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的手段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這些小孩子更是將秦朗視為神佛一樣的存在了,就連艾西瓦婭的妹妹查瓦拉都說了一長串地印度語,秦朗知道這小姑娘在讚揚他是神靈的使者,並且小姑娘終於相信華夏不是魔鬼中之地,而是“神眷之地”,反而她以前所在的地方,才是受到了神靈詛咒的地方。

看來,直到此刻,這個查瓦拉才完全放下了對秦朗的戒備。

能夠得到一個小姑娘全心全意地信任,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了這些小姑娘之外,徳羅活佛和他的弟子們也不禁驚駭,雖然靈丹的功效應該是比較神效的,但是徳羅活佛知道,縱然是憑借靈丹,要在這麽短暫的時間中將小姑娘的臉蛋恢複也極其不容易,秦朗能夠做到這一點,不愧“鎮獄護法金剛”的威名。

對於剩下的小孩子,秦朗也一一地替他們解決了問題,有的是手腳殘疾,有的是長瘡,還有一個是先天性白內障。秦朗不僅一一地為他們治好了病,而且還通過靈丹和龍脈改善了體質,讓每個人孩子都看到了一個健康的未來。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秦朗也稍稍有些困乏了,不過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得到了一種升華,或者說是忽然間有了一些感悟。

鐺!鐺!鐺~

寺廟地鍾聲遠遠地傳來,回蕩在夜空之中。

聽見這鍾聲,秦朗忽然心有明悟,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出現了什麽變化了,他的精神力不是變強了,而是得到了一種奇妙地加持:感恩!

秦朗的精神力之所以得到了升華,那是因為他終於讓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做到了“天地人”三者合一。

三才合一!

很多人都以為三才合一就是天、地、自身三者合一,達到所謂天地人合一,實際上這隻是狹隘的三才合一。真正的天地人合一,應該是修行者的自身和天地合一,還要和四周的眾人合一,得到其他人的虔誠、純正的信賴和信仰。

秦朗無私地幫助了這些孩子,所以得到了他們最純正的感恩,這種感恩在修行的詞典當中被稱之為“功德”。

很多人不知道功德為何物,以為撒錢就是功德,以為隨便丟兩張錢給乞丐就算是功德,那不是功德,那隻是施舍,而這種行為也不可能得到對方的虔誠感恩,所以何來功德?

修行之中,積攢力量容易,提升境界容易,唯獨這個功德難以積累。功德,雖然不能直接轉化為力量,但是卻有十分神奇的作用,比如修行者在遇到天地大劫的時候,如果平時積累的功德多,劫難就會漸弱,甚至可以逢凶化吉、渡劫而生,就算是死了重新投胎,也是按照功德高低進行分配的。功德高的人,可以成仙,再次也不會投胎到畜生道。

總之,秦朗這一次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了,雖然隻是幾個孩子的感恩,但是因為這種感恩至真至純,所以秦朗的功德自然也就越高,才會有一種精神力得到升華的感覺。

鍾聲響起,徳羅活佛等人也就向秦朗告辭了,這些人的生活都是十分有規律的,講究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雖然秦朗還有些話想要跟徳羅活佛說,不過今天你晚上已經耽擱了太多時間,現在不適合談這些事情。

這些調理好身體的小孩子都在“新家”裏麵安睡了。

秦朗留下了艾西瓦婭一個人,既然這小姑娘成了自己的徒弟,秦朗自然就不能隨意將她給打發了。而且,秦朗之所以答應收她為徒,也是因為艾西瓦婭的根基很不錯,很適合武道修行。雖然艾西瓦婭沒有秦朗這樣的無相毒體,但是她卻是天生的玉骨冰肌,也稱為“玲瓏之體”。這樣的身體,就如同是一塊璞玉,隻要稍微雕琢一下,就能釋放出奪目的光彩。

而現在,秦朗就是這雕琢璞玉的大師。

秦朗沒有直接給艾西瓦婭服用任何靈丹,而是用龍脈之氣先洗滌她的身體,為其洗筋伐髓,不消片刻,艾西瓦婭就感覺全身都流出了臭汗,就如同許久沒有洗澡一樣。

“先去洗個澡吧。”秦朗見艾西瓦婭自己難為情了,於是就讓這小姑娘趕緊去洗個澡。

過了一陣,艾西瓦婭已經換了衣服出來,然後恭敬地坐在秦朗對麵,向秦朗說道:“師父,我覺得全身都很通透,好像有那麽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呢。”

“你有這樣的感覺就對了。”秦朗微微點頭,然後將手掌按在艾西瓦婭的頭頂,“我現在傳你一手入門的功夫,從此之後,你每天早晚都要練習在在這一門功夫,一天都不能耽擱,明白嗎?”

秦朗將自己伏龍樁的“意境”通過手掌印在了艾西瓦婭的腦子當中,因為很多微妙的東西,隻能意會不能言傳,秦朗就是將“意”傳授給了艾西瓦婭,這樣可以讓艾西瓦婭盡快地成長起來。

艾西瓦婭不知道師父傳授自己的是什麽東西,但是她的腦子當中忽然間多了一些印象極其深刻的圖像,她看到一個人站在高高地鬆樹樹枝上,這個人隻有背影,看不到他的正麵,但是艾西瓦婭覺得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師父。而且她覺得師父的這個背影很好看,他站在樹枝上,隨著風不斷地上下起伏,似乎隨時都可能從樹枝上掉下去,但是偏偏他卻沒有掉下去,就如同他也變成了一根樹枝一樣。隨後,她又看到了另外一個背影,一個站在懸崖絕壁上的背影,那絕壁高得無法形容,一旦掉下去好像就會粉身碎骨,但是他卻矗立在絕壁邊緣,紋絲不動,甚至半隻腳都已經塔在了虛空之中……

就在艾西瓦婭的腦子當中出現了許多畫麵的時候,她自己的身體也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開始自然而然地擺出了伏龍樁的架子,竟然也有了三分神似了。

“不愧是玲瓏之體,稍經打磨一下,很快就能璀璨奪目了!”秦朗心頭不禁讚歎了一聲,看來這艾西瓦婭小徒弟真是沒有收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