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已經過去了六年多。

在此期間,有大能到步,探查情況,甚至還有兩位聖人親臨,分別是石皇之父和北皇的師父,但他們都沒有現什麽異常。

——古怪之處應該在那口古棺上,不過現在古棺已經崩碎了,哪怕聖人也不可能從中抽取出什麽線索來。

因此,眾強者殞落之後,這裏曾經熱鬧了一陣,但很快又歸於了平靜。

現在,又回到了兩界戰場正常的節奏,殺殺人、建建功勳,順便再揀些界靈石。

淩寒信步而行,在這裏他已經沒有什麽對手了,恒河境不出,以他現在實力就是幹星辰境大極位巔峰都是沒有什麽問題。

一路無話,他回到了狼牙城,結算了一下功勳,又把大量的丹藥拿出來出售,全部用來換取八階神鐵。

隻是八階神鐵真得很貴,別人都隻需要巴掌大、最多人頭大一塊就夠了,足以打造出任何想要的神兵。可淩寒呢?仙魔劍吞噬起來完全不客氣,那叫一個海量。

養了個爺啊!

還好,黑鐵現在打開了第五層,五行俱全,初步形成了一個世界,能夠緩慢但大量地生出各種材料,隻要給淩寒時間,他還是可以將仙魔劍提升到仙級。

至於這時間嘛,也許是幾萬年、也許是幾億年,連小塔也無法說清楚黑塔現在到底能夠運轉到什麽地步,因為黑塔還是處在重創狀態,遠沒有恢複到巔峰。

淩寒不管這麽多,讓仙魔劍吞噬了所有神鐵後,他去悼念了一下紫月神女。不過,讓他驚喜的是,紫月神女居然沒死!

原來,當初紫月神女隻是送出了一縷神念進入地下深淵,雖然那道神念被摧毀了,讓她受到了一定的傷害,但比起其他恒河境強者來,她的結果卻是好了許多。

淩寒沒有資格去拜見紫月神女,得知消息後,他大笑三聲,開始返回大赤陽帝朝。

突破星辰境後,淩寒的度當然更加快了,而且能夠飛行讓他可以無視地形障礙,更加適合長途趕路。隻是十天之後,他就來到了天劍宮的山門前。

第一站選擇天劍宮,那是因為他的徒弟江躍楓便在這裏。

天劍宮,其實是一座城。

這座城便叫天劍城,而天劍宮則是占據了整個城市三分之二的區域,剩下的則是天劍宮的附屬,比如各種酒樓、各種客棧,還有依附於此而生的人。

天劍城很大,別看天劍宮隻是日月境的勢力,但大赤陽帝朝也太大太大了,日月境勢力也能占據相當大的地盤,而五大宗都是相距不遠,地盤相連,互為犄角。

淩寒也不急,一個人就那麽走著,來到了天劍宮的大門前。

說是大門,但其實隻是一個弧形的拱圈,並沒有門戶,顯得非常大氣。

不過,沒門並不代表誰都可以進去,大門口站著八名弟子充當門衛,一個個都是手握兵器,挺胸收腹,用睥睨的眼神掃視著來來往往的人,顯得高高在上。

在天劍城,天劍宮就是至高無上的神靈。

這八人都是破虛境,放到小世界去的話,這簡直就是嚇死人的配置,堂堂破虛境強者居然淪為門衛?可在神界就太正常了,甚至,這還顯得相當地寒酸,像亂星女皇的親衛隊那可都是山河境,侍衛長更是星辰境強者。

淩寒收斂了氣息,沒有第一時間曝露身份和顯露殺氣,他要看看江躍楓生了多少變化,是不是需要收回對方的道行。

“站住!”見淩寒走了過來,八大弟子同時喝斥道,不過淩寒雖然收斂了大部份氣息,可堂堂星辰境強者,哪怕隻是泄露出一丁點的氣息都是無比可怕,讓這八名弟子不敢造次,否則早就將刀劍拔出相向了。

淩寒微笑,道:“我要見江躍楓。”

“閣下認識江祖師?”一名弟子問道,他似乎是八人之。

淩寒想了想,道:“也算是故人吧。”

那八名弟子頓時露出敬畏之色,江躍楓乃是天劍宮的天才,雖然是從一個小世界來的,但隻用了一萬年不到就踏進了日月境,成為天劍宗中流砥柱級別的存在。

這是一個傳奇和勵誌的故事,激勵著每一名弟子都是奮圖強,試圖成為第二個江躍楓。

因此,淩寒說是江躍楓的故人時,這些弟子當然就露出了敬畏之色。

“敢問閣下如何稱呼,也好讓晚輩向江祖師稟報。”那為的弟子問道。

“韓林。”淩寒笑道。

“請閣下稍候。”那名弟子讓剩下七人好好招待淩寒,自己則是轉身便行,向著宮中快步走去。這要是得到江祖師的賞識,指點一兩招功法,那不是天大的機緣。

他屁顛屁顛地跑了,剩下的七人則是滿臉的羨慕之色。

過了好一會,隻見那名弟子從遠處過來,邊上則是跟著一名紅衣少女,貌美如花,皮膚雪白,黑色的長披在肩上,一雙大眼睛透著古靈精怪。

兩人很快就走到了近處,還沒等那名弟子開始,紅衣少女便繞著淩寒轉了一圈,上下打量著,道:“聽說,你是我爹的故人?”

咦,這是江躍楓的女兒?

淩寒含笑,照這麽說此女就是他的徒孫了。嘶,他兒子還沒有這妞大,可他居然就成祖師爺了,有些別扭。他淡淡道:“不錯。”

“可是,為什麽我從來沒有聽爹爹說過,有一個姓韓的故友嗎?”少女反綁著雙手,繞到了淩寒的身後,然後突然將腦袋探了出來,“你是不是在說謊,其實根本不認識我爹爹?”

淩寒想了想,突然雙手一折,運轉出了一式掌法。

這是他曾經傳給四個徒弟的,乃是他從一個古跡中所得,當初得到的過程非常艱辛,因此師徒五人都花了很大心力在這記掌法上,而整個天底下估計也隻有他們師徒五人會。

雖然這放在神界不算什麽強大的武技,可如果江躍楓心中還有他這麽一個師父,肯定會傳給女兒,這已經出了武技的範圍,而是一種記念。

“咦,你怎麽會寒風掌的?”紅衣少女十分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