

“我介紹一下,這是我..”

“你好,我是陳塵的女朋友。”陳塵話還沒說完,尹麗突然挽住了陳塵的胳膊,一臉親昵的說道,臉上還露出一副幸福的笑容。

陳塵哪裏料到尹麗會來這麽一招,但是卻沒有立即揭破,隻是笑了笑沒說話,而周倩在聽見這話後,麵容明顯的僵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恢複了正常,看著摟著陳塵的尹麗,心中沒來由的一痛,尤其是尹麗的相貌又十分的出眾,就算是比自己也絲毫不落下風,兩人站在一起,真的很般配。

“走,我們進去。”尹麗甜甜的一笑,偏過頭,俏皮的一笑。

陳塵嗯了一聲,轉身陪著她走進大門,周倩在身後跟著,隻是臉上的神情卻是十分的落寂,讓人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妮子,你在搞什麽?”剛進大門,陳塵就低聲問道。

尹麗偷偷的捏了一把陳塵腰間的肉,輕聲說道,“哼,哥,你要找女朋友,我可得幫你把把關,萬一碰上了壞女人怎麽辦。”

陳塵沒想到尹麗竟然會說出這麽一番話,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但是卻一點笑不出來。

“哼,你可別和我說你看不出來這女孩喜歡你,她看你的眼神,那叫一個含情脈脈,除非你是瞎子,不過,這女孩長得倒是漂亮,嗯,配你倒是綽綽有餘了。”尹麗點著小腦袋,認真的說道。

陳塵苦笑不已,這都什麽跟什麽啊,“麗麗,我這次可是特地請她吃飯的,老媽個幹爹住院了你還不知道,都是小倩在幫著照顧的,這不,我今天就是感謝她的。”

“都喊得這麽親了,還小倩、”尹麗略帶醋意的撇了撇嘴,隨即,一下子停下了腳步,滿臉的擔心,“你剛剛說什麽?幹媽和幹爹住院了?”原本還滿臉笑意的尹麗雙眼一下子就紅了起來,看的陳塵心中也不禁有些泛酸,這丫頭和老媽的感情在這段時間可是處的很好,跟親生的也沒什麽兩樣了,此時知道老媽住院的消息,有這麽大的反映也在情理之中。

“嗯,受了些小傷,已經沒事了,老媽不告訴你,就是怕你擔心。”陳塵溫柔的說道,理了理尹麗因為焦急而有些淩亂的頭發。

(想看看有多少朋友支持,留個言應該不花多少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