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醫院,陳塵驅車隨便在一家小飯店買了些飯菜,打包給尹麗帶回去。

回到家時,已經是七點了,打開門,尹麗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書,見到陳塵回來了,尹麗開心的道,“哥,你回來了。”

陳塵溫柔的笑了笑,道,“嗯,還沒吃飯,我從外麵買的菜。”陳塵拎了拎手中的方便袋。

於是,兩人就這麽的把晚飯解決了,菜不是很豐盛,但是兩人卻吃的十分的可口,或許是因為家的緣故。

“哥。”吃完飯,陳塵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尹麗怯生生的喊了一聲。

“嗯?什麽事?”陳塵問道,他發現,尹麗的神色不是很好。

“能借我一千塊錢麽?”尹麗低著頭,憋了半天才說道,想來這句話讓她很難開口,兩人認識不過因為陳塵心地善良認她做妹妹,還把她接到自己的家裏住著,讓她重新進入了校園,這一切都是陳塵給予的,在這裏,讓尹麗感受到了家的氛圍。

陳塵有些疑惑,上次潘宏可是給了她一張銀行卡的,難不成這麽快就用完了,不過陳塵並有去問,因為他相信尹麗不是那種愛慕虛榮貪圖富貴的女孩,也正是他看見了尹麗身上的那絲善良,才會認她做妹妹的。

“這張卡你拿去,裏麵有三十萬,不夠在找我要。”陳塵拿起沙發上的衣服,掏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這些錢是上次王強被打的時候,陳塵勒索過來的。

尹麗接過銀行卡,雙眼頓時紅了,身子微微的顫抖著,陳塵對她的信任,讓她不知道該怎麽去報答。父母雙亡的她,早早的放棄了學業,入了社會,為的就是賺錢給自己唯一的親人,弟弟賺取生活費和學費,社會的肮髒讓這個剛踏入社會的女孩十分的無助,而幸運的是,他遇見了陳塵、讓她感覺,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好妹妹,不哭,不是還有哥哥,幹媽,幹爹嗎,有什麽事情不要一個人憋著。”陳塵輕輕的抱住尹麗瘦小的身軀,讓她十分的有安全感。

“嗯,我知道,幹爹給我的錢我都沒用,你們對我已經很好了,我不想在給你們增加負擔,但是我弟弟上學需要錢,我隻能…”尹麗已經說不下去了,兩行清淚滾滾流下,打濕了陳塵**在外的肩膀。

陳塵心中輕歎一聲,這個女孩以前受的苦太多了,還好自己剛剛沒有去問她的錢去哪裏了,不然的話,不知道又會讓這個女孩多傷心。

“你弟弟在哪裏上學?”陳塵溫柔的問道。

“在通縣上初中,平時不愛學習,我剛剛打電話,他們班主任說之行打架了。”尹麗哽咽著說道。

之行,應該是麗麗的弟弟,“沒事,明天我去把他接過來,以後就在這邊上學,好了,不要在哭了,在哭就成大花貓了。”陳塵掛了一下尹麗的秀鼻。

“嗯。”尹麗沒有拒絕陳塵的好意,她已經欠陳塵太多了,這輩子怕是都還不起了。

“去洗個澡,早點睡,明天還上學了。”陳塵溫柔的說道。

安慰了尹麗後,陳塵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他慢慢的理著思緒,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有些多了,老媽住院,強子差點直接過去了,不過好在是解決了老三,但是又出來個黑龍會,比起這些,尹麗的事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明天先把尹之行接過來再說。”陳塵長呼一口氣,然後直接閉上了雙眼,繼續著他的智腦之旅。

第二天,天還蒙蒙亮,陳塵便睜開了雙眼,一下子便從**跳了起來,動作簡潔麻利。

穿上衣服,陳塵隨便做了個早飯,然後在桌子上留了張便條,吃完後,就直接出了門,拿出手機,陳塵想著應該給誰打電話,想來想去,最後撥下了石小慶的號碼。

“喂,大哥誒,現在才六點啊,你這麽早找我什麽事啊?”電話那頭石小慶語氣有些不善的問道,顯然這麽早被人吵醒讓他很不爽。

“我要去通縣一趟,你去不。”陳塵直接問道。

“通縣?去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什麽?”

“麗麗的弟弟在那邊有些事情,我準備把他接過來在這邊上學。”陳塵沒有絲毫的隱瞞。“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

聽到這話,石小慶的聲音突然提高了,急忙說道,“別別別,你等等。我馬上給你回過去。”

聽著手機裏傳來的忙音,陳塵忍不住的笑了笑,那天石小慶見到尹麗,陳塵便看出來了,這小子對自己的妹妹有意思,此時看他的反映,更加證實了陳塵的猜測。

五分鍾後,陳塵的電話響了。

“喂,你在哪?”剛接通,石小慶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才六點,你還是繼續睡,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陳塵忍不住的想要調戲一番。

“別啊,哥哥,我都起來了,你在哪,我馬上到。”石小慶有些急了。

陳塵哈哈一笑,道,“既然這樣,那你來,我在小區門口,你可得快點,晚了我就不等你了。”

石小慶應了聲,馬上到,便掛了電話,陳塵都能想像得到電話那頭的石小慶急匆匆趕過來的模樣。

十五分鍾後,一輛大眾帕薩特停在了陳塵的麵前、

“你小子可以啊,這麽快,是不是闖紅燈的。”陳塵調笑著說道。

“嗬嗬,我可是良好市民,再說了,我家就在二期,本來就不遠。”

“你倒真是低調,平時就開這車?”陳塵看著這輛嶄新的帕薩特,說道。

“要不是有事,我平常都不開車的,你真當我是那些紈絝子弟,走,上車,我給你充當回司機。”石小慶撇了撇嘴,說道。

陳塵也不囉嗦了,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上,帕薩特立馬啟動,飛馳了出去。

“麗麗的弟弟怎麽了?”石小慶一邊開著車,一邊故作輕鬆的問道。

陳塵瞟了他一眼,道,“不好好上學,學人家打架,這不,我正準備過去看看怎麽回事了。”

“臭小子,不學好,盡給他姐添麻煩,等下見麵,我可得好好教育教育他。”石小慶一臉嚴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