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登島是不現實的,淩寒隻有放棄。

水雁玉早就嚐試過了,她的天份雖然很高,但也隻能走到八十多階的地步,看似隻剩下一成的距離,其實卻相當得遙遠。

胡菲芸在淩寒的鼓動下也去試了一下,讓人大跌眼鏡,她竟然成功了,而且還饒有餘力,讓人看得是嘖嘖稱奇。

果然,能夠被亂星女皇看重,成為九王之一,胡菲芸絕非隻是一個嬌憨的迷糊美人。

淩寒又鼓動她再去試了一回。

胡菲芸被他“救了一命”,自然對他深信不疑,開始了第二次的嚐試。

這一回,她就要顯得吃力很多,才走到六十多階就逃了回來。

隻是看她可以飛奔得跟隻兔子似的,淩寒就知道她遠遠沒有達到極限,隻是這位九郡王的意識中根本沒有什麽能夠吃苦耐勞的精神,遇到難題的第一反應就是逃。

淩寒相信,就算她不能二度登島,可達到九十階是完全沒有問題的。甚至咬咬牙,拚一下,不難完成二度登島的壯舉。

換了任何一個人都會拚搏一下,一是特殊山河石真是太珍貴了,二來這也是無上的殊榮啊,再加上她又是九郡王,需要擔心有人對她不利嗎?

淩寒不禁搖頭,胡菲芸的武道天份高得驚人,卻缺少一顆拚搏的心,未來的成就說不定還比不上水雁玉。

“走吧。”

胡菲芸取得了一塊特殊山河石,早已經心滿意足,她來這裏並非她想要鍛煉自己,又或者是想要山河石,而隻是亂星女皇要她來,她不想讓姐姐失望而已。

真是個單純的姑娘,這樣的性格根本不應該走上武道的。

他們離開了赤湖,向著火焰窟行去。

火焰窟,這個秘境中又一個必定有山河石的地方,而且還是特殊屬性的。這裏的山河石可以讓武者擁有火焰神紋,在攻擊中帶上神火之威,同樣極其實用和威力強大。

如果說赤湖還能讓你從容挑戰的話,那麽火焰窟就要凶險多了。

這簡直是個魔窟,裏麵全是一種被稱為熔岩獸的妖獸,天生能夠役使神火,使得它們的戰力都能越境界一個層次。

單單如此倒也罷了,關鍵是這裏的妖獸最高甚至達到了大極位的層次,這就可怕了,進來這裏的人根本沒有力敵的,見了就隻有逃,還不一定跑得掉。

當然,這樣的妖獸僅僅隻有一頭,乃是熔岩獸的王,平時待在火焰窟的最深處,很少出來活動,但萬一倒黴遇到它剛好興致大想要活動一下筋骨,那就慘了。

淩寒當然要去了,他有黑塔,哪怕遇到熔岩獸王都是無懼。再說了,他現在的體魄何等強大,絕不可能被大極位一擊秒殺,那以不滅天經的恢複能力,他又怎麽可能死呢?

三人對照了一番地圖後,上路出。

胡菲芸根本無所謂去哪,她沒有丁點的進取心,既然是亂星女皇叫她進來的,那她就進來了,僅此而已。

淩寒一邊走,一邊體驗著重力的效果,以融合到他的戰力中去。

“就算是三道神紋,也沒辦法將我的戰力再提高一星。”

“戰力越強,再想要提升一星的實力就越難,這幾乎是幾倍甚至十倍地提升才能做到。”

“不過,重力神紋用得好,也能產生奇效。”

“所謂幾星幾星天才,其實也並不是絕對的。比如我以滅龍星辰箭狙擊一名小極位大圓滿的高手,那在偷襲的前提下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成功,但能說我的戰力就跨越了九星甚至十星嗎?”

“這隻能做為一個大概的參考。”

嘩啦啦,前方有一片密林,卻是突然出現了劇烈的波動,好像水浪一般。

淩寒和水雁玉立刻停了下來,可胡菲芸卻是毫無應有的警覺,又往前走了幾步,現淩寒和水雁玉沒有跟上來,才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道:“你們怎麽不走了?”

咻咻咻,密林中突然竄出來三個人,皆是狼狽無比,有一人的身上還滿是鮮血,三人都是拚了命地跑,奔向淩寒的方向。

淩寒不敢大意,這三人可能遇到了追殺,但也有可能他們隻是在演戲,其實行的乃是偷襲的詭計。在秘境之中,一切都要自己小心,否則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嘭!

就在這時,一頭龐然大物也從密林中竄了出來,這是一頭巨猿,身高有十丈左右,幾乎與密林中的樹木差不多的高度了。

它通體烏黑,整個就像一頭放大的猿猴,唯一的區別就是它並沒有雙眼,而是在額頭上長著一隻豎眼,隻有一隻,碩大無比,幾乎占據了半張臉。

呼!

這頭大家夥探手向著離它最近的那人抓去,它身高十丈,可手臂居然也長達了十丈,瞬間就抓到了那人的身後。

“滾開!”那人驚恐地叫道,爆全力就是一劍斬出。

噗,巨猿毫不在意,一掌握得結實,劍鋒斬在它的手上,卻隻是斬落了幾根長毛,它隨手一拋,將那人丟進了嘴裏,哢嚓一下,就把那人咬成了三截。

腦袋和雙腳從嘴角邊掉落下來,鮮血狂噴,但被巨猿舌頭一卷便活吞了下去。

那可是一位小極位巔峰的武者,可居然這麽簡單就掛了。

“獨眼魔猿!”水雁玉驚呼道,“成年體可以達到大極位巔峰,絕不可力敵,快逃!”

說話之間,巨猿力,又追上了一人,抄臂將那人抓住,同樣丟進了嘴裏,生吞活咽了下去。

這看得淩寒都是生起了一股寒氣,雖然他也吃妖獸,但絕沒有如此得血淋淋,簡直可以讓膽小些的人直接嚇尿了。

“我、我、我走不動了!”胡菲芸顫聲道,她就是膽子小的人,沒有嚇尿已經難能可貴。

淩寒立刻向水雁玉道:“你帶著她先走,我來擋一下!”

“不行,這頭魔猿太強了,你根本擋不住,一起走。”水雁玉堅定地說道。

女人真是麻煩!

但淩寒也不得不承認,心中起了一絲絲的感動,在這麽一頭巨猿麵前,又能有多少人會說出“一起走”的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