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呼啦啦的刮,吹的幾個女孩子搖搖欲墜,李若馨和李若琪兩姐妹裹得嚴嚴實實走在中間,前擋風後墊背,卻也不輕鬆。

承受過更可怕的星際罡風,星旅絲毫不覺得這風礙事,和石磊走在最前麵,石磊進入石膚狀態耐寒度也暴漲,穿的是全隊第二少的。

再後麵李若馨和李若琪姐妹一左一右走著何超毅還有張宇則。

A1和方絡走在後麵,他們處於壓陣位置,A1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用精神力掃描四周,除了站著的喪屍,還有一些隱藏在枯黃的雜草中的小型喪屍也極為危險,即使穿著特製的鞋子也讓人心裏不安穩。

一路走來還算順暢,編號1到9的田板全被審查過了,後麵的大隊人馬沿途拔草,放眼望去他們就像是過境的蝗蟲,寸草不留。

到了中午,按照計劃,在一家空蕩蕩的民居裏休整進食。

頂著大風保持高腦力高效率不是件輕鬆的事情,幾人啃著麵餅默不作聲,後麵大部隊沸沸揚揚的人聲也逐漸傳來,集體行動不用擔心喪屍注意什麽的,大概是為了熱鬧點抗寒,很多人都在大聲說笑,很不像平時的風格。

這是個小村落,有著中國郊區最普遍的那種中西合璧的洋房,也有最古舊漏風的平房,稀稀拉拉的槍聲響過後,打掃出來的房子也夠百來人暫時休息的了。

星旅看著自己所在這房子的裝飾和擺設,總覺得跟日常所見不大一樣,溜圓的大眼睛轉來轉去,連拍照帶打量。

方絡見狀,條件反射的開始介紹:“這是少數民族的裝飾品。”

“哦。”星旅知道中國有很多少數民族,隻是一直不知道有什麽差別,難道就是生活習俗不同嗎?

她很想問少數民族和漢族有什麽差別,但又覺得這應該是個很常識的問題,低調起見,還是回去查書吧。

方絡卻明白星旅的文化程度,有些專家都隻能窺其背影的學問她當常識,有些小孩都能頭頭是道的她當不得了的知識,隻能說她以前家庭教育整體方向除了偏差,別的他想不出什麽理由,於是很自然很隱諱的開始跟星旅嘮嗑,說到了女兒國,傣族文化,還有土家族什麽的。

星旅痛並快樂著,吸收知識的過程在記憶力好的人看來其實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她卻在這快樂中發現自己的任務似乎越來越渺茫……她都這麽特立獨行的好學了,隨便出趟門又有了新的領域,這簡直就是折磨。

所以她表情麵癱而複雜著,方絡邊吃邊隨意的講,她也不像平時那樣盯著看,就左右瞟瞟,忽然背後一暖手上一緊,A1不知什麽時候和她同做一個板凳,還擠過來緊緊拉著她的手。

雖然兩人交握的手被隱藏在A1軍大衣寬大的袖子裏,但是在場哪個不是人精,一下子眼睛就鐳射光了,窗外的北風都帶著桃色。

而勤勤懇懇蹲在一邊啃著麵餅講少數民族的方絡大帥哥雖然看到他們眼神不對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隻好茫然的嚼著食物。

“怎麽了,這是……”

沒人回答他,在場大多驚訝多餘新奇,他們覺得星旅這種典型女強人絕對不會隨隨便便讓一個男人這樣子騷擾的,再加上A1真的長的很禍水,女生看看就臉紅別說碰到了,她卻一臉什麽事情都沒發生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糧食。

A1則不出意料的笑得開心,時不時看看星旅的表情,怎麽也看不夠似的。

其實星旅根本沒把這當回事,她領教過A1的功力,甩開隻會讓他狂化,這時候還不如省點力氣聽方絡講課。

大家都是成年人,談戀愛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場麵隻是曖昧了一下就很快正常,隻是很多人臉色各異而已。

變化最大的就是李家兩姐妹了,李若馨看著星旅和A1,臉色很不好看,抿著嘴很疲勞的靠著妹妹,妹妹則沒多大變化,她看的更多的是方絡。

“方絡,你過來坐吧!”李若琪忽然出聲,拍拍身邊空出的一截長板凳。

方絡一怔,他和李若琪一直很熟,關係也不錯,但是總覺得剛才她那舉止表情說話口氣就跟平常不大一樣,精明如他當然不會隨隨便便的,搖搖頭笑著說:“不了,吃完了要四麵看看地形。”

李若琪圓圓的小臉鼓起來:“蹲著對膝蓋不好,來坐著吧。”

方絡不為所動,笑了笑起身,和石磊他們擠在一塊坐了,說:“謝啦,以前不是你說男女授受不親麽,怎麽現在又這麽奔放了?”

李若琪臉一紅,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休息的十五分鍾很快就到了,幾人收拾了下東西再次出發,不同於剛才大部分人在冷風中不由自主的哆嗦著,此時的A1紅光滿麵昂首挺胸,走得像在閱兵。

眾男性搖搖頭,A1這家夥算栽了。

幾人跟大部隊打了聲招呼出發了,沿著村子的主幹道走到外麵,發現外麵一片空曠,卻不是田板,而是一片墳地。

並不是現在常有的那種放骨灰盒的墳,而是土葬墳,隱約可以看出長方形輪廓的土壤層次,墓碑歪七扭八。

“這裏怎麽會有土葬墳?裏首都這麽近!”李若琪小聲驚呼。

方絡似乎不驚訝:“其實這裏離首都也挺遠了……這是很久前國家尊重少數民族習俗特別撥的,反正他們願意用種田的地方埋人,我們也就不幹涉了……”

張宇則幾個皺著眉:“萬一……”

“沒事,這麽久過去了,也不見有什麽動靜,走吧,讓後麵的人用火燒……其實這塊地說不定是最肥沃的呢。”石磊笑著說。

“惡心!”李若馨伸手在他頭上打了下。

估計是為了節約地方,墳墓之間都隻有窄窄的一條通道,但是小隊的隊形不能散了,於是繼續按原先的樣子走。

幾人雖然走著,但是總覺得腳踝發癢,以前看的恐怖片什麽都冒出來,萬一土裏突然冒出隻手抓住了啥的,那也太驚悚了。

正想到最恐怖的地方,猛然聽到一聲尖叫,李若馨雙手亂舞的陷進了一個墳墓中,經過一個幹燥的冬季,那土都已經沙質化了,隨著李若馨下陷的身體不斷往下流。

眾人連忙去抓,但是抓住她還沒拉呢,她自己先站住了,半個身子站在墳坑裏,所有人都愣住了。

李若馨呆了半晌,再次尖叫,手忙腳亂的要往上爬,隻要一想到自己說不定正站在一堆腐爛的屍骨上麵她就毛骨悚然,張宇則和何超毅合力把她提了起來,見她拍著胸口不住顫抖,不斷的甩腿似乎想甩掉什麽,都笑了起來。

“太可怕了,怎麽會陷進去呢……”李若馨抱怨。

旁邊一直沒動的也有幾個,星旅,方絡還有A1,他們幾乎在同時做了個動作,走到陷坑邊往裏麵望,但是細碎的沙土已經把那個洞再次填住了,他們什麽也沒看到。

星旅幹脆蹲下身,抽出刀往坑裏紮去,連續捅了好幾個地方,起身說:“沒屍體。”

呼啦,北風又吹過,像在哭叫。

星旅不理會在場的呆滯,又連續捅了幾個墳墓,確定道:“屍體都走了。”

屍體都走了。

這話一點都不好笑……非常形象。

這麽多屍體都走了,走哪去了呢?

刀鋒隊集體感到背上發涼。

星旅看看A1,眯了下眼,A1會意,連忙閉上眼開始掃描四周,可是越掃描眉頭皺的越緊:“沒東西啊……這裏,好幹淨……”

“那就不正常!”方絡覺得心都揪起了,他寧願立刻看到一群喪屍,也不要願意明明知道一大群喪屍的存在卻不知其去處,這太恐怖了!

而且能躲過A1的精神力掃描……難道有特殊能力的喪屍嗎?

方絡立刻用自己的隱蔽能力把所有人的掩蓋起來,可是他的能力有一個缺憾,就是和外界隔絕的太徹底,想當初星旅的精神力都沒掃描到他,更何況現在A1的精神力想掃描出去?

星旅二話不說拉著A1就站到保護層外,冷聲道:“快點!”

A1並不怎麽緊張,顯得相當鎮定,他還朝星旅笑笑,然後閉上眼,散放精神力。

沒結果。

星旅皺眉,她想了想,幹脆拉住A1的手,A1心裏一激動,正要興奮,星旅一句話把他弄涼了:“注意點!我引導你看!這樣才能用最少的精神力看更大的範圍!”

說罷,星旅催動她那點可憐的精神力探入A1的精神海,引導著A1的精神力散放出去,A1眉頭一鬆,他使用精神力必須閉眼收斂心神,小心翼翼的控製,可是星旅的精神力一來,這股力量乖順的就像見到了母親,輕柔的散放出去,他甚至相信,即使自己現在睜開眼,精神掃描也不會中斷。

星旅順著A1的精神開四散掃描,她的習慣是全方位掃描,星際戰鬥太多的變數養成了她這個奢侈的精神力掃描法,反正現在是A1的精神力,不用白不用。

她再次感到了隨著精神力全知全能的感覺,又是懷念又是傷感。

前方到了極限確實沒什麽威脅,她心一動,難道在後麵?

往後看去,她看到了大部隊,百來個人鬧哄哄的坐在寒風中,因為屋裏太臭了,怕有髒東西,這些人除了注意房子和四周,都安心的擠在一起。

再散開,再散開,再往下看……

……我的戰鬥星!

星旅忽然呆了一下,僅僅是一瞬,她感到了一陣巨大的寒意,讓她本身沒什麽溫度的肌膚更加冰涼。

噌!她猛然斷掉精神力聯係,在所有人驚詫的眼神中拔出刀向大部隊的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以從未有過的大聲吼叫道:

“伏擊!在地下!大量喪屍在地下!”

方絡聽到的那一瞬全身都顫抖了,這麽多墳墓,密密麻麻的成百上千,它們竟然在伏擊?!喪屍竟然在伏擊!

他連忙拿出對講機,嘶啞的大吼:“全員戰鬥準備!土裏有喪屍!大量喪屍!有智力!快點他媽的起來!戰鬥準備啊他媽的!”

顧不上維持保護罩,事實上刀鋒隊的大部分人都已經跟著星旅衝過去了,方絡握著對講機跑在最後,還沒跑進村口就聽到村子的另一頭槍聲轟然作響!

開始了!

刀鋒隊員們不管先前如何冷的顫抖或是嚇的臉色蒼白,此時都一臉冷靜,奔跑間開始準備戰鬥,沒有攻擊異能的方絡何超毅還有石磊都子彈上膛,何超毅拿著槍身體隱在空氣中,石磊的皮膚則閃著冰冷的灰暗的光,張宇則奔跑間已經變成了四肢著地,瞬間就追上了星旅,朝她咧嘴笑笑,超在了最前麵,星旅抽抽嘴角,要不是要低調,你以為你能跑的過我?

緊接著就是李家兩姐妹,她們雖然跑的不快,但是卻都有攻擊異能,李若馨雙棍在手,全身電光閃爍,李若琪則是一邊跑一邊脫下手套,然後五隻手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長,鋒利如刀。

刀鋒隊拚命的向大部隊靠近,但是很快他們就停住了腳步,因為百來個軍人正迎麵向他們這邊亡命奔來。

最前麵的幾個看到站著的刀鋒隊員,赤紅著眼睛大吼:“跑!快跑!太多啦!”

旁邊有一個人也吼:“速度很快!力氣很大!很臭!爛光了……快跑!”

兩隊人還有一點距離,沒有親眼看到那些喪屍,身懷異能的隊員都有點不甘心,轉頭看方絡。

方絡再有能力也沒見識過這陣仗,也有些六神無主,他大吼:“你們頭兒呢?!”

槍聲亂想,隊伍最後的人都在奮力掙紮逃生,跑在前麵的人喊的比槍聲都響:“洪老大死啦!一個照麵!”

星旅猛地抬眼,洪,這個姓和洪隊一樣,不會是一個人吧。

說實話,她並沒理會這次行動指揮官是誰,此時不禁有點沒底,雖然她跟洪隊不是很熟,卻是她印象比較深的好隊長。

“現在指揮權在誰身上!”大部隊正在火速靠近,方絡再次大喊。

這次回答他的隻剩下三個字:“不知道。”了。

“靠!”他暗罵一聲,立刻下令:“刀鋒隊都有!戰鬥係到大部隊後方殿後!防禦係前方引路維持!”

所有人二話不說分隊執行,雖然是逃跑但是大部隊依然有紀律,聽了方絡的命令都傳下去讓路,於是星旅,張宇則還有李家姐妹一馬當先的衝向隊伍後方。

A1也要衝過去,被方絡一把攔住:“基地是怎麽教你的?!前方偵查引路!這麽多人都在你身上了!”

“你可以給他們保護罩!我去!”A1看星旅漸漸淹沒在人群中,急的聲音嘶啞。

“我哪有保護那麽多人的能力?”方絡苦笑著說,“A1,你想惹星旅生氣嗎?”

“可是這個隊伍還沒總指揮!這比一個精神力者還重要!這片地方的喪屍幾乎都集中在那裏了,哪還需要我偵查什麽?!讓我去!你忘了我也有戰鬥能力了嗎!”A1忽然大吼。

方絡愣了一下,他從沒見A1有這麽凜然的威嚴,卻又顯得那麽自然,但他依然搖頭:“他們現在的任務不需要你,很快就會來的,快點跟我走!”

說罷不管A1掙紮,拉著就走,一邊衝大部隊大吼道:“往前衝過墓葬區原地準備反擊!受傷的自行留下!快點!”

A1頻頻回頭朝無數人頭後望去,什麽都看不到,眼前掠過那麽多人,他一咬牙,跟上了方絡,低聲說:“如果你騙我……”

他沒說下去,但方絡卻莫名的心涼了一下。

隊伍能這麽快撤退,自願殿後的敢死隊功不可沒,星旅等人跑到大部隊最後,被眼前的景象驚了下,數百個戰士排了四五層攔在主幹道路口,瘋狂的傾泄著子彈,前方一米多點的地方已經堆滿屍體,很多全身彈孔的喪屍還在向他們爬著,而屍堆後,是密密麻麻的腐爛的喪屍快速的湧來,還有不少還在土裏往外爬。

這情況,他們幾個都是杯水車薪。

“怎麽攔?”李家姐妹一左一右站在星旅身側,此時最鎮定的人很容易成為別人的主心骨。

張宇則在前麵插口:“必須撤,而且這些戰士……”他沉默了。

很多殿後的戰士雖然瘋狂殺敵,但是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抓傷,這是極其危險的,與其他們都變成喪屍,不如現在就解決。

李若馨定了定神:“我有辦法攔一下,但是需要你們幫忙。”

沒人說話,所有人都看著她。

李若馨抽出一卷鐵絲:“這卷鐵絲有一百二十米,路口約摸隻有十米寬,我們把鐵絲橫在路中央,腰部位置,然後我帶著鐵絲另一頭跑,路上不斷放電,不管喪屍是被燒還是被電,總能阻一阻……”

張宇則二話不說咬起鐵絲一頭就向路對麵跑去,星旅則走到殿後的戰士那兒,低聲說:“被感染的,自己知道該怎麽做。”

她相信戰士們聽得到,也聽得懂。

果然,沒人答話,隻是更加瘋狂的射擊。

鐵絲攔在戰士們的身後,一會兒就完工了,張宇則讓李若馨兩人跟上隊伍,朝戰士們大喊:“沒有受傷的!快點鑽進來!這鐵絲通高壓電!”

槍響繼續,沒人動。

張宇則額頭見汗,又喊了一遍,依然隻有槍響回應。

“星旅,他們全都有傷?”張宇則有些不可置信的問,剛才隻有星旅接近過這幫人。

星旅站在張宇則身邊看著前方百來個背影沉默了一會,轉身道:“走吧。”

他們,不會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