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星旅!你給我過來!”

一聲大喝,驚起帳篷中一群人。

從來沒有人對星旅這麽不粗魯,所有人都看向帳外,李忠良怒氣衝衝的走來,站在門口,手中拿著一疊紙:“我需要你給我們一個解釋!過來!”

“星語……”A1沙啞著嗓子,看李忠良一臉凶相,緊緊抱著星旅,警惕的盯著李忠良。

李忠良臉色複雜難明的看了眼A1,命令道:“來人,把A1銬起來,用最牢固的那種,閑雜人等出去,轉移帳篷!羅星旅,你過來!”

形勢突變,所有人都想不到早上還保姆一樣追著A1喂飯的李忠良會在中午突然這樣對待A1,但是在場基本沒有人有權利問,隻好聽話的走開。

進來兩個士兵,用特別研製的專門用來抓特別喪屍的鐐銬把A1鎖得死死的。

星旅在看到那疊紙後就明白了李忠良為什麽這麽生氣,她安慰的拍拍A1,起身向外走去。

“星……星!”A1死命掙紮,他想不通為什麽李忠良突然這麽對他,但他更擔心星旅,會不會是自己做錯了什麽,害的星旅也要被抓?一時間他更急啊惶恐,奮力掙脫士兵的鉗製向帳外的星旅跑去,卻被帳外守著的衛兵用電擊棒狠狠的砸在後頸,抽搐著倒在地上。

“星!星……星……嗚……星!”A1嘴角有些白沫,他努力想爬起來,帳外的衛兵圍上帳篷,用鐵鏈將帳篷圈起來,不管裏麵如何撲騰。

走進何平的帳篷,李忠良狠狠的把手中的資料扔在桌上,轉身對星旅大吼:“你知道的是吧!你明明知道A1也被注射過跟那怪物一樣的東西!你居然知情不報!你知不知道這一不小心會害多少人!?”

星旅沉默,這件事她確實理虧,知情不報隻是為了讓B2車隊打開A1的營養槽好讓她提取毛發和血液,可是她也不覺得自己錯了,不看資料擅自把A1放出來又不是她決定的,明明是何平他們沒有按照條例辦事,憑什麽火都發在自己身上?

“沒話說了吧!啊?!你知不知道剛才我看到這資料嚇的差點昏過去!要是這基地裏也出現那樣的怪物,你又實力大減,這一下子就得淪陷一個基地!如果病毒會傳染開來,那這一片地方都完蛋了!甚至有可能把病毒帶到首都!羅星旅!你也是人類!你安著什麽心?!咱死光了你有好處拿嗎?!”

李忠良話一說完就後悔了,這話有點重,旁邊何平的眼光很不讚成,他剛才也是憤怒的一員,但是作為研究人員這麽草率的就釋放一個實驗體,他自己也有過錯,李忠良這麽魯莽的讚成,也難辭其咎,不應該把火都放在星旅身上。

但是星旅絲毫沒覺得憤怒,她雖然沒安壞心,但也沒安好心,人類死光了她就能直接回家,這確實算的上是好處了,再說她又不會感染,完全不用考慮這方麵的事情,如果小智在說不定會分析各種情況後給她最適宜的處理方式,但是要她自己,她就是一外星人管人類去死?

星旅沒興趣回答什麽,她知道李忠良這家夥完全是在找地方遷怒發泄,自己說什麽都沒用,反正不痛不癢的,幹脆聽著。

可星旅的沉默卻讓李忠良有些愧疚,他當然知道自己也有錯,星旅好歹救了自己一命,基地裏訓練她也毫不猶豫的幫了忙,這麽多安排和設計都是她親力親為,辛苦程度可想而知,現在自己就這樣罵人,著實過分了點。

想了想,他不好意思的咳了一聲:“咳,那個星旅啊,我也沒別的意思,隻是……隻是後怕,你明白不?我這一想玩意哪天晚上A1體內的病毒就爆發了,那可真是叫天不應,而且你看,那個洪教授這麽孱弱一人注射了藥劑就變成那模樣,A1這麽強悍的身體,他要也變成怪物了,這可真是天下無敵了啊,你想想,你到時候還能處理嗎?”

星旅很老實的搖頭:“完全打不過。”

李忠良沒想到星旅這麽老實,愣了一下有些欣慰:“所以說我才生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麽,但你也應該跟我說啊。”

“我覺得說不說一樣,如果他真的變成了那樣子,那那個營養槽也不會攔住他。”星旅考慮著說,“還有就是他的醒來,這可以說是我的失誤造成,但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猶未可知,日誌不是說了嗎?他可比那教授早注射,卻一直沒有變異,這是不是一種安全的信號呢?”

“難說啊星旅,身體越好的人抵抗力越強,但有些時候總有抵抗不了的時候,那病毒就在A1體內潛伏著,說不定哪天符合了一個特殊的條件就爆發了呢?就和他的醒來是一回事,他一直醒不來不是他不能醒,而是沒遇到能讓他醒來的契機,而你就是他的契機。”

“那你現在就這麽鎖著他?那帳篷可是帆布的,你在自欺欺人嗎?”星旅說完還有些自滿的微笑,她覺得自己能用成語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可惜現在沒有小智把她順利應用成語的事情記入日誌了,她的心情微微黯了一下。

李忠良很鬱悶的在帳篷裏轉圈,看來他上午確實是嚇著了,人猛地緊縮了不少,好不容易在基地中閑散一點的氣勢又收攏起來像蓄勢待發。

“為什麽你們會突然去看那日誌?”

李忠良一停步,無奈道:“上麵派了車隊,是首都附近的一個基地,那基地來電讓我們說下要帶些什麽,我們對A1一無所知,他們就批準我們看資料……結果……”

“這樣。”星旅有些想笑,“那你決定了讓他們帶些什麽嗎?火炮?鎖鏈?還是什麽……”

“我跟他們報告下現在的情況,具體的讓他們自己安排吧,反正我是沒辦法了,搜光這基地也沒能讓A1皺眉頭的材料。”李忠良忽然就好像蒼老了,他轉向星旅鞠了個躬,“星旅剛才得罪了,我太著急了,但是以後有類似事情希望你跟我們說一聲,這次還算運氣,要是A1突然變身了,我們可真沒辦法了。”

星旅點頭:“知道了,我也有錯。”沒了小智,以後行動得多考慮地球人了。

A1在帳篷中大叫著星,他腦子裏似乎就隻剩下這麽一個詞匯了。

星旅沒辦法,她走到帳篷邊坐下來,靠著帳篷,很快就感到背後一陣溫熱——A1一眼就看出了星旅的身影,連忙靠上來,可惜雙手被反綁了,隻好貼著星旅的背嗚嗚的叫。

他似乎沒有一點怨恨,隻有不解和對星旅的渴望,這讓很多戰士不理解,但是他們知道李忠良如此做肯定有原因,隻好忍著疑問,時不時偷偷注意下A1。

星旅一到,A1就安靜了。

“難受嗎?”星旅輕輕的說,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和A1說話。

A1狂喜,一邊搖頭一邊低聲說:“沒,沒,星……”

“嗯,那就休息下,我在這。”

說罷,星旅繼續曬太陽,她已經把自己大致的訓練思路公布了,接下來的安排就是張東浩和李忠良的問題了,所以又閑了下來。

接下來日子,星旅每天就坐在A1所在的帳篷外,修煉,發呆,寫計劃,而A1也異常乖巧的安靜著,隻在星旅不在的時候不安的低喚幾聲。

有時候星旅還會拿出書本來低聲的讀,她實在閑極無聊,知道自己很需要補充文化,又想到營地裏還有個更沒文化的,幹脆共享了出來。

估計這段日子是A1醒來後最幸福的日子,何平讓A1吃飯的難度都幾何降低,到了星旅一在,A1就絕對變身綿陽的程度。

這到底是不是愛情?

很多人覺得如果這是愛情,那麽這真是幸福的一對。

但是每當落實到這兩人的具體情況上,就撲朔迷離了,一個情事不懂,抱著大美女能坐懷不亂,一個冷淡疏遠,就好像火星來的,EQ也低得不行。

基地裏幾個小女生經常八卦這一對,搞的B2的人都八卦起來。

目前隻有星旅一人能製住無論變身前還是變身後的A1,李忠良也樂的星旅在A1身旁,幹脆當沒看到。

七天後的一個清晨,眾人被一陣密集的槍聲驚醒。

張東浩著急的派人來,請李忠良上高台,李忠良讓所有戰士準備作戰,跟了上去。

然後,警報響徹河東基地。

“所有人向中心靠攏!所有人向中心靠攏!基地受到不明襲擊!請所有人注意身邊的人!”喇叭一遍一遍回蕩著,所有人都從帳篷中鑽出來連滾帶爬的按指令做,他們茫然的看搜索隊和衛兵一群群的衝上觀眾席最高一層往外看,然後更加密集的槍身傳來。

“發生什麽事了?”星旅跟著張宇則也走了上去,往外一看,眉頭也皺了一下。

不知道什麽時候基地外聚集起了密密麻麻的喪屍,他們漫無目的,卻知道走向基地,這麽長時間下來,基地早就成了喪屍的禁地,沒想到今天卻會有大量的聚集發生。

“我一直不相信你說的喪屍會有智力的事情,現在我相信了。”一旁傳來張東浩的苦笑。

李忠良皺著眉緊緊盯著下麵:“為什麽?”

“我的人觀察了很久確定,這麽多喪屍不是偶然,是被驅趕著的。”

“驅趕……”李忠良一震,嚴肅道,“難道!?”

張東浩笑了一聲:“現在已經看到一隻進化體在最外圍驅趕,其他地方不知道還有幾隻。”頓了頓,他接著說,“這群畜生,是想吃下整個基地嗎?”

“哼!它們可不懂什麽自知之明……沒那麽容易!”李忠良一咬牙,正要轉身發布命令,隻聽有人驚喜的指著體育場外喊,“看那條路!有車隊!”

立刻有人接著大漢:“而且是軍方的!”

李忠良心一沉:“糟!這是研究基地的隊伍,武力不高啊!這下糟了!”

果然,看到基地被合圍的情況,那個八輛車的車隊老遠就停了下來,許久都不見有人下來。

“我們必須去接應一下,否則……兩邊都要遭難。”

“最好能殺掉那些進化體!”張東浩焦急的說。

“那些進化體,是捕獵者。”李忠良麵沉似水,他轉向星旅,眼含希望,“星旅,能探查出到底有多少捕獵者嗎?”

星旅麵不改色,老實的搖搖頭:“沒能力。”

“是沒能力感應,不是感應不到?”

“嗯。”

李忠良眉頭猛的皺緊了。

張東浩說:“看來,就隻好按照老法子,衝出去殺多少是多少了。”

“……”李忠良沉吟良久,說,“宇則,你帶著所有戰士,跟基地的人一起出去!”

“好!”張宇則轉身整理槍支。

“我有個辦法。”星旅忽然插口。

“哦?”

“讓A1來。”

“什……”李忠良想到什麽,“他,能行嗎?”

星旅齜著牙惡狠狠的說:“就算不行,我也讓他行!吸我那麽多能力,不是讓他耍白癡用的!”

看到星旅的眼神,李忠良感覺一陣冷汗,他抽搐著嘴說:“呃,這個,不用這樣吧。”

星旅不理李忠良,轉身下階梯,來到A1所在的帳篷,打開,裏麵的A1看到她,眼睛一陣閃亮。

星旅抽出雙刀,輕鬆割斷了鏈條,拉起A1。

A1激動的緊緊抱住星旅,不斷的喊著:“星!”

“別吵!”扯開A1,星旅不耐煩的說,“閉眼!”

A1閉眼。

“給你五秒鍾,告訴我現在李忠良在哪裏!”

A1茫然的啊了一聲,皺眉,星旅放出自己那點可憐的精神力,激發著A1的精神海,A1忽然驚訝的低喊了一聲,結結巴巴的說:“A,A出口。”

星旅閃出帳外放眼一看,果然,李忠良正在A出口調配任務。

“很好!等會就用這方法,讓你感應什麽,就感應什麽,知道了嗎?”

“嗯嗯!”似乎對於這個新發現的玩具很新奇,A1甚至都不舍得睜眼。

“睜開眼睛!然後再用相同方法感應。”

這次有點困難,睜眼的情況下凝聚精神力比較困難,A1過了很久才說:“還是A出口。”

“嗯。”確認無誤,星旅拉著A1跑上露台,指著喪屍群後一隻蟄伏著的捕獵者,“看清那東西的樣子了嗎?那是捕獵者。”

A1點點頭,有些不忍卒睹的看了眼捕獵者,又轉而看星旅。

“現在,給你一分鍾,告訴我,方圓一公裏內,捕獵者有多少?!”星旅發布命令完全沒有一點感情,她補充道,“如果有誤,你可能再也見不到了。”

這句話剛結束,A1臉色劇變,他似乎都不敢想星旅所說的結果是什麽樣子,一把抱住星旅,緊緊的把她往懷裏擠,似乎鬆一點星旅就會消失的樣子。

星旅沒有掙紮,隻是冷靜的說:“你還有四十五秒。”

A1立刻閉眼,表情無比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