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星對陣字訣的使用方法進行了改變,使其效果由當初和宇文若水對戰時的洞察人心轉成了隱匿自身蹤跡、甚至是心跳脈搏和氣息。免費txt小說網

慕容軒對奇門九字訣並不了解,而它到底能維持多長時間也自然無從得知。以往的經驗告訴他、輕敵將是戰敗原因中僅次於實力差距的重要原因,遂隻能認定現在所有加持在玄星身上的效果都未消失。

當然,如果說玄星的隱身真的達到了無懈可擊地步的話、那恐怕他也不會隻屈尊在第九的位置了,縱然海馬與仇萬千之流聯手也未必會是其對手。慕容軒腦海中靈光一閃、決定以逸待勞,除非玄星達到了可以將自身能力遮蓋到爆發前那一刻都不被人察覺,不然即使隻有微弱到不易察覺的能量波動,也會在瞬間將他所在位置毫不留情地曝lou給窺伺獵物的慕容軒。

一時間,小廟前那被血羽散華轟成坑坑窪窪的空地異常寂靜,玄星與慕容軒同時在賭、賭看誰耐不住寂寞先行出手。

“既然你這麽有長者風範,那我不客氣了。”刻意諷刺的語氣裏充滿不屑之意,而慕容軒的身形也飄忽閃身飛出、以音速穿梭在被點點血色圍攏出的矩形空間,每次觸碰那無形牆壁時都會泛起微小的漣漪、同時將一條血管粗細的紅色能量線從中連結。幾個眨眼的時間,便如粗心孩童塗鴉般填滿了整個矩形空間。

“劈啪劈啪”

如爆竹般連串的響聲劈裏啪啦地奏起,而隨後從矩形空間中倒飛而出的身影、正是來不及從血色空間中逃拖的玄星,此時的他已經被斬得遍體鱗傷的像個血人,顯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金剛薩埵降魔咒”雖然受到重創,可玄星似乎早有先見之明地留了後路,此時他早已掐定了者字訣中的內獅子印,在慕容軒還來不及追擊的情況下以足使人堂目結舌的速度飛速治愈著自己身上的切割創傷。

眼見著玄星身上那被自己斬出的近寸許深的傷口快速愈合,慕容軒並沒有多吃驚的感覺,畢竟玄星既然已經練到如此境界,就算體質並非天生適合、後天的改造也讓他的身體對奇門九字訣中術法極為適應。

之前的招數可以說是慕容軒的神來之筆,先是利用血色能量的穩固性來凝結構成矩形空間的框架、再利用同源所生的破壞力填充於其內,形成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連鎖陷阱式攻擊。隻要可以肯定玄星身處其中,縱然他動作再快,以慕容軒的音速反複衝擊,總會有觸碰到一下的機會否則,隻能說明玄星的實力已經遠勝於慕容軒,那麽之前的假設則自然成為了無稽事實擺在眼前,讓剛剛緩和過來的玄星也不得不承認慕容軒那詭詐的心計。

慕容軒緊攥起了拳頭,一個閃身便呼嘯而至,耀眼的銀白色成為黑色裏奪目的光景、也將成為帶來死亡的夢魘,揮舞著羅生門奮力向玄星的頭頂斬去。

這一擊中包含了慕容軒七成的實力,如果不出意外,預計三秒鍾後、玄星魁梧的身軀就會被撕成碎片。

自從與慕容軒戰鬥起,玄星的結印似乎就沒停下過,而這次更是關係到了他是否能夠繼續生存呼吸,手印也似乎極為複雜。隻是那佛光閃爍的“卍”字更加清晰,連他整個人在佛光照耀下也恍如羅漢降世般充滿威勢,雖是身處頹勢、卻依然氣貫長虹地吼出了咒語:“摩利支天心咒”

“當”

無堅不摧如利刃一般的羅生門,砸在玄星那已經如鍍金漆的身體上竟產生了清脆的撞擊聲與強大的反震力,不僅生生將它彈開數尺、連帶著慕容軒的身體也向後退去。

“阿彌陀佛,施主如此苦苦相逼,貧僧隻好破殺”口頌佛號,麵lou慈光的玄星正顯出那一副道貌岸然的正派之相,與凶神惡煞、滿懷殺意的慕容軒相比是孰正孰邪一看便知。

“跟殺手講道理,傻了嗎你”慕容軒冷言嘲諷回擊,卻深知玄星此時的實力不容小覷。他的嘴角閃現一絲詭詐的笑意,在地麵穩立後淡淡說道:“恭喜你將榮幸成為死在我冥淵殛天訣下的第一個人類”

“叱”玄星橫眉怒視慕容軒,一聲爆喝,魁偉的身影已經在空氣中化為一道金光,俯身向慕容軒激衝,無數梵文咒符虛虛實實地出現在他身邊高速飛轉、金光覆蓋下的雙拳如流星般猛烈地轟擊傳說中的天馬流星拳之佛光四射版

自從前字決的“摩利支天心咒”發揮效果後,慕容軒那削鐵如泥的羅生門便失去了效用,麵對這樣迅猛的連續攻擊、即使他身上穿著可以抵擋萬鈞之勢的a級防護服恐怕也會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玄星也是聰明人,他並沒有對這種實體攻擊可以產生效果抱任何希望。可是也許偏偏慕容軒就喜歡反其道而行,他沒有閃躲逃避,卻是穩穩站立於原地,預備著迎擊。

“般若流星擊”雖然知道可能是陷阱,可玄星已經沒有了轉圜的餘地,隻好降低攻擊力度、轉而利用拳勁將自身能量化團擊飛而出,以反震力來拉開與慕容軒之間的距離。

一下、兩下、三下數十道拳勁帶著金色的佛光在一瞬間幾乎是同時地落在慕容軒的身軀,即使仍能站在原地、可鮮血卻已經從他全身毛孔滲透而出。

此時身退數米的玄星開始暗恨自己太過小心,隻得單足旋地、借力施力扭轉身勢,如炮彈般反向慕容軒撲去,欲給他以最後攻擊。

“虛虛實實,假假真真。有時候太有信心也不是什麽好事”七孔流血的“慕容軒”突然詭笑著說道,隨即身體膨脹扭曲,爆成道道血刺,“迎接”著玄星。

早在看見“慕容軒”嘴角微揚的瞬間,玄星已經意料到自己中了雙重陷阱,而現在他能做的卻隻是緊閉雙目、蜷縮起身體來抵擋無數血刺的攻擊。

“啊”

低沉的呻吟聲伴著一股鮮血從玄星背後噴灑而起,正是顯lou出本體的慕容軒,憑借著對闐殛指導的理解,將自身能力大量凝聚於羅生門的五指尖端,由於透點攻擊那高壓的穿透力,即使受到最高佛印手訣加持的玄星也難逃重傷。

痛打落水狗雖是不光彩的事,可為了永絕後患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慕容軒在空中再度彈躍而起,如蒼鷹入水般俯衝殺向玄星。

玄星的眼眸中突然lou出的神芒讓人感到畏懼,而不遠處那已經耀眼得像小太陽般的禪杖卻更讓人注意

“大日如來心咒”

玄星使出了最後的殺手鐧,一早即被他暗蘊於禪杖中的在字訣,一時間雷鳴電閃、冰龍火蛇,夾帶著飛沙流隕那撕人欲裂的狂風呼嘯而至

“冥淵殛天訣#183;蒼星燈”玄星的攻擊範圍極廣,別說是近在咫尺的破舊廟宇、即使是他自己也被牽涉在了其中,慕容軒見狀也不敢再繼續藏拙,終於將之前造成那片樹林慘不忍睹之狀的招式祭出

隻見一團青冥幽光仿佛黑夜中的微弱星辰,甫一出現就開始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在慕容軒的控製下似衛星般環繞著他飛轉,所過之境皆像是被橡皮擦過的圖畫般回歸寂靜,慕容軒甚至不用親自動手,隻迅速在玄星那元素攻擊網中化影疾飛數圈,就讓那威蓋天下、勢拔千軍的攻擊消散於無形。

而其中遭遇最為恐怖的怕是玄星,他的下場與當初在侏羅紀荒島上中了慕容軒“輪回刺”的偽克萊恩王類似詳情請參考本文侏羅紀篇第十七章,健碩魁梧的身體已經失去了一隻手臂、其他部位也被開了幾個恐怖的空洞,可卻不見流出一滴血

“阿彌陀佛,貧僧技不如人,認了”最後的能力被化解時,玄星已經同時失去了抵抗的意誌,此時更是緊閉上雙眼,希望能用一死來從這無盡痛苦中得到解拖,

“對不起,我不能讓你殺宇文若水、起碼現在不能所以,你必須死。”因為使用了冥淵殛天訣,慕容軒本來充斥於心的殺意被削弱瓦解。

“毋須憐憫,在這世上,你不殺人、人則殺你。”玄星搖頭感歎,不是不想得到救贖,而是知道隻要慕容軒解除對蒼星燈的控製,自己的身體就會因為驟然崩潰、終將受盡痛苦而死。

“沒錯,你總算說了句人話。可惜並不中聽”

玄星的頭顱帶起一道血跡旋飛入天,一身黑衣的宇文若水散發出神秘而詭異的氣息出現在慕容軒身際,手中還握著仍滴淌著鮮血的長曾彌虎徹,冷眼凝視著殘缺不全的玄星之身軀,如哭訴自語歎息:“姐,我這也算是親手替你報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