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了雞湯,陳塵從櫥櫃裏找出了一床新的被褥床單,等他把床單什麽的拿到房間的時候,驚訝的發現,石小慶兩人竟然已經把房間整理了出來,打掃的那叫一個幹淨啊。

短短的半個小時,一個全新的房間就在三人的手裏整理出來了。

弄完了以後,陳塵還有些事情,手機裏麵那十幾個未接電話全部都是李彪的,他可得趕緊去趟醫院,石小慶自然是沒有什麽理由繼續留在這裏了,尹麗的任務就是帶著小之行四處的逛逛,盡快的熟悉這裏,陳塵給他的銀行卡還在那了,錢是不會缺的了。

出了門,陳塵才想起來,尹之行住在家裏還沒和老媽和幹爹打招呼了,這就有多了一件事情,這個下午可有的陳塵忙的了。

“哥,和你說個事。”車裏,石小慶說道。

“你說。”陳塵叼著香煙,看著車外不斷變換的景色說道。

“我打算給尹麗的爺爺找個保姆,老爺子一個人在老家萬一出個什麽意外的沒人發現就糟了。”石小慶說道。

陳塵有些意外的看著石小慶,“你小子考慮的還真是周到,這事做的很好。”

“嗬嗬,那是,也不看看我石小慶是誰。”石小慶嬉笑著說道。

“還有件事情得你幫忙。”陳塵突然說道、

“什麽事?”

“小之行上學的事情,你幫忙聯係一下。”

“嗯,這都是小事,一個電話的問題,鼓樓中學怎麽樣,靠家近,又方便,師資力量也不錯。”石小慶立馬說道。

“嗯,學校你自己定,先讓他休息幾天,熟悉熟悉這裏,誒,前麵靠邊停就可以了。”陳塵突然說道。

石小慶停了車,陳塵直接下來了,說了聲再見,便朝著前麵的醫院大門走去。

剛剛走到大門,陳塵便看見了一個老熟人,一個帶著金絲邊眼睛的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秦主任。

此時,秦主任換上了一套正裝,手裏還抱著一大束鮮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是得意,照陳塵的猜測,這**賊應該又是泡上了哪家的護士。

“幾日不見,小夥子的臉色很好啊。”秦主任也認出了陳塵,走了過來。

“嗬嗬,拖秦主任的福,身體安康,沒什麽毛病,要不是朋友住院,我還真不樂得來這。”陳塵說道,看見秦主任有些發冷的臉色,趕忙拍了一下腦袋,道,“誒呀,這話說的,秦主任,你可別在意,我的意思是,醫院不興再見的,你說是不。”

麵對陳塵的暗語,秦主任笑了笑,說道,“嗬嗬,是啊,希望你身體一直安好。我還有事,就不說了。”說完,秦主任連句再見都沒有,便走了。

看著秦主任有些猥瑣的背影,陳塵罵了一句,“麻痹的,換個地方,老子辦了你。”

然後便轉身朝著醫院走去,陳塵先去看老媽,因為他準備把尹之行的事情和潘宏打個招呼,不然的話,老媽回家後看見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多出來個男孩,還不以為是走錯了門。

還沒走進病房,陳塵便看見了潘宏,潘宏不知道去了哪裏,剛剛回來,正巧與陳塵碰見了,這樣更好,陳塵直接喊道,“幹爹,這邊。”

潘宏見到是陳塵,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走了過來,道,“你小子不上學怎麽跑這來了,是不是又逃學了?”

麵對幹爹的問話,陳塵絲毫不臉紅的說道,“哪能了,今天沒什麽課,我就過來看看老媽了,幹爹,和你說個事。”

“我就知道,說。”潘宏無奈的笑了笑,自從知道陳塵另一個身份後,潘宏對陳塵的關心也更加的多了,因為他一直認為,陳塵走上黑道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家裏的情況導致的。

“麗麗的弟弟來了,我讓他住在家裏了。”陳塵沒有絲毫隱瞞的說道。

“哦,住就住。”出乎陳塵的意料,潘宏竟然沒有什麽太大的反映。

“還有了?”陳塵眨著眼睛看著潘宏。

“你還想我說什麽?等你媽出院後,我們就住在公司了,這樣一來,公司有什麽事情我們就能第一時間知道,有時間的話再回去。”潘宏笑著說道。

“這樣啊,公司裏有住的地方嗎?”陳塵很是納悶。

“我讓人從新裝修了一下,裏麵直接開辟出來一個空間,十個平方,住家剛剛好。”潘宏說道。

“幹爹,你打算什麽時候和我媽結婚?”陳塵突然問道。

潘宏愣了一下,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原本是打算等公司穩定下來的,但是現在看來,公司穩定下來可能時間不會短,而且這段時間玉華又出了這個事情,所以我打算,等玉華出院後直接選個好日子,然後就結婚。”

陳塵看著潘宏的眼睛,努力的想要看出些什麽,但是他看見的隻有一片深情,想來,幹爹對老媽的感情是真的很深。

“幹爹,你們兩的婚禮就讓我來操辦,也算是我這個做兒子的給你們送的新婚禮物。”陳塵笑著說道。

潘宏看了看陳塵,然後笑了,“嗬嗬,那就你來,不過你媽的想法是,婚禮一切從簡,千萬不要鋪張浪費。”

陳塵在心裏歎了口氣,老媽的性格是真的被歲月磨平了,以前的她雖然不像別的官員夫人那般的**,但是也很喜歡逛街,喜歡名牌,但是現在了,連婚禮都要從簡。

“嗯,我知道了,幹爹,我們進去。”陳塵點頭說道。

現在已經是五點半了,周倩也下班了,病房裏,老媽已經睡著了,陳塵看了一眼老媽,然後便對幹爹輕聲的打了聲招呼,便出去了。

出了門,陳塵又來到了三樓,直接推開了病房走了進去,卻發現李彪正趴在王強的**,兩人都閉著眼睛,透過窗戶,陳塵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因為他感覺,兩人並不像是睡著了。

疑惑之下,陳塵去推門,卻發現門竟然被反鎖了起來,陳塵心中暗道不好,退後一步,直接一腳把門踹了開,然後便看見一個黑衣人正在四處的翻著什麽,見到陳塵進來,四目相對,陳塵怒喝一聲,“你是誰?”可是在看見那人的雙眼後,陳塵心中頓時生出一個想法,這是個女人。

也的確,這個黑衣人的身材相當的好,甚至可以說是火爆,而且那雙眼睛中有著一抹的焦急,若說她是個男人,打死陳塵也不會相信的。

黑衣女子反映迅速,立刻從桌子上拿起一個蘋果砸向了正躺在病**的王強,陳塵見狀,罵了一句,“混蛋。”然後便立刻飛身去接住了蘋果。而這個時候,黑衣女子也從窗戶口跳了出去、

陳塵接過蘋果後,立刻追了上去,將吹的晃動的窗簾撥到一旁,看著窗外,已是空空一片,陳塵不禁有些吃驚,這裏可是三樓,這黑衣女子也太變態了。

等到陳塵收回目光後,窗戶下的陽台底下,黑衣女子正雙手扒著陽台的底部,雙腳踩在下麵窗戶的頂端,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