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

李彥廷頓時dàxiào起來,“虧你還是高手,難道不zhidào一個簡單的道理:弱肉強食!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種族,都是遵循這樣的道理!作為弱者,就隻能被剝削,難道還需要別的原因和道理?我們這些人,就是從這個世界中走出來,屹立在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因此剝削低層不需要任何理由!好了,廢話少說,如今我們都已經到了這裏,現在已經攤牌了,你總得給一個回複吧?”

“想要回複?”秦朗依然顯得慢條斯理,“我的回複就是——你們都去吃屎!”

秦朗這是徹底撕破臉麵了,因為秦朗此時的心情非常不好,因為秦朗跟黃仙尊、阿斯莫諦這樣的仙人交過手了,所以他zhidào接下來他和華夏世界將會麵臨多麽恐怖的危機,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還被一群跳梁小醜攔路勒索,這讓他如何有好臉色?

這些個跳梁小醜還以為秦朗隻是之前的秦朗,還以為他的實力停留在之前那個層次,但是他們那裏zhidào,秦朗離開華夏世界的這段時間,就如同是困龍入海,終於有了馳騁和提升的空間,修為和實力突飛猛進,遠遠地超越了這些個井底之蛙!

這些井底之蛙居然還想要勒索秦朗這樣的真龍,那就是真的活膩了!這純粹就是找死!因此,秦朗讓這些跳梁小醜們直接去吃屎,這是他已經厭煩跟這些家夥交流了。

當然,秦朗zhidào這些家夥為何如此囂張,無非是因為他們的身後有人支持,無論是天竺佛國背後的佛界;還是光明教廷背後的“主神”,都是一些異世界的強大勢力,所以所謂的佛國和光明教廷,無非都是一些傀儡罷了。至於奧林帕斯神殿,應該是跟某個科技文明種族勾搭上了,否則也不會這麽囂張。

總而言之,這三大勢力也算是有備而來的,本來準備狠狠地敲詐秦朗和華夏世界,但是沒想到卻被秦朗如此言語羞辱。

既然通過“外交”途徑無法達到想要的目的,這三大勢力索性就撕破臉皮了,那天竺佛國的長老夢叫囂道:“秦朗!你不過是一個武者而已,凡夫俗子,居然也想跟佛界叫板,佛界的佛爺隻需要一個巴掌,就可以將你鎮壓!”

“隻需要一個巴掌?是不是這樣?”秦朗一聲冷笑,直接一巴掌向這個天竺佛國的長老拍了過去。如今秦朗的實力已經媲美真仙,出手之際頓時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感覺,這一巴掌過去,哪裏是一巴掌,簡直就是天塌下來一樣。

那天竺佛國的長老頓時覺得大難臨頭,但想要逃走卻根本無法做到,秦朗就算是不用天梯,也可以禁錮四方的空間法則,這個天竺佛國的長老頓時被秦朗一巴掌直接拍成了肉醬,其場麵慘不忍睹。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秦朗這一出手,天之佛國的長老立即變成了肉醬,這樣強橫的實力,對於三大勢力的代表而言,簡直就是隻能用驚悚恐怖來形容了。

以前他們也曾經見過秦朗的出手,奧林帕斯神殿的一些專家甚至對秦朗進行了戰鬥力評估,經過科學地評估之後,給秦朗一個sss級戰士的評估,這已經算是極高的評價了,但此時看到秦朗出手,奧林帕斯神殿的代表這才意識到秦朗何止是三s級別的武者,恐怕就是五個s都不止了,這樣的恐怖力量,恐怕已經超過了它們的測評極限。

秦朗一出手,天竺佛國的長老就成了肉醬,再屈指一彈,另外一個試圖逃走的天竺佛國代表立即被秦朗彈指轟殺,這一招“彈指神通”本來是秦朗從黃仙尊那裏學的,秦朗也覺得這種彈指間轟殺對手的感覺很好,非常有警示效果。

果不其然,秦朗彈指間轟殺了天竺佛國代表之後,其餘的人原本想要逃走的,但此時都被震懾住了,哪裏還敢逃走。

李彥廷這時候也慫了,用顫抖地聲音向秦朗問道:“你……你究竟要做什麽?難道你真的要跟全世界為敵?你要zhidào,我們光明教廷和奧林帕斯神殿,再加上天珠佛國的實力,你們華夏世界也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難道你真的要——”

李彥廷的話還未說完,就直接歇菜了,因為秦朗不小心直接將李彥廷的肚子給彈破了,對於“七人商會”的任何一個成員,秦朗都是恨之入骨的,因為七人商會的這些家夥,在天地大劫之前,就在華夏世界不斷地“吸血”,他們永遠都不會滿足,通過地產和金融手段,不zhidào卷走了多少華夏人的血汗錢,若隻是在天地大劫之前為非作歹也就罷了,關鍵是在天地大劫降臨之後,七人商會的成員竟然還屢次跟秦朗做對,跟龍蛇軍團和華夏世界為敵,背地裏麵不zhidào幹了多少壞事情,而且如今七人商會居然搖身一變成了光明教廷中的上位者,他們大概是以為自身安全了,因此敢在秦朗麵前一耀武揚威,不想李彥廷抖威風找錯了對象,直接被秦朗彈指間轟殺。

連殺了天珠佛國長老、李彥廷等人之後,剩下的人全都不敢動彈了,這些家夥原本也算是各個勢力中的高手,但所謂高低都是相對的,在秦朗麵前,這些家夥可就不敢稱什麽高手了。

現在,剩下的人不敢動彈,一言不發,全都在等待秦朗的指示。

秦朗對這些家夥道:“先給你們提一個要求,立即將七人商會的人,全部送到我麵前!一個都不準例外!華夏世界離開這裏之前,需要一些人血來獻祭!”

秦朗這是要對七人商會的人進行“公判”了,華夏世界之中,但凡是zhidào七人商會存在的,莫不對其恨之入骨,這些家夥曾經也是華夏子孫,流淌著一炎黃神龍的血脈,但是這些家夥卻變成了華夏民族的寄生蟲,他們若隻是掠奪老外也就罷了,但這些家夥對付老外沒本事,卻隻zhidào盤剝華夏同胞,在天地大劫之後,更是毫不留情地出賣整個華夏世界,若是不將他們當場擊殺的話,秦朗覺得是難解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