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寒很無語,兩大強者非要轟破他的衣物,讓他變成光豬一隻。

關鍵是這一點意義也沒有,偏偏紫河冰雲二人還一副剝光你我就贏了的模樣,讓淩寒簡直哭笑不得。

問題在於,淩寒一點也不想被剝成光豬!

別說這裏還有他的媳婦和柔妖女,就算沒有,他也沒興趣讓對方看得精光。

要脫,你們脫去!

淩寒大怒,那就來吧,不就是扒衣服嘛,以為他不會?

他也展開手段,對著紫河冰雲和洛長風的衣物下手,倒要看看是誰先光。

三大王中王激戰,這場麵自然是壯觀無比,卻是讓柔妖女看得瞠目結舌,滿臉的古怪。

你們……真得是皇者?

沒你們這樣子的啊!

互相對著對方的衣物下手,就好像街頭打架的老娘們、無賴漢,撕啊、扯啊,那叫一個不講究。

這樣真得好嗎?

開啟了撕衣大戰的模式,那便是淩寒也無法幸免。

他的體魄確實強橫,無懼兩大王中王的轟擊,可衣物卻不行。在兩大皇者不惜讓自己受傷都要拚命攻擊的情況下,能不壞得快嗎?

哪怕他身上的衣物是用頂級聖料所織,還融合了某些仙獸的仙翼,但又怎麽抗住得住兩位三斬皇者、仙王術的玩命攻擊?

不過,淩寒固然身上的衣物化成了片片碎,紫河冰雲和洛長風也沒有比他好到哪裏去,身上的衣物同樣破破爛爛的,簡直就跟乞丐一般。

這讓紫河冰雲二人恐懼,因為他們可是知道自己無法對抗這裏的天地火元,一旦血龍甲被爆掉的話,那他們就死定了。

可這也讓他們定了定心,因為淩寒既然如此瘋狂反撲,說明對方也是嚇到了。

那就看誰先撐不住。

我撕!

兩大皇者咬緊牙關,繼續狂撕。

你撕?我不會撕嗎?

淩寒大怒,他可不想當眾露屁屁。

轟,九天火在役火術的操控下化成了劍刃,向著兩大王皇者狂斬,哪怕紫河冰雲二人實力極其強橫也無法護得周全,這可是真正的仙王法,再配上天地本源,牛叉得不要不要的。

“出絕招!”紫河冰雲咬牙道,再要這樣下去,他們甚至可能比淩寒先光光。

這自然不是行的。

洛長風咬了咬牙,猛地對著胸口拍了一記,頓時,他口裏噴出鮮血,卻被他伸指一圈,紛紛飄浮起來,化成了一條遊魚似的。

這些鮮血閃閃光,然後迅蒸,被臂鎧所吸收,然後,原本就金光閃閃的臂鎧就變得更加璀璨,一道道流光溢出,化成了一個複雜無比的符號。

洛長風整個人都是虛弱了好幾分,限於修為,這件臂鎧最多隻能揮出斬塵級別的戰力,可他現在不惜消耗一口精血,卻是將寶具的威力再提升一個檔次。

另一邊,紫河冰雲也是神色肅穆,渾身有一個個符紋亮起,胸口浮出了一把半透明的寶劍。

這是她的空靈仙胎之威!

在她不惜代價地催運之下,她鬢邊都有了好多的白,本源之力大耗,但也終於祭出了空靈神劍。

何為仙胎?

便是擁有一些仙王的手段,可因為境界不達,想要激出來,就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可現在,不是你光就是我光,那兩大皇者自然也不會再有任何的猶豫。

還是你光吧!

“去!”

紫河冰雲二人同時動最強一擊,向著淩寒轟了過去。

嘭!

攻擊湧過,華麗麗的光華頓時將淩寒完全掩蓋,爆閃了至少一息時間,然後才黯淡了下去。

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別開生麵的戰鬥,三大皇都居然為了爆光對手的衣物而拚命,說出去都可能沒人相信,更可能笑掉大牙。

淩寒出現,露出白花花的身體,還有血汙。還好,也因為這些鮮血的關係,淩寒才沒有走光。

畢竟,那可是仙王寶具和仙胎的威,便是淩寒這樣的體魄都是被轟傷了。

紫河冰雲、洛長風都是目瞠口呆,當然不是震驚於淩寒某個部位的壯觀,而是這家夥居然隻是受了點傷,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這裏可是死地啊!

你把血龍甲穿哪了?

兩人都是努力尋找,可怎麽也沒有現有血龍甲的存在。

這可以穿在衣物內,但絕不可能都光屁屁了還是沒有看到。

你、你絕對不是人!

柔妖女則是很想捂臉,雖然淩寒是屁屁對著她,可對於他們這樣的強者來說,神識完全可以當眼睛來用的,神識掃到了,自然也就“看”得清清楚楚。

雖然她是**門的聖女,以媚功見長,可從來沒有和男人生什麽親密接觸,更何況是看到光屁屁和吊而郎當了。

淩寒取出一件衣服,也沒時間穿了,直接係在了腰間,隻要暫時可以遮得住就行。他盯著紫河冰雲二人,火大死了,敢讓他果奔?

“殺!”

淩寒撲出,向著紫河冰雲二人展開了攻擊。

這下,紫河冰雲和洛長風真得扛不住,他們都已經放了大招,現在正是最最虛弱的時候,哪經得起淩寒這樣的含怒反擊?

再說了,淩寒也是針對這二人的衣物,那絕對要比本體更加難以守護。

隻見布片飛舞,紫河冰雲二人也很快步上了淩寒的後塵,變得清潔溜溜。

洛長風還好一點,畢竟是男人,可紫河冰雲卻是快要羞死過去了,當著四個人的麵,而且還有兩個是大男人,她身上的衣物全是一個個洞,春光泄得一塌糊塗。

然而,她需要擔心的可遠不止這個。

她把血龍甲穿在了裏麵,因為她要漂亮,血龍甲穿在外麵比較影響美觀,可不管是當外甲還是內甲穿,現在這副甲衣布滿了創洞,護身之效已是要消失了。

她可以分明地感應到,有煞氣在身周盤旋,在創洞處蠢蠢欲動,但因為血龍甲還有點效果,她暫時還能支持,可時間絕對有限。

撤!

紫河冰雲毫無遲疑,立刻轉身就走。

若是連性命都沒了,要天道玉幹嘛?報仇,那也得留著性命。

她極度自我,根本不在意洛長風的死活,走得毅然決然,好像剛才並非兩人在聯手戰鬥似的。

“哼!”淩寒豈會如她之願,這次就算不殺洛長風,他也要手刃紫河冰雲,這個心性毒辣的妖女不除,他心中永遠難以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