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秦朗說,“整個第六層次宇宙體係中的宇宙數量何止十億,從區區上千個宇宙中汲取靈性和元氣,怎麽可能影響到整個第六層次宇宙體係的平衡呢?”

“怎麽,你以為我是在嚇唬你不成?沒錯,這第六層次宇宙的數量不下十億,但是整個第六層次宇宙體係都是結構分明的,並且諸多世界、宇宙之間的實力也是相當平衡的。所以,如果你肆意地從諸多宇宙中汲取靈性和元氣的話,就會打破這第六層次宇宙的平衡。”元始向秦朗解釋道,竟然顯得十分有耐心。

相對於秦朗的耐心,天鬼這時候卻十分地不耐煩:“幹嘛聽這個家夥一直唧唧歪歪,直接將它幹掉不就成了麽?”

“想都不要想!”秦朗知道人得名樹的影,這個“元始”雖然未必就是道教傳說中的那位元始天尊,但是秦朗覺得十有**兩者都是有聯係的,正如“昆侖”的名字遍布了整個第六層次宇宙一樣,這就說明了昆侖、元始這兩者之間肯定是有聯係的,既然對方現在沒有明顯表露出敵意,那麽最好就不與他為敵的好。

“這家夥究竟是什麽來頭,竟然讓你怕成這樣?”天鬼不解地問,要知道秦朗這個家夥的膽子一向不都不小的,而且屢次挑戰一些天鬼都覺得不好對付的角色,但是現在卻忽然“慫了”,這就顯然有些不太合理了,那麽除非是這個元始真的是相當恐怖的角色。

“它很可能就是昆侖的起源。”秦朗隻能如此解釋道。

“昆侖的起源?你的意思是它可能是昆侖的創造者?所有昆侖世界的創造者麽?”天鬼如此向秦朗詢問到,如果諸多的昆侖世界都是這個家夥創造出來的,那麽的確就有些棘手了。天鬼這個家夥大概是沒有聽說過元始的名頭,但是也知道創造一個宏觀世界需要的手段,何況元始可是造就了無數宏觀世界的家夥,不容小覷!

“既然知道了,就趕緊閉嘴,不要去招惹這個家夥!”秦朗哼了一聲,示意天鬼這個家夥不要躁動,秦朗可不想招惹這個不知道來曆深淺的“元始天尊”。

“唔……既然你這第六層次宇宙的大主宰,那麽我是不得不給你麵子了,暫時我就不考慮從其他宇宙中汲取靈性和元氣了。”既然拿不準對方的實力,秦朗就決定暫時不招惹為好,“不過,為何之前緯凡生那家夥要求從第六層次宇宙中獲取力量加持的時候,你卻沒有給予阻止呢?”

“緯凡生,威脅不到第六層次宇宙的平衡,因為它隻是從這些宇宙中獲取力量加持,一旦戰鬥結束之後,這些靈性和元氣都會回歸各自的宇宙。而你,你從這些宇宙中奪取的靈性和元氣,卻肯定不會再歸還回去了,對麽?”元始的語氣似乎帶著一些質問。

“嘿嘿……我隻是用這樣的方法找回一些顏麵而已,誰讓之前昆侖之主那些家夥想要聯手來算計我呢,既然他們想要聯手算計我,當然也就要做好被我搜刮和勒索的準備了。”秦朗覺得自己好歹也是有道理的一方,就算這個家夥真的是“元始天尊”,也應該講一點道理吧。

“我也不論你的是非好壞,此事到此為止。”元始卻沒有打算跟秦朗講什麽道理,而是準備直接打發走秦朗了。

“什麽?這家夥竟然不聽你分辨?”天鬼覺得元始這個家夥的態度實在太囂張了,竟然完全不理秦朗分辨道理。

“算了,囂張之人也有囂張的本錢,這家夥的確不好惹。”秦朗這時候已經選擇了息事寧人,他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一個無法估計深淺的家夥較量,尤其是這個家夥的名號竟然叫“元始”。

茫茫宇宙,大千世界,同名同姓之人何其之多,本來也不足為奇的,但是“昆侖世界”和“元始”之名,這應該不是單單的巧和了,這應該是有必然的聯係,隻是秦朗還無法弄清楚其中的必然聯係究竟是什麽。

“好,那此事就到此為止吧。”秦朗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提出一個條件麽?”

“什麽條件?”元始問到,語氣似乎已經有些不太好了。

“我想要知道進入更高層次宇宙的辦法。”秦朗說,“我之前擊殺了緯凡生,這個家夥背後的勢力必然會找我的麻煩,所以與其在這裏坐以待斃的話,不如我主動進入它們的宇宙,跟它們較量一番,就算是輸了也沒有關係,頂多不過是殞命罷了。”

“哼……真是狂妄!你竟然想好進入更高層次的宇宙中?你以為第七層次宇宙是那麽容易進去,是你想要進去就可以進去的麽?”元始顯得有些生氣,似乎是秦朗觸及到了什麽禁製。

“怎麽?難道我不能有這樣的想法麽?難道我就隻能在這裏等著它們來殺我不成?如果你知道進入第七層次宇宙的辦法,為何不告訴我,就算是我真的死在其中,那也跟你沒有關係!”秦朗終於有一點不耐煩了,好歹他也是妥妥的紀元霸主,一直被元始用居高臨下的語氣訓斥,秦朗肯定是不爽的。

“是的,他們如果要殺你的話,那麽你的確應該在這裏等死的。”元始平靜地回應秦朗說。

“哈哈!~”秦朗忍不住大笑起來,“本來考慮到你是第六層次宇宙的大主宰,我對你也有幾分敬畏之心,但是誰知道你竟然是如此是非不明的家夥,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要敬畏你呢!”

“如果你對我沒有敬畏之心的話,那麽就隻能加速你的死亡了。”元始用不容置疑的意誌向秦朗說道,“你莫要忘記了,我才是這個層次宇宙的大主宰!”

“我連你究竟是什麽樣子都不知道,為何要敬畏你呢?”秦朗冷笑一聲,“何況,之前我被人算計的時候,不見你替我說一句什麽公道話,現在卻要讓我忍氣吞聲,保持什麽平衡,這就是你的處事之道?”

“當然,我是這裏的大主宰,自然一切都我說了算,難道你還以為依照你的道理來?”元始的意誌似乎理所當然。

“好!很好!”秦朗冷笑了幾聲,“那如你所願!”

“明智的選擇!”元始覺得秦朗應該是徹底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