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倫也真是夠臉皮厚的,打壓淩寒的同時不忘給自己的臉上貼金,將宙天皇朝退兵的功勞攬在了自己頭上。

事實上,幾乎沒有人知道亂星女皇親自出手了,因此金獅國、或者說宙天皇朝突然退兵,隻能歸結為秘密外泄,不敢再戰下去,否則兩大皇朝全麵開戰,隻會便宜了碧落皇朝。

這麽一算的話,趙倫還真是立了大功,因為突擊隊全員盡沒,隻有他逃了回來,並揭發了金獅國中有宙天皇朝強者的事實。

原本是一場華麗麗的失敗,一次不知敵人深淺、底細就發動突襲的魯莽行動,可到了趙倫嘴裏卻成了大功勞,此人的厚臉皮也確實厲害。

“淩寒,你可有什麽話說?”南門揚向淩寒問道。

淩寒微微一笑,道:“正如趙倫所說,我隻是一個小小的中極位,誰也沒有將我放在眼裏,那我脫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我還想問趙世子一句,明知道我隻是中極位,為什麽將我選進突擊隊?”

“這——”趙倫一怔,沒想到淩寒會當眾問出來。

他能說我想要公報私仇,借敵人的力量將你抹除嗎?這話要是說出來,他也休想有好果子吃,不說會被帝國處罰,以後還有哪個士兵敢跟著他混,不怕哪一天被他坑了嗎?

“淩寒,你休要扯開話題!”趙倫連忙道,這怎麽能夠被淩寒主導了走勢呢?這是審判他是否投敵,扯到自己身上幹嘛?

“嗯,休想扯開話題。”古天初點頭道,他自然是偏幫趙倫的。

“淩寒,莫要再口綻蓮花,這裏有許多人證在,可以證明你當日確實被虜,所以不要再死不承認了。”孔成和冷然說道。

“哦,那我倒要聽聽,我是怎麽被虜的。”淩寒笑道。

“傳證人!”孔成和露出不悅之色,這小子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一名名年輕人走進了公審場地,正是當初加入突擊隊的學院弟子,後來被虜,還好亂星女皇出手得快,否則這當兒估計還在囚籠裏關著呢。

趙倫目光掃過,不由露出一絲訝然之色,因為他隻找了十幾個“證人”,可現在卻是快要三十個了。

多出來的幾個又是什麽鬼?

“我是寧子明。”“我叫明樂人。”“我是卜星。”“我是……”這些人一一報上自己的姓名,不過有些人隻要聯想一下他們家世,便能發現他們的長輩不是沙大將軍的手下,就是趙大將軍的嫡係。

趙倫瞬間明白過來,原來沙原在這件事情上與他是同一個戰壕的。

嘿嘿,真是沒有想到。

不過兩大將軍之子聯手,這還整不死一個小小的外來小子,那真是見鬼了。

“我親眼看到,淩寒與我們一起被虜,我還與他關在一個牢房中。”

“才隻是半天而已,淩寒就被提審,然後再也沒有回來!”

“若非叛節,他又怎麽可能逃出敵人之手,回到營地?”

“虧得趙世子將情報帶回去,迫得金獅國和宙天皇朝退兵,否則有淩寒這個叛徒做為內應,不知道要給帝國造成多大的損失!”

這些人都是口口聲聲,睜著眼睛說瞎話。

所謂眾口鑠金,這麽多人一起指證淩寒,不明真相的群眾應該相信誰?

當然是相信人多的一方!

“叛徒!”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先叫了一聲。

“叛徒!”更多的人叫了起來,頓時形成了排山倒海之勢,便是厲薇薇、季雲兒等人相信淩寒,可反對聲也是瞬間就消失在了這些憤怒的呐喊之中。

水雁玉雙拳緊握,隻要淩寒進入一次黑塔,就能證明他根本不可能被敵人俘虜,可曝露了他擁有空間神器的秘密,那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向他出手。

他現在雖然天賦妖孽,可畢竟層次太低,左相、七大將等強者都不可能注意到他,可一旦曝露空間神器的秘密,恐怕連女皇陛下都會心動。

這是兩難之擇,要麽被打上叛國的標簽,要麽被眾多強者盯上,哪一個選項都是糟糕之極。

為什麽女皇大人還不來解圍?難道在陛下的眼裏,這樣的小事根本不值得她關注嗎?

“淩寒,你還有什麽話可說?”孔成和森然說道。

“無話可說。”淩寒搖頭。

“那你是認罪了?”古天初接口道。

淩寒一邊搖頭,一邊道:“跟這群傻鳥實在無話可說,一個個睜著眼睛說瞎話,根本沒有交流的空間。”

“你!”

“叛徒,還敢狡辯!”

“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還敢囂張!”

這些證人都是義憤填膺,居然被當眾說成是傻鳥。

淩寒淡淡道:“人在做,天在看,問問你們的武道之心,這麽做,能心安嗎?”這話,他以七殺鎮魂術喝了出來,隻抵靈魂深處,隻是不再具有殺傷力罷了。

頓時,這些證人都是臉色發白,他們的內心受到了拷問,靈魂都在顫抖。

“淩寒,你還敢威脅證人!”趙倫森然說道,轟,他身後揚動起一道紅日,日月境的氣息毫無保留地散發出來,向著淩寒壓迫而去。

淩寒不由一滯,他甚至可以無懼恒河境的氣勢,但氣勢和氣息卻是兩回事,現在這氣息可是實打實的壓力。

整整一個大境界的壓製,這是任何一個天才都不可能是彌補的差距,淩寒立刻流出了汗水,卡卡卡,神骨作響,臉色瞬間漲得通紅。

“趙世子,你這是在逼供嗎?”他絲毫不屈,隻是冷冷問道。

“在這麽多的人證麵前,你還矢口狡辯,對你這樣的人,逼供又如何?”趙倫冷笑道。

“趙倫,你過了!”厲薇薇忍不住站了起來。

“四小姐,得罪了!”向承允立刻出手,一掌拂過,厲薇薇頓時張口難言,這是大圓滿對於小極位的完全壓製。

左相大人有令,讓厲薇薇盡可能保持與淩寒的距離,這對於向承允來說真是個喜訊,因此他非常樂得做這樣的惡人,反正他也知道,厲薇薇是絕不可能看上他的,被對方恨就恨吧,隻要他能夠抱住左相大人的腿就行了。

“淩寒,都到了這一步,你還不肯招供的話,那隻能大刑伺候了!”南門揚森然說道。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