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 返回 ] 手機

莎士比亞說過“世間任何事物,追求時候的興致總要比享用時候的興致濃烈”。

起初我並沒有相信。

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人,每個人的個性和品格都沒有相似的。每個人都是一個整體,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你。

如何判斷自己是否真正的喜歡上一個人呢?

當他的快樂,成為你的快樂。當他的痛苦,成為你的牽絆。

那麽恭喜你,你是為他,而動心了。

如果一個你喜歡的人向你告白,你是會選擇接受還是拒絕?

接受了他,也許你就會擁有短暫的快樂。而拒絕了他,你就可能無法擁有他的溫柔。

短暫的快樂和無法擁有,你,會如何抉擇?

清晨的陽光總是如此的燦爛,就像一個新生的幼兒,純真的綻放著它的快樂。沐浴在陽光之下,享受這一瞬間的溫暖,自己的心,是否會悄然溫潤起來?

此刻,我正和秦鈺一起奔跑在校園小道上。和煦的陽光照射在我們的身上,給我們帶來了一絲絲暖意。

“哎,毛隱啊,你到底是怎麽想的?”秦鈺開口問我。

我不禁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告白。

昨晚的月光是多麽的皎潔!銀白的光芒灑下,落在了教室後的樹林裏。快下晚自習的時候,一張紙條傳到了我那裏。

“毛隱,下課後,小樹林一敘。”紙條上寫著。

我疑惑的將它收起來,但還是去了那片小樹林裏。

一個高挑的身子站在那裏,背對著我。借著月的朦朧,他仿佛就像是從童話裏走出來的王子一般,如此的不真實。

“你……有什麽事嗎?”我小心翼翼地問著那人。

他回過頭來,一雙好看的眸子盯著我。

我終於看清了他的臉,怎麽會是……班長呢?

“我知道我很唐突,但是毛隱,”他頓了頓,“有些話,我怕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我的頭腦一片模糊,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麽。

他深情的望著我,眼中是我從未見過的溫柔。“其實我……喜歡你。”他終於說出了口。

“撲通”我的心似乎跳得非常快,在寂靜的林子裏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隻是為什麽,在聽見他說出這句話後,我並沒有想象中的欣喜。仿佛就像是在聽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不足以震撼我。

他見我久久沒有答應,想要給自己找個台階下。我卻不適其然的開口:“我想想!”

“啊?”他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說我想想!”我倒是很淡定的回答他。

於是,我們就這樣一直尷尬的站在原地,誰也沒有開口打破這場僵局。

“毛隱,許明簡,你們真的在這兒呀!”秦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我聽見她的聲音,竟不免有一種解脫了的欣喜。

她急急忙忙的跑到我們麵前,拉起我的手就說:“我還以為你去了哪兒呢?怎麽都不說一聲啊,還好我遇見了黎家彬,是他告訴我你們來這兒了呢!”

黎家彬?嗬,怎麽又是他?我不免在心中默默的鄙視了一下。

“既然秦鈺來了,那你們就先回去!毛隱,先不要著急給我答複,你想好再說。”他溫柔的看著我,不免引起了秦鈺的一陣牢騷。

走在路上,秦鈺八卦的問著我班長要我給什麽答複。我無奈的翻著白眼,就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她。

“天哪!毛隱,班長班長哎!”她簡直要比我還激動。

“班長又怎麽了?還不照樣是人!”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她推了我一下,又問道:“那你怎麽還不答應?要我說,就上了他,上……”

她說到一半突然就不說了,我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李瑢正站在路口等著她。他的眼神有些暗淡,但在見到秦鈺之後,又恢複了那種自信的光亮。

“你怎麽來了?”秦鈺走上前去對李瑢說道。

“來找你啊,我的秦鈺。”李瑢微笑著伸出手來拉秦鈺。

我輕咳了一下,說:“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倆好好聊聊。”

“哎,毛隱,你怎麽走啦?”秦鈺想要挽住我,卻被我靈巧的閃開。

“哼,剛才是誰想要說上的,現在人不就站在你的麵前,還害羞個啥?”我戲謔的調侃著他倆,果然看見了兩個大大的“紅蘋果”。

我繼續落寞的一個人向前走著。昏黃的路燈照在我的身上,拉長了我的影子。

“毛隱。”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

我回過頭去,看見了那個站在路燈下的修長的身影。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呢!

“黎家彬,你怎麽在這裏?”我沒好氣的問他。

他邪惡的挑了挑眉說:“要是我不出現在這裏,就快看到一個淚人了!”

我腦子轉了轉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淚人是我。我連忙指著他,不顧形象的大聲罵道:“你才淚人,我看你就是個雷人!豬頭!”

他倒也沒有生氣,邁著長腿走到我的麵前。

“你答應他了?”他的語氣開始變得有些嚴肅。

“他?許明簡嗎?”我問道。

他沒有急著回答我,而是眯起眼睛仔細的打量著我。“真不知道許明簡是怎麽看上你這種三無小姐的。”他好半天才冒出這樣一句話,活生生就氣著我了。

“關你毛事!我有我的個性,你管得著嗎?”我推了他一把,他沒有防備,一個釀蹌好險就摔倒了。

我沒有再看他,而是轉身繼續往前走。

很多年以後,當他再回憶起這個場景的時候,沒有哪一次不說我當時就像個野蠻人一樣。而我隻是臉紅著推開了他,什麽話也沒有辯駁。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毛隱,毛隱,你在想些什麽?”秦鈺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我胡亂抹了一下眼睛,對她說:“沒有啊!”

“你是不是還在想昨晚的事?”她狐疑的看著我。

我不好反駁,隻好點了點頭。

“你,真的喜歡許明簡嗎?”她問我。

“我不知道,我現在真的好亂,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我對她說。

她也沒有再追問我什麽,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們都需要時間來麵對眼前這些解決不了的問題。

“隻是,我怕……”她停頓了一下,沒有繼續往下說。

“怕什麽?”我疑惑的問。

她看著我說:“你難道就不擔心……千素鳶嗎?”

“戚,這有什麽好擔心的?她和許明簡都已經過去了。你不覺得那她來威脅我很幼稚嗎?”我反問她。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聽我說……”她慌忙解釋。

我止住了她即將喋喋不休的長篇大論,扳過她的肩膀說:“哎呀!你要相信你的朋友我啦,我不會那麽容易就被打倒的。”

她望著我,說:“但願如此!”

我歎了口氣,也沒有再說什麽了。

其實未來還有許多未知的東西等待著我們前進的腳步,等待著我們的探索。有的時候,未知的東西,甚至是比已知的要更加恐怖。

我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接下來要發生的各種事情。不管它是災禍,是希望,還是別的什麽因素也好,我都希望自己能夠有足夠的勇氣去麵對它的挑戰。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越挫越勇,越是失敗,才能激起人類未知的強大動力!

我不怕苦難,我不怕困難,我隻怕我沒有,麵對失敗的勇氣。

有的時候,即使是希望離自己不過咫尺之距,但卻還是沒有緊握它的勇氣。是我缺少的信念,還是我遺失的夢想?

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嗬,人生不就是那麽迷茫嗎?

你覺得呢?...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