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代表團在隔壁一直不聲不響,宿舍的隔音不錯,休息室裏打群架也不會有動靜傳出來。

團長是個健碩的中間人,細長的眼睛眯縫的環視裏麵一圈,微笑著說中文:“聽聞貴國就在隔壁,做了這麽久鄰居,不拜訪一下於禮不合,鄙人金自日帶團特來拜訪。”

雖說咱們團團長是鍾佑濤,看他那大大咧咧黑道大哥的模樣估計也沒人指望他會和人文縐縐的說話,副團長韓青長相上算是個中年美大叔,風度翩翩的上前一抱拳:“有禮了,歡迎歡迎,裏麵坐。”

看到這麽古色古香的禮節,金自日愣了一下,韓青笑笑:“哈哈,剛才手下幾個小孩在玩武術,受了點影響,不要介意啊。”

“哦,原來如此,中國功夫博大精深,鄙人很是向往啊!團內的幾個小夥最近也經常相互對練,羨慕你們的高深技巧,特來觀摩求教。”

韓青不動聲色的讓團員讓座倒水,過了很一會才和鍾佑濤眼神交流結束,他朝金自日笑笑:“咳,船上可有各國公約啊,這類比試一不小心傷我們兩國的感情,還是等改日吧。”

金自日嘿嘿的笑:“不瞞各位,在下帶來的幾個小子都隻不過是些不入流的小輩,完全不會造成任何威脅,你們中國比武不是講究點到為止嗎?這是友誼的邀請,各位不要推辭嘛。”

這邊金自日說的很委婉,那邊他身後幾個所謂不入流的小輩幾雙三角眼卻滿是嘲笑的看了圈團員。

韓青又跟鍾佑濤開始眼神交流,很快就回答:“這個,公約要緊……”

“韓青!你跟我對眼半天了怎麽沒看懂我的意思啊?打!打就打!誰說不打了?”鍾佑濤拍個桌子站起來,很蔑視的環視一圈金自日,“怎麽玩你們說吧,我們奉陪,聊盡地主之誼。”

“好!痛快!其實很簡單,就跟以前一樣,貴國出幾個高手,指點一下我們這幾個小輩就行了,點到為止。”

“點到為止?哼,你當華夏武術是玩嗎?那可是殺人的功夫!受傷我們不負責啊!”盧欣先不爽了,蘋果臉小女生紮著馬尾穿著練功服,腦門上還有汗,一雙大眼閃閃發亮,把金自日身後幾個人肉戰車一個個瞪過去。

“這就是中國的女俠了吧,哈哈,好氣魄,那麽,你先請?”金自日看了眼身後的人,一個高壯男子先走出來,他一身普通的運動裝,朝盧欣點了下頭。

“咦?我先上?”盧欣驚了一下,立刻又硬氣了,“上就上!來啊!你們讓開!”

趙冬晨和厲非剛才正在對練,盧欣接口的太快他們都來不及阻止,這時也隻好讓出小平台,星旅早在金自日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坐到了休息室最裏麵不知道幹嘛,盧欣反而成了第一個。

兩人都沒客氣,上台就出手,盧欣擅腿功,上來就一招飛踢,再旋身連環,輔以掌法對敵,一連串動作行雲流水,仿佛嵌在了骨子裏。

對敵的男子竟然也擅長腿功,這使他更有優勢,他每一次招架都嚴謹而快捷,總是伺機攻擊,輔以快拳,而他的拳頭不似盧欣的掌大多是騷擾作用,而是真正的攻擊。

盧欣的招式一開始就主導了對方的攻勢,而對方的攻擊卻讓她經常不得不改變腿法。

星旅這才明白功夫的含義,原來隻要一套使下來,使的人夠強,就能完全主導這一場戰鬥,可惜盧欣在力量上不足,優勢的腿功又因為腿長原因被壓製,漸漸處於下風,她急的滿臉通紅,招式逐漸淩亂。

其實星旅打心裏還是比較讚成對方的打法,那是她所認同的見招拆招,不過如果沒有強硬的基礎功也很難做到。

“盧欣敗了。”鍾佑濤低聲說。

很快,兩人閃開,那男的麵無表情,盧欣眼眶通紅卻一臉鎮定:“我輸了。”

兩人下台,盧欣走到趙冬晨身邊,低下頭。

“盧欣擅槍,用武器她能和捕獵者對抗,可惜這太傷人。”鍾佑濤低歎,看看一旁的星旅,又長歎,“你更不能上了,一拳下去估計這人就被打穿了。”

星旅不說話,翻了個白眼。

【以錄像,請命名】

{盧欣的腿。}

【華夏功夫係列錄像一以保存,命名,盧欣的腿,請確認】

【以確認,繼續錄像狀態】

星旅又盯著上場的趙冬晨,韓國也出來個身形差不多的男子。

兩人剛擺出攻擊架勢周圍人都笑了,兩人是一模一樣的格鬥術起手式,各自愣了一下後,兩人又同時一聲吼,以同樣的速度衝上來,開打,終於招式不一樣了。

趙冬晨掌法靈活如蛇,身形騰挪閃躲間竟然逐漸逼上,雙掌翻飛拍擊,對手三掌還沒拍全,他已經十餘掌招呼了上去,隻聽一陣劈劈啪啪的聲音,趙冬晨似乎有惡搞之心,出手即大臉,清脆的拍巴掌聲不絕於耳。

對手一急大吼一聲,大掌被閃過後反身一個後踢,趙冬晨的身子詭異的一縮,手猛地收回抓住了對方的腳,順著他的腳勢一拉一推,化解了力道不說還將大部分攻擊轉了回去,對方一聲驚呼被自己推倒在地上。

“得罪!”趙冬晨笑的春光燦爛。

“哦耶!”盧欣在一旁歡呼,朝下台的對手做了個鬼臉,然後又看向厲非。

兩國扯平,金自日表麵沒有絲毫不對,正想派上下一個人,忽然聽到外麵一陣警鈴大作,門外的警衛衝進門來大吼:“全團警戒!有不明船隻靠近!”

這世道哪還有船亂開?大洋中危險生物不知凡幾,若是被感染的那就更為可怖,航母艦隊一路有驚無險到達彼岸已經是萬幸,怎麽偏偏在快完成的時候碰上這麽詭異的?

一陣陣炮響傳來,鍾佑濤隨手拉起星旅就和很多人往外跑,A1習慣性的開啟精神屏障罩住星旅和自己也跟了上來,看到鍾佑濤拉著星旅的手很是不滿,跑上去拉住星旅另一隻。

天知道星旅此時根本沒有出艙的欲望,結果她拖兒帶女的反而成了衝的最快的人。

跑到甲板上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在圍觀,幾個美國大兵威風凜凜的坐在炮台上手動搖著瞄準器,對準遠處的船一次次的齊射。

“那是紅十字會的船!”忽然有人驚叫,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船上鮮紅的十字。

齊射忽然停了,一個高官模樣的美國人一臉無奈的走出來,他向在場的人解釋道:“抱歉,因為本次任務實為重要,是我下令轟擊紅十字會的船,我的名字交鮑伯·夏維爾,如果對我的命令有疑議請到任務結束後向我的上級投訴。”

“可是那船上有人活著!”那船越來越近,是順海流飄過來的,有望遠鏡的都在往那看,立刻有人怒了,“救他們!那可是紅十字會!是末世中還在行駛職責的偉大的機構!”

“不行。”鮑伯·夏維爾搖頭,“我們也看到了船頭的女士……”

“那為什麽不救她!”

“請您看清楚點,首先,她在呼救!其次,她呼救是因為她身後有喪屍!很多喪屍!”鮑伯大吼,“我不能為了一個人冒著病毒感染上來的危險!這個任務能拯救世界!”

所有人都沉默了,星旅能清晰的看到船上的情形,船頭是一個護士狀的金發女人,她朝艦隊不斷揮手大喊,但是迎來的隻有炮彈和漠視,她的身後無數喪屍湧來,在最大的一顆炮彈掉落前,她絕望的跳下了大海,跟著有很多喪屍跳了下去,然後都笨拙的沉了下去。

女人在冰冷刺骨的海中隻堅持了沒多久,一個巨大的海浪打下來,隻能看到一縷金色漂浮了一會,緩緩消失。

轟!很快的,那艘船被最後的齊射炸得千瘡百孔,帶著嚎叫的喪屍,沉了下去。

甲板上很久的沉默,逐漸的有人散去。

鍾佑濤拉著星旅出來隻是以為她能派上用場,誰知道就看了這麽一出,有些沉重,卻感到另一邊有灼熱的眼神,迎過去發現是A1苦大仇深的看著他,這才意識到什麽,臉上一熱剛想放手,卻被星旅一拉,不由自主的向甲板邊緣走去。

“看看。”星旅隻是不鹹不淡的說了倆字,卻讓A1的眼神又幽怨了一層。

星旅在那個女人身上做了點印記,她想知道那個女人後來怎麽樣了,此時忽然感到那層聯係薄了一層,唯一的猜測就是被吃了,是什麽能一口吃下一個人呢?

【掃描結束,有大型生物快速靠近,做好碰撞準備,二十秒後碰撞】

小智話音剛落,就聽到警鈴大響,喇叭裏一個男高音大叫:“衝撞準備!有大型生物靠近!衝撞準備!請就近找固定物體!請遠離甲板邊緣!”

聲音連續了兩遍,外麵的人都各自找了炮台欄杆抓住,剛聽到播報第三遍,隻聽一聲沉悶的砰!

所有人都感整個人漂移了起來,順著慣性向震蕩的反方向甩去,巨大的航母竟然被硬生生撞得偏移了十多度,水花卷起好幾米高撲向甲板,把所有人淋了個透濕。

這還沒完,震蕩還沒結束,船還在漂移,忽然自水花中躥出了數十條粗大的灰黑色肢體,柔軟帶著密密麻麻的巨大吸盤,猛的掃過甲板,有幾根吸附在甲板上,有幾根則到處亂掃。

甲板上一片混亂,喇叭裏聲嘶力竭的大吼戰鬥準備,不同的軍裝四處蹦跑,有不慎被觸手甩到的不是飛出老遠就是被粘液所腐蝕,慘叫聲震破天際,厚厚的粘液在人的身上緩緩降落,發黃的骨頭自頭頂開始顯露,就連血液也變成了黏膩的黃色。

“被感染的!是被感染的深海喪屍!深海巨章啊!”有人大吼,恨不得縮到甲板最中央。

隨著航母幾下更為劇烈的搖擺,人們駭然的發現,寬約二百米的航空母艦竟然被觸手給包圍了!雖然露出的觸手並不是很長,卻足夠牢牢吸附住甲板,也足夠證明這巨章的可怕!

一艘被巨章吸附住的船什麽下場想都不用想,所有人隻能寄希望於航母足夠巨大的噸位能夠應付章魚的搖擺。

此時估計所有人都會無比痛恨為什麽這個艦隊沒配備潛水艇,卻沒想到如果有潛水艇會招惹更多魚群。

分列兩旁的六艘船玩命的扔深水炸彈,但是這無濟於事,因為章魚在航母下麵,炸彈一根筋的往下炸,根本無法造成威脅。

聯合軍隊用大口徑的炮轟掉了幾根觸手,發現這有象腿粗的觸手每次被轟掉都會用讓人望而生畏的速度再生,這是被感染後特有的細胞再生速度。

這下怎麽辦?各國的代表都被集合過去討論,剩下的人和船上張牙舞爪的觸手進行奮力拚殺。

星旅一把抓住正要去商討的鍾佑濤:“李若馨呢?李若馨人呢?!”

鍾佑濤一愣,恍然大悟:“靠!我竟然還讓她別出來!馬上叫!”

李若馨很快被帶了出來,手裏拿著熟悉的雙棍,她有些驚怕的看著兩邊的數根觸手,看著星旅問:“怎麽了?”

星旅指著觸手:“電它。”

“了解!”李若馨二話沒說,拚裝起棍子,一個翻滾滾到甲板邊,險險的躲過一個觸手的擊打,舉棍迎上去,她閉眼一使勁,愣了一下,然後又快速的閃回來。

“沒用。”她眼裏有焦急。

星旅接過李若馨手裏的棍子,抹了點上麵沾染的粘液,若無其事的擦在一張紙上說:“沒用就快點進房。”

李若馨不甘的望了眼揮舞的觸手,知道自己那點身手幫不上忙,隻好悶頭跑回倉房。

星旅趁人不備把紙頭扔進胸口的項鏈。

【分析結果,該粘液具有腐蝕,絕緣,粘合性,對你的威脅,造成一定的行動阻塞,其餘,無】

{分析最快捷戰法,除了跳進去和章魚肉搏。}

【最快捷戰法,跳進去和章魚肉搏】

{靠!再看看吧,我又不是救世主。}

星旅險險的躲過幾根觸手,翻身跑到最中間,看到A1一臉嚴肅的雙手舉槍往觸手射擊,她發現A1的槍竟然有著和體積不符的巨大火力,有著小型炮彈的口徑和巨大的後坐力,看他快速發射的模樣,竟然是輕鬆無比。

他有意識時骨骼已經長成,柔韌的身體僅夠他學習一些基本的戰鬥技能,但是他強大的體質卻得到了很好的利用,這種後坐力機槍的小型機關炮一般人還吃不消用。

感覺到星旅的觀察,A1抽空朝她一笑,又挪過來挨在她身邊嚴肅道:“星旅。”

星旅看看他,開始看別處,她看到竟然真的有不少人類穿著潛水服衝出來,氧氣瓶背在身上,手中拿著格式武器,略略結隊就跳了下去。

“星旅。”

“什麽事?”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船要沉了,咱活不了……”A1看看星旅,沒覺得她臉色有變化,又說,“我能不能親你下?”

“……”

“不可以嗎?”A1抿起嘴,開始配合其他人掩護那些深海突擊人員,“你別生氣啊,我心裏想想就行了。”

星旅真的無話可說。

【問他怎麽想到這問題的,這是人類心理一個很奇妙的特例,臨死的想法】

{你真是……}

“你為什麽會這麽說?”

“啊,我剛才聽到那邊有人這麽問,女孩子答應了,男孩子就穿上潛水服跳下去了……我知道你肯定不願意嫁給我,我隻要能親一下就好了……”A1臉紅紅的。

【記錄,來源,旁聽,內容為主觀意識】

“……”星旅再次無語,那些潛水突擊隊員下去了很久都沒上來,估計凶多吉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那幾根觸手似乎長長了一點。

【不是錯覺,統計開始,從五分三十二秒時間觸手共長長十三厘米】

{分析原因。}

【分析一,進食讓其進化,尤其是,新鮮的食物】

星旅心一沉,也就是說,下去的人類如果不能成功反而被吞了,隻會助長這隻巨章的進化?!

航母又被狠狠的挪動了一下,整個船向一側傾斜了很多,很多人一個不注意尖叫著被滑下去,倒黴的進了海,幸運的被抓住。

沒一會船又恢複平穩,看來這巨章暫時還沒能力傾倒一條航母,但是不久以後就不知道了。

美國士兵又有一大部分被集結過去,穿著潛水服背著氧氣瓶就跳下了海,沒過一會隻聽一聲巨大的轟鳴,本來還在前進的航母忽然不動了,所有人都一陣絕望,螺旋槳壞了?

“各位不要驚慌!螺旋槳被不明物體卡住,請相信水中的戰鬥人員會解決這個問題,請堅持……哦,天哪……鯊魚群!有鯊魚群!戰鬥準備!上帝啊!”

海中早已渾濁一片,鮮紅混著海藍夾雜著稠黃,氧氣瓶,武器,什麽都有浮上來,很快,船邊就開始出現遊動的鯊魚鰭,那個致命的三角形。

對付鯊魚,旁邊的船隻終於有了用武之地,船體都經過特別的加固不怕被撞破,深海炸彈不要錢的往裏麵扔,很快一片片血跡和鯊魚屍體浮了上來,甚至還有幾個穿著潛水服的屍體。

【觸手又伸長了二十三厘米,二次判定巨章喪屍的進化與進食新鮮食物有關,請盡快行動以免事態惡化!】

【這是太平洋最深處附近,如果航母失事,不管人類,您的生存率為百分之三十九,除非召喚太空梭】

星旅終於動容了,原來已經這麽危險。

此時喇叭裏開始吼:“請有水中戰鬥經驗的人員前來儲備室,請有水中戰鬥經驗的人員前來儲備室!請快速!”

很多人都跑了過去,他們當然知道這個要求是什麽意義,但是無論怎樣都是死,還不如在戰鬥中死,總比抱著甲板死的窩囊好。

在同伴驚訝的目光中,除非命令從不主動的星旅也跟著人流跑了過去,A1一急,想也不想的跟上,他沒有攔住星旅,而是跟在旁邊:“我也去。”

星旅也沒攔他,隻是淡淡的說:“我沒空保護你。”

A1氣鼓鼓的:“我保護你!我有屏障!”

星旅一笑,她還沒告訴A1自己已經恢複了,她絲毫不擔心A1,因為這家夥肯定落選。

剛進儲備室就看到裏麵人山人海,七八個團長和軍管黑著臉坐在一堆潛水服氧氣管旁邊,他們看著擠了那麽多人眼中有感動,這裏絕大多數都是來自各國代表團的人。

“各位也看到了,我們已經有近兩百多個戰士喪身海底,而我們的潛水服有限,隻剩下七十七套,這是最後的機會,我們必須慎重,要不然這不僅是船毀人亡,更是世界的損失,我現在把選人的權利交給你們的團長,如果已經做好了準備的,請找你們團長。”

鮑伯·夏維爾沉重的說完,就站在一邊,看人群分成一股股的湧向各自團長。

看到星旅站在麵前,鍾佑濤很驚訝卻也很難過:“星旅,這個任務很危險。”

星旅點點頭:“少廢話。”

“唉。”鍾佑濤眼中有著悲傷,他摸摸星旅的頭,又忍不住把她摟在懷裏,緊了緊手臂,說,“這寶貝搭檔……靠!這該死的任務!”

星旅拍拍鍾佑濤的背,平靜的推開他,說:“名額訂了?”

“嗯。”鍾佑濤艱難的點點頭,“如你所願。”

七十七人很快選出,都是各國的精英,但是占大頭的依然是美國的軍人,A1理所當然落選,他連陸戰都沒幾回,海戰更別說了。

“星旅!”A1站在星旅身邊,看她換潛水服,“你……”

“別咒我。”背上氧氣瓶,星旅認真的拍拍A1,“會回來的。”

裝備好,屏蔽了其他人,七十七人被帶到了會議室,那裏有個屏幕放著海底的景象,中間赫然有個巨大無匹的怪物正粘附著航母。

“這就是我們的敵人,是我們的水底攝像機拍到的鏡頭,這玩意無法幫你們多少,但是至少能幫你們知道應該往哪裏遊,怎樣才能攻擊到,還有這裏……”鮑伯指向船尾一處,“那兒,我們的主螺旋槳被一條斷裂的觸手卡住了,需要你們去把它拔出來,現在分配任務,美國的戰士主要負責對付那怪物,其餘人主要負責弄掉螺旋槳上的觸手,就這樣,出發!”

最終指揮起別人的隊伍還是不自在,鮑伯這樣的安排明顯把自己的戰士放在最危險的地方,讓其他的團長又是感動又是不滿。

鍾佑濤立刻發話了:“螺旋槳不用那麽多人處理,幾個有技術的人去好了,中國的你們在怪物那能幫忙的就幫吧!”

跟著鍾佑濤其他團長紛紛也這樣表態,鮑伯感激之餘又焦急時間不夠,立刻命令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