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寒歎了口氣,道:“說吧,你們又刺殺什麽人了,居然又失敗了,惹得別人反過來追殺你們?”

“咦,你怎麽知道我們是殺手?”妹妹奇怪地道。

“到現在你們還沒有聽出我的聲音?”淩寒無語了,這對姐妹花也配稱為殺手?

妹妹連忙點亮油燈,在淩寒的麵前一晃,不由“娘呀”一聲叫了起來,指著淩寒道:“是你!你怎麽會在這裏?見鬼啦!”

這對殺手姐妹花自然就是柳風兒、柳茹兒姐妹,當初她們刺殺許可欣不成,後來帶著雲霜霜離開。現在想想,她們確實來自火國,隻是也太巧了,偌大一個國家居然還會碰上。

淩寒笑了笑,道:“我怎麽會在這裏先不用管,你們的事情怎麽解決?”

“又要麻煩寒少將我們姐妹藏起來了。”柳風兒笑著說道,這個少年沉著冷靜得完全不像是十幾歲的人,讓她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切,自己都不知道得罪了誰,跑到這窮鄉僻壤避難,還想要保護我們?”柳茹兒還是老樣子,不衝上兩句心裏不舒服。

淩寒撇了撇嘴,道:“那真是對不起了,還請你們怎麽來怎麽去。”

“小氣,人家隻是說說而已,犯得著這麽較真嗎?”柳茹兒嘟了下嘴。

“說真的,這次你們又得罪誰了?”淩寒歎了口氣。

柳茹兒頓時神氣洋洋,道:“我們這次刺殺的可是火國重臣那支顏!”

“啥啥啥,這什麽怪名字?”淩寒連忙打斷。

“那支顏。一個臭男人,居然取這麽娘娘腔的名字。”柳茹兒好像找到了知己。滿臉的認同之色,“就是嘛。我就說這人的名字取得不好。”

柳風兒無奈,道:“名字無所謂,關鍵是那支顏在最近半年突然冒了出來,成了火皇最受器重的人,蠱惑火皇開采一個邪門無比得礦坑,每次挖礦回來,工人都會在第二天暴斃。”

“可火皇根本沒有罷手,不斷從全國各地調集人手,開挖著那個礦坑。誰敢不從就殺,現在人心惶惶,都是對那支顏恨之入骨!”柳茹兒接口說道,“我們落花殿便接到了全國無數人的追殺令,要將那支顏殺死,為國除害!”

“嘖,做殺手還做出情懷來了?”淩寒笑道。

“你別看不起咱們,我們可是有三不殺的!”柳茹兒傲嬌地道,“小孩不殺、老人不殺、行善之人不殺。”

淩寒笑著點頭。道:“然後又如何,你們去刺殺那支顏,結果失敗了,被人家萬裏反追殺?”

柳茹兒嘟了一下嘴。道:“你就不能把我們猜得偉大一些,是刺殺成功之後,成功擺脫追兵?”

“嗬嗬。”

“嗬嗬是什麽意思?”柳茹兒雙手插腰。顯得非常不滿。

轟!

外麵卻是傳來一聲重響,應該是一座房屋給生生轟塌了。之前那聲音又響了起來:“皇家侍衛辦事,可先斬後奏。一刻鍾內所有人還沒有到鎮子東門處者,殺無赦!”

淩寒點點頭,道:“那支顏看來確實很得寵,他被刺殺,居然出動了皇家侍衛來追凶。”

“哼哼,可是有七名高階靈海境在追殺我們,還好我們機靈,跑得快!”柳茹兒洋洋得意地說道。

“寒少!”門外傳來朱無久的聲音。

淩寒想了想,道:“打發那些人走,可以適當地給些教訓,但不用殺人。”

“是!”朱無久領命而去,他現在可是神台三層,又煉化了天運石,戰力值直飆十一星,在火國絕對屬於最強者。

淩寒卻是歎了口氣,被這麽一鬧,看來淩家又得搬了。

這對姐妹還真是盡給自己惹麻煩!

“喂喂喂,你那小跟班也能搞定外麵那些皇家侍衛?那些可都是高階靈海境啊!”柳茹兒不敢相信地叫道。

“稍安勿躁。”淩寒按了按手,隨口道,“雲霜霜還好嗎?”

“好得不得了,人家現在可是帝都的名伎,人人都以聽霜霜姑娘親手彈奏一曲為榮,不知道多少人想把她娶回去呢!”柳茹兒說道,有些壞壞地看著淩寒,想看看淩寒失望的表情。

淩寒又怎麽可能把雲霜霜放在心上,隻是看到這對姐妹便想了起來,順口一問而已。

隻是一會,朱無久便返回,在門口道:“寒少,事情解決了,還有什麽吩咐?”

淩寒點頭,道:“你去休息吧。”

“是!”朱無久這才離去。

柳風兒姐妹都是滿臉的震驚,過了一會柳茹兒才道:“喂喂喂,你那手下是不是在吹牛啊?”

淩寒聳了聳肩,道:“你現在還能聽到狗叫嗎?”

柳茹兒先是一愣,才反應過來淩寒把那幾個皇家侍衛稱為了狗,不由嬌笑起來,但立刻又用手掩住了小嘴,道:“還真得聽不見了!”

柳風兒也是滿臉震驚,道:“寒少,那些可都是高階靈海境!”

淩寒哈哈一笑,道:“麻煩解決了,你們也可以離開了,永遠不見。唉,遇到你們準沒好事。”

“呸,我們又不是掃把星!”柳茹兒滿臉不爽,但立刻又道,“你的手下既然這麽厲害,不如借給我們用幾天啊,幫我們把那支顏殺了吧!”

淩寒嗤了一聲,道:“這話你也好意思說?做殺手做到你這樣的份上,真是丟人啊!”

“切,咱們這次可是為民除害!”柳茹兒一把抓住淩寒,道,“不管了,你現在既然在火國,而且恰好被我們碰上,這是上天的安排,需要你一起出力。”

淩寒不置可否,但不可否認,這件事情真是太巧了,柳風兒姐妹別的地方不跑,偏偏跑到他隱居的地方來。

他摸著下巴,火皇如此一意孤行下去,那無論淩家搬到哪裏都可能遭到皇室的征調,去挖那什麽礦。

除非離開火國。

不過,那什麽礦呢,居然會讓火皇發這樣的瘋,自毀國之根基?

淩寒問道:“你們知道那是什麽礦坑?”

“不知道,隻曉得每天可以從裏麵挖出奇怪的礦石,都送進了皇室中。”柳風兒搖了搖頭。

淩寒倒是升起了一絲好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