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寒心中一動,道:“什麽劍?”

“十階靈器,魔生劍!”修羅魔帝說道,“這是第一代魔主所用的佩劍,融合了魔主的武道意誌,做為這裏的陣眼。而想要煉化神之手臂,便一定要打開陣法,因此必須取出魔生劍。”

淩寒微微一笑,道:“前輩雖然說得大義凜然,更是天花亂墜,讓我的小心肝都忍不住撲騰撲騰地亂跳,可我怎麽知道,你不是那什麽混元神冒充的,其實是想騙我打開禁製,放你出來?”

“哈哈哈哈!”修羅魔帝大笑,然後肅然道,“本座可以以靈魂之名起誓,本座乃是修羅魔帝,絕非混元神,若是有半句假話,便讓靈魂永墜輪回,萬世不得生。”

靈魂之誓!

這是最嚴肅的誓言,越是境界高的武者就越是不敢亂這樣的誓言,因為冥冥之中有天意,拿靈魂誓會被天道銘刻,違誓絕沒有好下場。

淩寒前世乃是天人境強者,自然知道靈魂之誓絕做不得假。

不過,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靈魂之誓雖然不能做假,可修羅魔帝之前的故事可以做假,那麽他的這個誓言自然毫無意義了。

淩寒心中思考,要不要冒這個險。

若是可以將魔生劍、神之手臂帶進黑塔的話,那管你有沒有陰謀詭計,我全部給你收拾得服服帖帖。隻是十階靈器肯定不在話下,神之手臂……那可是神級的,與黑塔並列,能夠煉化嗎?

而且,魔生劍肯定有器靈的存在,神之手臂更是有混元神的殘識,都是需要對方點頭才能收進黑塔的,他可沒有占據主動權。

因此淩寒不敢妄下決定。

“年輕人,你難道不相信本座?”修羅魔帝哼了一聲,露出不滿之色,“也罷,本座便將魔生劍的器靈召來,你自己問它便可。”

隻是一會,隻見一道光影從遠處疾飛而來,還真得是一把劍,劍身上有許多的脈紋,形成一個個字符,看一眼就讓淩寒的腦袋像是煮沸了一般,翻騰無比,難受得要命。

絕對過了九階,否則這樣的武道意誌不可能讓淩寒隻是看了一眼就受不了。

“確實是器靈。”小塔傳來一道聲音,它與淩寒的意識是相連的,隨時可以溝通而不用擔心被任何人知道。

“吾乃魔生劍!”這把劍輕輕一振,傳遞出一道神識。

確實是十階靈器!

淩寒不由湧起一股喜意,他打算走劍道,自然渴望擁有一把高階靈器,若是可以得到魔生劍的話,那他在突破神境之前是根本不用考慮兵器的問題了。

“年輕人,現在你還有什麽懷疑本座的地方?”修羅魔帝的聲音再次在淩寒的識海中響了起來,他也隻能用神識來與淩寒溝通。

淩寒臉上露出笑容,心中則對小塔道:“你能夠幫我收服這個器靈的本體嗎?”

小塔沉默一會,似乎在思考,道:“如果我戰力全開,可以毀滅這一界的一切存在,收服十階靈器自然輕而易舉。但我的記憶深處,有一個強烈的聲音告訴我絕不能曝露自己。萬年前為了與你融為一體,我用完了才恢複丁點的源力,而為了讓你奪舍重生,我又把剛剛凝聚出來的源力用得幹淨,現在若是再出手,沒有源力遮蔽天機,我的存在一定會被許多強大的存在現,到時候你會死,而我會被剝奪。”

淩寒並沒有聽出“源力”和“元力”的區別,歎了口氣,道:“說了半天,你就是絕不能出手了?”

“有一萬年時間讓我恢複源力,我可以出手一次。”小塔說道。

淩寒臉色古怪,一萬年時間,他要麽成神了,要麽成了一具白骨,那是絕對等不到小塔威了。

“不過,你若能將器靈的本體帶進我的體內,那我便可以毫無顧忌地出手,鎮壓於它!”小塔又補充道。

說來說去,還是要把魔生劍帶進黑塔中。

淩寒想了想,又道:“你覺得那修羅魔帝說的話,有幾分真實?”

“我對人心不了解,無法判斷真偽。”小塔輕輕振動,似乎在搖頭一般,“但我根據之前他留在你身上的神識來判斷,隻要他進入塔內,我可以隨意鎮壓他。”

又是要進塔。

淩寒歎了口氣,這才是最難的,就像他明明抓了一副好牌,可偏偏就沒有出牌的機會,那再好的牌也隻能爛在手裏,讓他十分鬱悶。

嗯?

淩寒微微一怔,向著身後看去,隻聽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就幾個呼吸的時間,便見三口棺材像是長了腿似的,一路滑了過來。

容還玄!

還真是陰魂不散。

嘭,容還玄跳出了銅棺,目光掃過淩寒,不由露出訝然之色,道:“你竟然沒有被魔氣感染,跟那些渣渣一樣變成行屍走肉?”

“你都沒有,更何況是我?”淩寒淡淡說道。

“你的意思是,你比我強大了?”容還玄眯著眼睛說道,露出危險的氣息。

“這不是很明擺的事情?”淩寒笑道,也許在很長的時間內這個家夥都會成為自己的對手,自然不介意嘲諷一下了。

容還玄一怒,便想要出手,卻是突然一怔,露出了側耳傾聽的模樣。

淩寒立刻猜到,修羅魔帝又把神之手臂、魔生劍的事情說給了容還玄知道。

“哈哈哈哈!”容還玄很快就放聲大笑起來,“沒想到啊沒想到,這裏居然還隱藏著如此大的秘密,不枉我死了一頭銀甲屍!”

淩寒知道他已經意動,道:“容還玄,你可要想清楚,別把自己也搭了進去。”

容還玄傲然一笑,他有三生屍棺,這可是十階靈器,肯定無懼魔生劍。而就算混元神當初強大得沒邊,可如今都被切成了九塊,那還剩下多少力量?

而且,他又不是白癡,難道不會看清楚了再行動?

咻,魔生劍的器靈已是飛動而起。

容還玄立刻躍進了銅棺之中,跟隨而去,度飛快。

淩寒搖了搖頭,也跟在了後麵。

他雖然不是胸懷天下的俠士,可也不希望天下大亂,自然得防著容還玄做出喪心病狂的事情對方可是千屍宗的弟子,已經不能算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