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全部驚呆。

這什麽情況,朱朗居然被一招就轟飛了?

這家夥雖然是十脈,可戰力完全可以媲美十一脈,甚至十一脈巔峰啊。

誰能相信?

他們都是看向淩寒,這個年輕人看上去比朱朗還要小上了兩歲,可戰力簡直狂暴得像是頭怪物啊。

“淩隊長好樣的!”

“打得好!”

有零星的喝彩聲,這是在空艦上就見識過淩寒可怕力量的五人,他們之前不敢叫,怕被同伴打死,但現在淩寒轟飛了朱朗,他們自然再無顧忌了。

可惜啊,他們沒能調去淩寒所在的隊伍,不然現在臉上更加有光。

張鴻朗更是滿臉驚訝,一時之間,他的腦子還沒有繞得過來。

這個副隊長不是與他打得難分難解嗎,怎麽一拳就把朱朗給打飛了?

什麽情況,無法理解啊。

“笨蛋,副隊長當時讓著你。”第七小隊的一名隊員在張鴻朗的後腦勺上輕輕拍了一下。

張鴻朗這才反應過來,再看向淩寒時,目光就帶著濃濃的敬意。

明明實力遠超,可為了照顧自己的麵子,居然故意與自己打了個平手,嘖,真是絕世好隊長。

淩寒淡淡一笑,收回了拳頭:“話說得那麽大,結果卻是一點也不經打!”

整個玄青旗短暫地沉默了一下,然後驀然爆發出如同雷鳴般的吼聲。

太解氣了!

這位新來的副隊長也太牛逼了。

爽,打不死那丫的,叫你目中無人,叫你囂張。

雲墨旗另兩名戰士也慌了,這是什麽情況?

有十二脈強者出手了!

他們立刻道:“真是不要臉,拿十二脈強者來壓!”

“勝之不武,隻是更加丟人!”

他們可不相信有十脈或是十一脈可以一擊就將朱朗轟敗——這樣的人,就是城中排名前十的天才也做不到,嗯,也許那第一的怪物可以,但絕不可能是麵前這個人。

淩寒好整以暇:“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他衝了出去,嘭嘭,兩拳轟過,那兩名壯漢也被他打飛出去。

全力運轉之下,他每一條經脈都是發出淡淡的光輝,一共十條。

十脈的修為,一目了然。

玄青旗的人都是振奮起來,有的仰天怒吼,有的則是高舉著武器連連揮動,有的則是歡跳如舞。

另一邊,朱朗終是慢慢爬了起來,他雖然被打飛了,可並沒有受太重的傷,隻是一時半會之間腦子轉不過來,這才一直趴在了地上。

他怎麽會敗的?

“你是什麽人?”他問道。

“玄青旗第七小隊副隊長,淩寒。”淩寒淡淡說道。

副隊長?

那至少也得是十一脈,甚至有些隊伍中,十二脈當副隊長也不稀奇。

而一拳可以打飛自己,那必然得是十二脈的力量。

靠,一個十二脈的仗著修為高,欺負自己?

他不服!

“你們玄青旗也太無恥了,竟然派出十二脈來偷襲我!”朱朗咬牙道。

噗!

眾人都是滿臉的不屑,給予朱朗無情的嘲笑。

十二脈?

剛才淩寒已經當眾展示了,他是十脈,十脈!

打不過就打不過,還這麽多的借口,真是輸不起。

朱朗不由奇怪,你們這是什麽表情,明明以十二脈的強者來壓我,怎麽反倒我才像個白癡呢?

“淩寒!淩寒!淩寒!”玄青旗的人都是大吼道,在這一刻,他們完全接受了這個副隊長。

所以說,要贏得尊重真是很簡單,實力夠就行了。

淩寒看向四周,道:“雲墨旗的營地在哪?”

眾人一愣,淩寒問這話是什麽意思?

有腦袋瓜反應快的人立刻就醒悟了過來,道:“副隊長,你是想去雲墨旗挑戰嗎?”

“當然,禮尚往來,哪有隻他們來挑事的道理。”淩寒淡淡道。

“我帶你去!”

“我也帶你去!”

“我也去!”

一時之間,人人都是振奮,跟打了雞血似的。

一直以來,都是三大旗過來挑事,玄青旗則是被迫迎戰,大部份時候都要吞下戰敗的苦果,任對手羞辱。

沒辦法,實在沒有精英級別的天才力挽狂瀾。

現在淩寒說要打回雲墨旗去,自然將每個人心中積壓的情緒都是點燃了。

所有人都是振臂而呼,要跟著淩寒一起幹。

柳經則是暗暗歎了口氣,隻是一瞬間而已,第七小隊的人都成了淩寒的忠實擁護者,對方那副隊長的位置已經牢不可動搖了。

還別說,連他都是為淩寒所折,跟著這樣年輕有為、豪氣幹雲的副隊長,應該會十分痛快吧。

“殺!”

眾人都是呐喊,好像不是要去雲墨旗挑戰,而是去打仗似的。

淩寒當先而行,而玄青旗幾乎全員出動,八十多號人都是簇擁著淩寒,仿佛他是玄青旗旗主似的。

真的,除了連雪蓉外,哪個隊長有這樣的威望?

“呃……往哪走?”剛剛走出營地,淩寒就停了下來,向著身後的人問道。

這一問,差點讓所有人都是往地上摔去。

靠,現在大家的氣勢正是如火如熾,可你突然來上這麽一遭,也太打擊士氣了吧?

不過,被這麽一來,眾人也都是笑了出來。

這個副隊長,似乎還很有搞笑天賦。

“先往左邊走。”有人指路道。

淩寒繼續當先而行,眾人則是跟著,而在他們的身後,朱朗和另兩名雲墨旗的大漢也跟著,他們兀自有些懵,這玄青旗的人今天是打了什麽雞血,居然敢去他們雲墨旗放肆?

四大旗的營地分布在虎踞城的四個角,因此,無論城中哪一處地方發生動亂,總有一支精銳部隊可以迅速出動,鎮壓動亂。

所以從這裏到雲墨旗的路程還是有一些的,差不多走了個把小時之後,雲墨旗的軍營終於在望。

他們發現了營地,營地裏的人也發現了他們。

——這裏當然有崗哨,否則萬一遇到妖獸衝擊,不是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了?

頓時,營地拉響了警報。

靠,黑壓壓的一大片人湧過來,這陣勢也太大了吧。

隻是一會,便看到營地門口衝出來一大群人,有的甚至還沒有穿好衣服,透著濃濃的狼狽。

咦,這不是玄青旗的人嗎?

你們是來打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