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可問題是,這裏的山風太冽凜了,極大的壓製了他們的修為,如此一來,擁有太初石的女皇大人就太威武了,怎麽贏得了她?

不是他們不強,實在是這裏環境太偏幫女皇大www..lā●⌒其中一兩個也正常,說不定人家比較低調呢?

淩寒笑道:“大家都是禁地的兄弟姐妹嘛,來,坐下來好好聊聊。”

胡燦七人都是在心中搖頭,真想塞一句聊你妹回去,可以他們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屑於說這種話。胡燦畢竟是七人中的領袖,便開口道:“既然同是禁地兄弟,什麽時候不能聊?不如等下去我們八石禁地坐坐。”

你敢應嗎?

去了就別回了,任你有天大的秘密都要老老實實地交待出來。

“好啊,等下就去你們那做客,不過,我對八石禁地不熟,不如你們先給我介紹介紹。”淩寒笑道,說白了,他就是想要知道八石禁地的來曆。

這七人很牛逼,很目中無人。

如果沒有強大的實力,這肯定是傻叉的行為,但七人都是恒河境,那就不是傻叉了,而是後台真得很硬很硬。

胡燦針鋒相對,道:“我也沒有聽說過大淩禁地,不如這位兄弟也給我們說道說道。”

兩邊的人都是笑眯眯的,一副十分客氣的模樣。

淩寒心中一動,道:“當初圍攻天河王的人中,該不會有八石禁地的?”否則,這些人怎麽可能“恰好”出現呢?

這還真是歪打正著,他猜對了,但過程卻是完全錯的,但沒有關係,隻要結果對就行了。

胡燦七人臉上微微變色,天河王的秘寶關係太大了,他們現在後悔了,其實應該留一個人回去報訊的。可按當時的情況,誰又願意回去?

——率先進入秘境,肯定能夠得到最大的好處。

不用七人承認,淩寒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了,這七人的實力雖然很強,可顯然沒有在外麵闖蕩太久,城府不深,想什麽都是擺在了臉上。

他心中思忖,當初天河王可是遭到了許多強者的圍攻,而外麵更是有三頭鳳王的屍體,那麽當初圍攻天河王的必然都是聖王級大人物。

都達到了這個地步,他們還有什麽追求?

進仙域,永生不死!

但神界的人怎麽可能知道有仙域的存在?就像星沙大聖、無相聖人,都以為武道巔峰便是聖王,任何人都逃不過天地的最基本規則——生老病死。

所以……隻有一個可能!

淩寒點點頭,道:“你們都是被仙域放逐的吧?”

此話一出,胡燦等人立刻激動了起來。

“放屁,我們怎麽可能是被放逐的?”

“是仙域有幾個勢力叛亂,我們戰敗了,才被迫離開仙域!”

“我們一定會重回仙域,拿回屬於我們的一切!”

這些人紅著眼睛說道,顯然平時一直被灌輸著這樣的理念,才會一提到就熱血衝頭。

淩寒嘿嘿一笑,道:“莫要激動,好好說話。”

“哼,雖然你套出了我們的話,但這對你沒有半點好處!”胡燦冷然看著淩寒,“既然你知道仙域,那應該也是當初大動蕩的受害者。”

這時,他真相信淩寒是什麽大淩禁地的,否則除了禁地之外,誰還會知道有仙域的存在,特別是還道出了當初發生了大動亂。

淩寒還真想將古道一介紹給他們認識認識,那可是直接從仙域出來的人,這些人都得叫一聲老祖吧?那他和古道一也算是名義上的師兄弟,這些人也該叫自己老祖了。

他在心中想著,臉上不禁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讓胡燦七人都是感覺心中毛毛的,渾身不由起了寒意。

淩寒咳嗽一下,道:“你們八石禁地有幾名聖王?”他很好奇一個禁地的實力。

當初有無數人被驅出仙域,有的是整族被逐,這便可能形成了現在的禁地,因為有著完整的武道傳承,可有的卻被滅族,隻有一兩個零星族人才逃到了神界,那就是上古天族的來曆,比如亂星女皇,隻能靠血脈傳承,自然就弱了。

“哼,想要探我們的底?”胡燦冷笑,“不過,告訴你也無妨,我們八石禁地便是在所有禁地都是數一數二的。”

他沒具體說八石禁地共有多少尊聖王,但相信這數量絕不止一個。

淩寒笑道:“這秘境關係重大,所以麻煩你們這些天都乖乖跟著我吧。”

胡燦等人都是臉色難看,之前他們想要軟禁淩寒和亂星女皇,可一轉眼,雙方的位置居然就交換了一下,讓他們情何以堪?

“你想要囚禁我們?”胡靜厲聲道。

“嗬嗬,幹嘛說得這麽難聽呢?”淩寒搖頭笑道,“不過,你們非要這麽認為的話,也可以這麽理解了。”

胡燦臉色一冷,道:“那就隻有一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