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寒倒真是希望這位二哥收獲一位紅顏知已。

雖然雨皇當初有三宮六院,可當他進入古界之後便放下了兒女私情,一心隻有武道。

在淩寒看來,這樣太無趣了。

是的,現在可以不斷地攀登武道高峰,但哪一天攀不可攀時呢?那人生還有什麽樂趣?

有紅顏相陪就不一樣了。

隻是雨皇太霸氣了,也太有主張了,肯聽別人勸嗎?

淩寒在心中歎了一聲,身形一縱,躍過了龍門。

頓時,他感覺一股至高的力量包裹過來,讓他的形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化龍。

事實上,仙人可以任何變化形態,變成龍形一點難度也沒有。但現在他可不是普通地擁有龍形而已,而是有一股股龍氣在向他的體內湧動。

龍氣不斷滋養著他的身體,向著更加強橫的方向發展,還化成了一枚枚符文,傳遞天地之念。

“化龍訣!”

淩寒的識海中莫名閃過了三個字。

“這龍氣中包含著一門功法,名為化龍訣,修成之後,可以讓人化龍!當然,這化龍隻是一種泛指,並不是讓人真正得變成龍,而是擁有和龍一樣的實力。”

“到時候如果人人如龍,那麽黑暗勢力打過來,我們也可以將他們趕回去。”

“嘶,這回天地真是下了血本,居然傳下了這樣的功法!”

淩寒並沒有對化龍術太過重視,他修煉的可是不滅天經,淩駕於天地大道之上,乃是世間最強大的法。但龍氣灌體,還是給了他很大的好處。

“而且,化龍訣煉到最高境界,可以在體內修出仙龍之氣,一道便相當於一頭仙龍的全力一擊。隻是龍氣太難修了,而且打出就沒了,需要重修積累。”

“另外,龍氣的極限數量還要受丹田空間的限製,不可能一直累積下去。”

“一般來說,一重天仙王可以修出一道龍氣,五重天是五道,九重天則是九道。”淩寒讀取著化龍訣的信息,緩緩點頭。

化龍訣對他來說並不是意義很大,但最後修出的龍氣不錯,可以增加爆發力。

他的身體在天空中騰舞,根本指揮不了,龍氣入體,在全麵提升著淩寒的體質,但事實上這個提升並不是很大,因為淩寒已經將每個境界修到了完美的地步,龍氣起到的作用極微。

反倒是他體內的九道天地本源卻是變得活潑潑起來,貪婪地吸收著這些龍氣。

它們是天地蘊育,自然也依賴於天地,這龍氣隻是擁有龍形而已,事實上卻是天地的本源之力,自然對天地本源的壯大極是有利。

對於女皇、虎妞來說,龍氣這麽一灌體可能提升她們一倍甚至兩倍的實力,可對於淩寒來說,能夠提升百分之一就已經不錯了。

然而,他已經把戰力打磨到分魂的極致,在這個極限上別說提升百分之一,就算隻是萬分之一都是艱難無比,這麽一比,就可以看出天地之力的偉大了。

他從天空中落下,當停在一塊平地上的時候,龍氣也被完全吸收。

“死!”一道攻擊已是打了過來。

淩寒一看,居然是湛飛!

他手中執著一根銀槍,此時每一塊符文都已經閃閃發光,向著淩寒挑刺而來。

之前淩寒阻他們殺人,現在他們則要將淩寒轟殺。

另一邊,雨皇也已經與馮興仁五人戰了起來,但以一敵五自然落在了下風,還好女皇和虎妞及時出手,敵住了四人,讓雨皇與馮興仁單挑。

這時候就能看出雨皇的可怕了,哪怕他比馮興仁低了一個小境界,而且對方還是堂堂帝者,可他還是能夠與對方拚個平手,戰力強得逆天。

程子心、富周、嚴仙路都是看得目瞪口呆,難怪對方可以做淩寒的二哥,這戰力真是驚人。

便是安然也忘了出手,她隻知道雨皇很強,但大家境界都被壓縮,妖孽程度也被壓縮了,現在才知道原來雨皇強到了這份上。

淩寒眉頭一皺,向著湛飛看了一眼,然後漫不經心地一拳轟出。

噗!

湛飛頓時被一拳打爆,化成了漫天的血雨。

程子心三人原本都已經目瞪口呆了,現在更是頭皮一陣陣地發麻。

湛飛與他們可是齊名的,甚至還要強大一些,可在淩寒麵前卻是被一拳打爆的份,這實力差距有多大?他們居然還說要與淩寒切磋,這簡直就是搞笑。

難怪異對淩寒推崇備至,原來如此!若非親眼所見,他們又怎麽能夠想像,天魂境竟可以這樣得強。

盂蘭風華也是瞳孔微微收縮,這樣的天魂境也太可怕了,一擊就秒殺了同境界的帝者!他捫心自問,將他打回天魂境的話,他是絕不可能做到的。

正是如此,他的殺意也是一發而不可收拾,這時候不將淩寒幹掉,那麽等對方邁進仙府的話,他恐怕也隻有敗亡的份。

不知不覺間,他的腳步已經挪動了起來。

“哈哈哈哈!”一聲長笑傳來,嘭,隻見一人從天空中落下,可怕的氣勢湧出,讓人從心底生起寒意。

淩寒目光掃過,不由地瞳孔收縮:“紀無名!”

這裏已經沒有了境界壓製,紀無名肆無忌憚地張揚著他的氣勢,明明隻是天魂境而已,卻是比仙王還要霸氣。

紀無名滿臉的邪氣,他在眾人的身上掃過一圈:“不錯不錯,身上還有大量的天地源力,給你們也是浪費,都貢獻給我吧!”

他悍然出手,根本不在乎對方是誰,直接將人轟殺,然後生生吞噬。

這麽一來,他自然成了公敵。

——殺人、食屍,這是什麽?

“一起出手,滅了他。”有的人大叫,並鼓動別人一起出手,有的人則是轉身就走,這樣的戰鬥就算贏了又如何,沒有半點好處。

淩寒也連忙出手,將諸女都是收進了黑塔,麵對紀無名,他也隻有對抗的把握,而不認為還能保護住諸女——反過來也一樣,紀無名也不可能在淩寒的攻擊保住某個人或是某些人的性命。

紀無名出手如電,身形一顫,體內湧出了九個分魂,大開殺戒。

果然,他也修出了九分魂!

現在的紀無名,修為可比仙府一秘,而戰力更是直飆四秘巔峰,可怕無比。

“走走走,全部走!”淩寒將諸女收進黑塔之後,沒了後顧之憂,便轉而向著紀無名奔去,要阻止他亂殺一氣。

隻是他才剛剛一動,便覺一股勁風直襲自己的後腦勺。

出手之人正是盂蘭風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