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行者,喪屍進化體,攻擊力比之喪屍成幾何倍數增長。

小智分析它的攻擊力相當於波圖王蟲幼蟲,但是這隻是一個籠統的分析,對於爬行者的其他攻擊手段,星旅並不了解。

而她也不敢離房子太遠,唯恐爬行者是看本能行事,到時候如果直接去攻擊房中的人,她連救都來不及救。

眼睛死死盯著爬行者,卻聽到身後吱呀一聲,竟是張國華和阿爽兩人拿著槍要出來。

“回去!”星旅大急,回頭狠狠的盯住他們倆,“別拖我後腿!”

兩人一愣,有一瞬間臉都漲紅了,但是卻在星旅充滿威壓的瞪視下回到房中,阿爽不甘的被張國華拖回去,很是焦急:“那是什麽?星旅!你別胡來啊!”

“你們在才是胡來!”

爬行者越來越近,已經可以看到它沒有皮膚的身體,肋骨根根刺在肌肉之外,肌骨神經全都暴露著,尾上長長的血紅的尾巴四處擊打,星旅大吼一聲:“不許出來!拖累我你們都得死!”雙刀一緊走上前去。

看到活物,爬行者血紅的眼睛猛地一亮,嘶叫一聲四肢一動就衝了上來,還在半空中時,它的血盆大口中猛地射出一條血紅巨大的舌頭,直直射向星旅麵門。

【左,盾麵】

星旅抬起左手,左手上的刀瞬間變化成了一張藍色大盾,生生的擋住爬行者的雷霆一擊。

【收集唾液,有強腐蝕效果,對蔓羅鋼材和波波膠無效,可忽視,舌頭瞬間力量五百公斤,對土著效果,瞬殺,對你,可無視】

轉眼間星旅已經躲過了爬行者落地後再次彈起總共三次攻擊。

戰鬥星人的戰士雖然有精神力和體術兩種修煉方式,但是無論哪種都追求直接和粗暴的攻擊方式,相比精神力的遠程和高效,他們更喜歡的是刀刀入肉近身搏殺的血腥和快感,很顯然,星旅身為雙修者主修精神力的人,在體術高手遍地的老家並沒什麽近身搏殺的機會,這讓她非常心癢難耐。

如今雖然爬行者並不是很合適的對手,但是它的強力和醜陋卻成功激起星旅深藏心底的野蠻,她用人類的身體以各種刁鑽的角度進行著攻擊和防禦,漸漸的竟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

“她在笑……”脫脫喃喃的說。

他們都被眼前的戰鬥震住了。

美麗的少女和醜陋的爬行者的戰鬥竟然能給他們帶來名為美妙的感覺,流暢的攻擊和防禦,兩個殺戮者的動作就像是無數次排練過那般,充滿力量感。

【提示,數據收集完畢,建議速決】

{真舍不得啊!}

星旅閃身利落的躲過爬行者巨大的甩尾,尾巴擊打在一旁的圍牆上打出了一個碩大的洞,爬行者嘶吼一聲,像被貓戲耍許久後背水一戰的耗子,不要命的撲了上來。

再次側身,盾麵猛地變成一個長棍,攔住了爬行者向前的趨勢,此時爬行者的身體正要貼上幸存者們所在房子的門。

那是個半邊透明的門,爬行者被星旅攔在門外,而幸存者們被爬行者嚇在門內。

獵人和獵物都被對方震住了,呆呆的看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正對門口的麗麗看到貼在門上的可怕的臉,終於忍受不住巨大的恐懼,放聲尖叫,躲到了可晴的身後,擠在脫脫的前麵。

爬行者一怔,眼中閃過詭異的光,剛才一直被星旅擋著,它沒空也沒機會理會裏麵的這些人,但是此刻,正好是好機會!

嘴巴一張,在星旅變色之前,碩大尖利的舌頭猛地伸出!

“該死!”

星旅立刻旋身,手起刀落間斬斷了爬行者的舌根,然後微微側刀一滑,順勢割斷了爬行者的頭顱,精神壁障一起,擋住了迸射的血漿和腦漿。

可是爬行者射出的舌頭卻箭一樣一路勢不可擋的衝進屋子,直直的指向可晴!

以可晴的速度她完全可以躲避,但是她身後是根本沒這個反應能力的麗麗和一直被擋在最裏麵的脫脫!

她咬咬牙定身站著,竟然一動不動!隻是看著那帶著腐蝕粘液衝來的舌頭。

大多數人都不忍的閉上眼,唯有星旅眼中閃過一道光華。

“砰!”“噗!”

兩個悶悶的聲音傳來,然後一片靜謐,人們小心的睜開眼,看了一下後,同時瞪大眼睛。

可晴被阿爽壓在身下倒在地上,他們的上方,麗麗的胸口被直接穿透,利劍一樣的舌頭穿透了麗麗,卻以詭異的角度被擋在脫脫的胸前。

脫脫瞪大眼睛看著眼前似乎被無形的屏障硬生生擋住的舌頭,舌頭周圍還蕩漾著水一般的波紋,然後眼睛一翻,昏了過去。

“砰!”星旅不客氣的踢開門,走上前,一把拉開阿爽和可晴:“還躺著?舌頭的粘液滴下來你們不是被穿透就是也變成喪屍……反應利索點行不行?”

說罷,她直接對上麗麗尤還帶點生氣的眼睛:“現在死,還是變成喪屍死?”

麗麗張張嘴,看著星旅的眼神有點怨恨,有點不解。

“奇怪我的屏障為什麽沒替你擋住?”

麗麗“咯”的呻吟一聲。

“理由很簡單,我沒來得及。”星旅聳聳肩,“再問你一遍,現在死,還是變成喪屍死?”

“現……”麗麗似乎在苦笑。

“好。”星旅看看四周,所有人都沉默的看著這邊。

藍光一閃,利落斬首。

默默的把麗麗的屍體埋在外頭,經曆剛才的驚心動魄,所有人都有些垂頭喪氣。

可晴還沒從方才的生死一瞬中反應過來,剛才什麽都沒考慮的擋在最前麵,現在才感覺到生存的可貴,臉色依然慘白,瑟瑟的發著抖。

如今車隊中隻剩下星旅和可晴兩個女性,麗麗的死似乎沒有給別人帶來多大悲傷。

阿爽走過來安慰的拍拍可晴:“你沒必要這麽逞強。”

可晴眼裏有著淚光,柔弱的看看阿爽,抽噎道:“謝謝,你救了我。”

“可我害了麗麗……要不是星旅,脫脫也得死。”阿爽搖搖頭,苦笑。

星旅看著阿爽,冷冷的。

張國華走過來,他對於星旅的表現已經麻木了,這次隻是很平淡地問:“你早知道?”

“你指什麽?”

“這個怪物,在追蹤我們?”

星旅想了想,承認了能省很多麻煩,於是點點頭:“嗯,知道。”

“那……”

“你們能逃多遠?跟你們說有用嗎?”星旅直接的問,“還有,你們知道這東西是什麽嗎?”

張國華搖搖頭:“……我們不知道,如果我們碰到,說不定早就全軍覆沒了。”

說罷,他很認真的看著星旅:“我很高興你能為全隊著想,戰鬥的時候一直擋在最前麵,但我也希望以後有事你能跟我們商量,有時候人多的力量大一點。”

“可以。”星旅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