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元勝臉色一變再變,再終化為一聲長長的歎息,道:“此人雖然有些驕傲,在丹道上卻有著相當的天份,老夫本想送他一場機緣,沒想到唉!”

他向著淩寒拱了拱手,道:“寒少,請莫要放在心上。”

淩寒淡淡一笑,道:“沒事。”這次看在了付元勝的麵子上,他不想深究,但下次那何林再敢囂張的話,他絕對會打落對方滿嘴的牙!

“那就開始了!”

付元勝已經取來了淩寒所需要的藥材,淩寒也將那株乙星草取了出來。

這裏都是玄級丹師,又怎麽可能認不出乙星草,有幾個人頓時露出惱怒之色居然要他們觀摩一個小輩煉製提神丹,簡直是在汙辱他們!

隻是他們可沒有一個玄級上品丹師的老子,因此縱使對付元勝有些不滿也不敢說出來,隻是臉上的表情自然難看了。

諸禾心和張未山看在眼裏,都有種想要拿出兵器將他們趕出去的衝動,居然敢懷疑寒少?而張未山還有些羞慚,因為當初他也曾懷疑過淩寒。

淩寒哪會在意別人是怎麽想的,以他丹道帝王的身份還需要其他丹師的敬畏嗎?

他拿起丹爐,開始向著裏麵丟起了藥材來。

“這小子究竟會不會煉丹,怎麽可以一次放入那麽多的藥材?”

“不錯,煉丹的第一步就是提純,而不同的藥材對於提純的溫度都是不一樣的,放在一起隻會全部損壞。”

“算了,權當是浪費點時間吧。”

有幾句丹師忍不住竊竊私語,不是他們不相信付元勝,而是淩寒實在年輕,而且也實在太過亂來。

別說他們,就是付元勝、諸禾心和張未山都是十分震驚,因為將藥材提純這是煉丹的第一步,也是極重要的一步,難道淩寒一出手就要搞砸了不成?

可惜李思蟬沒在,她可是見過淩寒完完整整的煉丹過程,提純什麽的那真是小意思。

在放進了七味藥材後,淩寒雙手一振,皆有火焰湧出,他的身形繞著丹爐遊動起來,一掌一掌地拍出,打在了丹爐之上。

嗡、嗡、嗡,嗵、嗵、嗵。

丹爐之中立刻有熱氣衝出,藥香味也跟著飄了出來。

“什麽!”在場的所有丹師莫不在同一時間瞪大了雙眼,臉上露出無法相信的表情,個個都跟見了鬼似的。

“師父,你們怎麽了?”戚瞻台不解地問道,她才剛剛進入丹道界,還隻是學了點理論知識,渾不知道有什麽好驚訝的。

“天哪,七種藥材竟真能同時提純,我這是在做夢嗎?”張未山還沒有回答,便聽一人先驚呼了出來。

“這七種藥材需要不同的溫度來提純,原本是不可能一起煉製的,可這小子用了一種奇妙的手法,好像將一隻丹爐分成了七個,每一部份的溫度都不相同,使得七種藥材可以同時提純。”

“厲害!”

這些人慢慢緩過了神來,臉上都是不掩激賞之色。

“不過,這好像沒有太大的意義。”過了一會,一名丹師有些躊躇地說道,畢竟他可做不到,因此評斷起來也有些理不直、氣不壯。

“確實!”連付元勝都是點頭,“將七種藥材同時提純,這樣的能力雖然驚人,可將藥材分別提純,也隻是多耗費一些時間罷了。”

他中肯地評價道。

這就是所謂的華而不實,因為同時提純七種藥材,隻要一個失誤那可要同時浪費七份藥材。

“不對!”付元勝突然搖頭,瞳孔驀然放大,“這藥香味怎麽如此濃鬱?”

被他這麽一提醒,其他人也是恍然大悟,露出驚訝之色。

身為玄級丹師,藥材提純這一環他們不知道做過多少回了,常用的那些藥材真是熟稔於心。可聞著這些藥香味兒,明顯就與他們提純出來的不同。

藥香越是濃鬱,代表著提取出來的藥材精華就越是純粹,等會煉丹的時候就越是成功率高。

很簡單,雜質少,幹擾就小嘛。

但問題是,對於他們這些玄級丹師來說,提純這一環已經做到了極致,已經不可能再有一絲一毫的進步了,為什麽淩寒提取出來的藥材精華就比他們的純淨呢?

“難道,這就是因為七種藥材一起提純的關係?”

“隻能這麽理解了!”

“對了,我聽一位前輩說過,在上古時期有丹道大能就是同時提純多種藥材,利用材料之間的互相作用,可以使得提取出來的藥材更加純粹。”

“難道這竟是真的?”

“嘶!”

這下所有人都是不淡定了,藥材提純得快點慢點,這沒什麽,誰都不在乎那麽點時間。可能夠提升藥材的純度,這就驚人了,擁有巨大無比的價值。

他們莫不暗叫可惜,因為之前都認為這沒有什麽意義,他們錯過了淩寒許多的手法。還好,淩寒身邊還有許多藥材,顯然還會繼續。

九人瞪大了雙眼,不敢錯過淩寒任何一個動作。

戚瞻台則是無聊起來,但這裏的大人物太多,她連喘氣都是不敢大聲。

淩寒心無旁騖,將所有的藥材一一提純完畢,便開始煉製起了乙星丹。

他用的這套手法叫做“四象印”,在控火方麵有著極好的效果,在前世的時候,這門控法手法也是相當不俗的,在丹道界廣為流傳。

因為前世便是一名丹師,淩寒也不忍見丹道凋零,因此他並不介意適當地傳授一些丹道知識,提升今世的丹道水平。

他一邊煉製丹藥,一邊講解著四象印的關鍵。

包括付元勝在內,每一名丹師都是如同初學者一樣,認真聆聽,臉上則滿是敬畏之色,這要讓外人看到了絕對會瘋掉可以說雨國最牛逼的丹師都在這了,卻在認真觀摩一個小年輕煉丹。

學無長幼,能者為師!

當淩寒將乙星丹煉製出來後,九名丹師都是沉浸在四象印的手法中不能自拔,一個個都是盤坐於地,一會露出思索之色,一會伸出手虛拍,都是在盡可能地消化剛才淩寒的講解。

“走了,吃肉去!”淩寒微微一笑,抱起了虎妞,臉上則有著滿意之色,這次他煉製出來了七顆乙星丹,可以讓他的神識增長不少。

虎妞頓時開心起來,吃是她最喜歡的。

“我也去!”戚瞻台連忙說道,她真是太無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