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淩寒傲揚名,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容還玄的來曆,見他居然敢在中樞殿大開殺戒,莫不又驚又怒。

這小子敢不遵九國共律,在此地公然殺人!

而且,他顯然不是在尋仇,因為那三具屍兵根本就是在亂殺一氣,見人就殺,殺了就吃,讓人又是恐懼又是惡心。

“這些是什麽鬼東西?”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淩寒那麽有見識,見三具明明應該是死人的東西居然還能活蹦亂跳,胃口倍棒,不由都是瞠目,感覺世界觀都要崩壞了。

“難道是血僵屍?”有人顫聲道。

血僵屍本來就是這裏的傳說,如果真得出現了那完全在情理之中。

此言一出,不少人立刻嚇得斷魂。

昔年血僵屍出世,差點把北荒九國都給滅了,最後迫得九位生花境強者聯手,以犧牲自我為代價,將那頭血僵屍給鎮殺。

——要生花境同歸於盡才能殺死啊!

他們何德何能,可以和這樣的存在對抗?

“不對,不對!”但馬上有人不對,“這最強的怪物也隻是靈海境,並非血僵屍!”

“不錯,隻有靈海境而已。”更多的人這三頭屍兵的實力,“一頭靈海境,一頭湧泉境,一頭聚元境。”

“不足為懼!”

眾人漸漸穩下了心來,這裏雖然人來了又走,可這裏怎麽也有十來個靈海境,十個打一個,難道還搞不定嗎?

發現那屍兵不足為懼後,福伯也安下了心來,目光重新盯在了淩寒身上,嘴角露出寒意,道:“小輩,乖乖向我家少主下跪求饒,老夫還能為你求下情,饒你一條狗命。”

“哦,你自己喜歡做人走狗也就算了,居然還一副恥高氣昂的模樣,真是不知道你哪來的優越感!”淩寒搖了搖頭,“我就當自己是救了一條白眼狼吧。”

“放肆!”福伯大怒,終是決定不再戲耍淩寒,而是下狠手殺人。

嘭嘭嘭嘭,可三頭屍兵卻是殺了過來,在那頭靈海境銀甲屍的帶領下,完全是所向披靡,而容還玄也拖著銅棺跟在後麵,也不知道他為什麽要一直帶著這麽沉重的東西。

“哈哈哈哈,這回哪裏跑!”容還玄盯著淩寒,殺氣十足。

這!

戚永夜等人都是冷汗直流,隻覺淩寒也太能招惹是非了。

你個靈海境還沒有搞定,這下又來了一個!

容還玄對著福伯掃了一眼,冷冷道:“給我滾開!”

福伯氣得發抖,區區湧泉五層居然敢開口讓他滾開?你這是哪來的底氣?他冷哼一聲,道:“小輩,你死定了!”

刷,銀甲屍身形一閃,便對著福伯一爪子揮出,隱約可以聞到一股腥臭味。

“屍毒!”福伯驚呼一聲,做為冬月宗的弟子,他的見聞和閱曆自然遠在一般人之上。

“不錯,我的銀甲屍可是擁有四階屍毒,隻要你被沾染一下,保證死得徹頭徹尾!”容還玄大笑。

“小輩,老夫與你並無冤仇,何必打生打死?”福伯連攻幾招,卻駭然發現這頭銀甲屍的防禦簡直無解,任他轟擊卻是不閃不避,可身形卻是穩若泰山,連腳步都沒有顫抖一下。

這不由讓他膽氣大跌,有了求和的打算。

“這小子是我的!”容還玄指著淩寒說道,眼神中有著不解和好奇。

他想要知道,淩寒是如何對千屍宗有那麽深的了解。

“哼,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又有幾個靈海境強者出現,個個表情不悅。他們都是九國之人,如今突然跑出來一個外人對著他們的子弟大開殺戒,他們怎麽忍得住?

“殺了這操控之人,這些怪物肯定會自動潰敗。”一名靈海境說道。

“嗯!”其他人都是同意。

容還玄哈哈大笑,道:“錯了,你們所有人都要死,成為我屍兵的食物!給我殺!殺!殺!”

“出手!”幾名靈海境同時躍出,向著容還玄殺了過去。

這小子不過是湧泉五層,怎麽可能是他們這些靈海境的對手,絕對是一招便掛了,隻要主人一死,這些屍體傀儡自然也就玩完了。

真是個蠢貨!

“哈哈哈,你們以為我是笨蛋嗎?”容還玄冷笑一聲,身形一竄,竟是進入了一口銅棺之中,半開的棺蓋立刻合上,發出一聲脆響。

“白癡!”幾位靈海境強者冷笑,躲進棺材裏就以為可以避過一劫?真是笑話了,他們幾個隻要隔棺一震,強大的力量波動之下,可以輕易將容還玄震成了碎片。

“死!”一名靈海境出手,伸手拍了上去。

淩寒心中一動,急忙喊道:“不可!”

為時已晚,那名靈海境的右手已經拍到了銅棺之上——其實就算淩寒喊得再早一點又有什麽用,誰會在意一個聚元境小輩?

嗡,銅棺之上立刻有一道道脈紋發光,漆黑如墨,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符號,好像一個文字,又好像一個圖案,完全無法分辯。

黑光沸騰,這個符號咻地飛了出來,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沒進了那名靈海境強者的胸口。

那名靈海境怔怔地轉過身來,臉上露出無法相信的表情,伸出手想要抓住什麽,卻是無力地垂了下來。

——在他的胸口,赫然有一個巨大的黑色傷口,而且正在快速擴張著,好像那黑色的東西具有腐蝕力一樣,很快就把他的胸口生生腐化出了一個透明窟窿來。

啪,那名靈海境頹然倒地,可腐蝕並沒有停下來,不斷地向上侵蝕他的肩頭,向下侵蝕腿和腳。隻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他就被完全消失了,隻剩下一地的黑水。

雖然這裏有幾千近萬的人,可一幕時,所有人都是露出了駭然之色,隻覺渾身發冷,牙關都打起了哆嗦來。

那可是一名靈海境強者啊,居然如此莫名其妙地就死了,而且還死得那麽淒慘。

淩寒心中一歎,想道這三口棺材應該才是千屍宗最大的遺寶,本身就是高階靈器,一旦被攻擊便會主動激活,黑光入體,靈海境都能瞬殺,可怕無比。

難怪容還玄到哪都要拖著這三口銅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