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divstyle="color:#f00">熱門推薦:

在淩寒麵前,嚴仙路也不得不承認世間有比他更加妖孽的存在。★

武道天賦比他高、戰力比他強、在丹道上更有成為大師的潛力,現在在陣道上也是甩開了他一大截,世間怎麽可能有這樣的全能之人?

有淩寒和女皇的帶領,他們遇到岔路口都不停的,這自然讓他們的度大增,又是兩個月後,他們的前方再次出現了人影,但這一回,人數極多。

舒雅蓉以及廣隆天的幸存者,比如柳傑兄妹等人。

現淩寒四人追了過來,舒雅蓉不由地美目微微一縮,是得有些吃驚。

她篤定淩寒他們需要花上極長的時間在大道真解上,可現在居然被他們趕上了,這意味著什麽?

對方破解這陣法的度遠遠要過自己。

她心中驚駭,別人不知道,她自己當然清楚,前世乃是七重天的仙王,因為活得時間太長太長,她對於世間諸道都有很深的研究。

可現在居然不如一個小小的斬塵!

“哼!”看到淩寒四人,廣隆天的諸人都是露出不善的表情。

被紀無名屠戮過一半的人,還有些人則是走入了岔路,沒能等到舒雅蓉趕到並跟隨,現在廣隆天一共才七個人,顯得十分冷清。

“哼什麽哼?”虎妞瞪眼,“誰不服,來打架啊!”

沒有人接口,虎妞的凶悍已是深入人心,也就舒雅蓉可以匹敵,其他人還是算了。

雙方都沒有交流,很快就來到了前方的岔路口。

廣隆天的一行人都是停了下來,以舒雅蓉為展開了推算,找出正確的道路來。可淩寒四人卻是停也不停,直接選了一條路。

靠!

舒雅蓉七人都是驚了個呆,這是什麽情況?難道你們已經找到了正確的路?不可能吧,看上一眼就知道了,這是什麽推算能力?

“跟上!”舒雅蓉立刻說道,哪怕這是一條錯誤的路,他們也能立刻退回來,仙人的記憶力當然不用懷疑。

他們展開身法,快步跟上。

一天之後,前方出現了新的岔路口。

以仙人的眼力,隻要掃上一眼就能數得清楚,這裏一共有多少條岔路。而這數量,恰好比前一個岔路口多一個。

也就是說,這是一條正確的路!

蒙對的?

這也太巧了,而且他們一路過來都靠蒙嗎?

太嚇人了,這是怎樣的怪物?

不過,既然如此的話,就跟著他們好了。

廣隆天的人都是這麽想道,剛好可以給他們節省一點時間。

連續經過幾次岔路,舒雅蓉七人都是緊緊地淩寒四人的後麵,坐享其成。

“喂,你們老是跟著我們做什麽?”虎妞不滿了。

“這路又不是你家開的,難道還不讓別人走嗎?”有帝者說道,自然是不肯承認他們的取巧行為。

“行啊。”淩寒點點頭,待來到下一個岔路口的時候,他停下腳步,“你們先請。”

舒雅蓉七人麵麵相覷,請什麽請啊。

可他們自然也沒有認慫的道理,也不理會,就在那裏開始推算了起來。

淩寒嗤然一笑,起步便行。

舒雅蓉七人一見,連忙也跟了上去,一點也不臉紅。

“太無恥了!”虎妞哇哇大叫。

淩寒笑了笑,向虎妞道:“別急,看我的。”

待來到下一個岔路口的時候,淩寒突然將女皇等人都是抓了起來,然後展開身法,竟是化成了四道影子,分別向著一道岔道奔去。

“啊!”舒雅蓉七人頓時戛然止步,不知道該跟著哪一道身形走。

怎麽可能,淩寒隻是五斬,雖然境界可比陽魂,戰力碾壓陰魂,連地魂也能勉強碰碰,但畢竟不是分魂境。也隻有分魂了,才能分出神魂,形成分身,讓人根本無法分辯真偽。

太古怪了。

他們卻不知道,淩寒動用了黑塔的時光之力,加在自己身上,在對方看來隻是尋常的一瞬間,可淩寒卻是多出了幾百倍的時間,分別奔馳在四條岔路上,好像多了三個身體似的。

怎麽辦?將人分開嗎?

可淩寒再來一次怎麽辦,七個人分成四組,每組就隻剩兩個都不到,下一次還怎麽拆分?

“算了,我們還是自己推衍吧。”

他們老老實實地開始自己動腦。

前方,淩寒露出一抹笑容,跟他玩?

又走了十幾天,前方突然豁然開朗,再沒有了無數的岔路,隻剩下一條康莊大道,盡頭則是一座巍峨的宮殿。

四人走了過去,卻現這座宮殿早已經名存實亡,隻剩下一個空殼,而且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

昔年,這是一座華麗的建築,巨大的驚人,可現在連根雜草都是不生,隻剩下光禿禿的石頭。在一片巨大的廣場上,樹著一塊巨型石碑,上麵密布著各種字符。

一個五短身材的男子正站在石碑的麵前,頭蒼白,仰看著這塊石碑,神情有些專注。

不過,當淩寒四人出現時,這男子立刻轉過了身來,不是唐明龍又是何人?

他沒有去左邊的山峰,而是直接來到了這裏。

如果淩寒知道他曾經與紀無名幹了一場,便會猜到對方沒有去左峰是因為紀無名的關係,但現在卻是有些奇怪,為什麽對方先來了這裏。

要知道從入口進來的話,距離左峰其實是最近的,中峰雖然在山穀的中間,卻並非直對著入穀的通道。

“真沒有想到,居然是你們第一個來到這裏。”唐明龍十分感慨地道,他清楚地知道舒雅蓉的來頭,一名轉世的仙王居然還比不過幾個後輩,讓他詫異。

淩寒淡淡一笑,並沒有理會。

人不犯我,他也懶得犯人。

他走了過去,然後看向石碑。

“滅天九劍!”

立刻,石碑上有四個大字衝了出來,化成四道光,不,四道劍氣向著淩寒斬了過去。

嘭!

淩寒舉起手臂相擋,吱,他整個人被劍氣推著倒退,騰騰騰,連退了幾百步後才停了下來。

在這裏看,石碑上的字符頓時變得模糊起來,隻能知道上麵寫著字符。

“滅天九劍?”淩寒站定,露出一抹笑容,“意思是,不能站到近前,便沒有資格修習這套劍法嗎?”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