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滾出來吃狗屎

安然看著張浩,滿眼的不可思議,他眼前的這個清秀的年輕人居然是神鬼帝君。

神鬼帝君不應該是虯髯滿布,麵相凶惡的中年人嗎?

怎麽會是個看似才二十多歲的俊秀後生呢?

“安員外,到底是怎麽回事?”張浩慢慢走到安然跟前,皺著眉頭問道。

安然此時才反應過來,忙跪地拜倒,大聲道:“安然拜見神鬼帝君,冒犯帝君之處,還請帝君勿怪。”

張浩單手虛扶,慢慢的將安然扶起,道:“安員外免禮,放心吧,本帝君會將安員外的兒子要回來的!”

安然大喜,有了神鬼帝君的親口承諾,他還怎能不放心。

張浩轉頭看向朱九,道:“胖子,將那坨狗屎帶上!”

朱九一聽,頓時不幹了,跳起來大聲道:“浩哥啊,你說什麽,讓俺老朱帶狗屎幹什麽?”

張浩雙眼中神芒閃動,道:“哼,當然是去找那吉德去算賬!”

朱九一聽,圓溜溜的眼睛來回轉動,驚道:“浩哥的意思是讓那吉德吃狗屎了?”

張浩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轉身便走去。

朱九捏著鼻子走到狗屎跟前,擺手將那狗攆開,然後轉身道:“安員外,給俺老朱拿一件盛狗屎的東西啊!”

安然一聽,著急之下也顧不得其它,慌忙將自身的那件錦袍脫了下來遞給朱九。

朱九順手接過錦袍,搖頭道:“錦袍啊錦袍,可惜了你了,隻能委屈你來盛這狗屎了。”

後麵的赤可欣一聽,頓時笑的花枝亂顫,一手指著朱九。一手輕掩小嘴,道:“咯咯,你個胖子居然和一件衣服說話,真是笑死本姑娘了!”

朱九見赤可欣高興,頓時也是喜笑顏開,估計此時不說讓撿狗屎。恐怕是讓他吃狗屎他也會毫不猶豫了。

安然將朱九和赤可欣送走。

卻說張浩來到一無人處,手一翻,一個黑色的大印出現在他手中,正是獬豸印。本來這獬豸印是神鬼大將軍印,隨著張浩身份的提升而自身也提升,現在成了神鬼帝君印。

獬豸印一出,頓時陰風乍起,黑氣滾滾,匍匐著的神獸獬豸慢慢的起身。仰天嘶吼起來,一圈圈令諸鬼退避的聲音不停的傳出,而凡人卻是一點都聽不見。

赤可欣看的美目中異彩連連,遠遠的離開朱九,誇張的捏著瓊鼻問道:“這是什麽玩意?”

朱九有些尷尬,訕笑道:“這是浩哥的神鬼帝君印,叫獬豸印,用來找幫手的!”

赤可欣美目大亮。道:“找幫手,不錯!”隨即美目異彩連連。不知道她打起了什麽主意。

不一會兒,白光大起,隱隱伴有鬼哭狼嚎之聲響起,白霧中閃現出兩個勾魂的小鬼,牛頭和馬麵。

“小的參拜神鬼帝君!”牛頭馬麵一見張浩,慌忙行跪拜禮。

赤可欣美目大睜。看著這突然出現的牛頭馬麵,嘖嘖稱奇,開始打量起來。也許是她第一次見牛頭馬麵,有些好奇罷了。

牛頭馬麵顯然也發現了赤可欣的存在,不明白為何張浩會當著外人的麵讓他二人現身。但這可不是他們能管的,他們隻知道做好本職,一切聽張浩吩咐便是。

張浩看了一眼赤可欣,也沒多管她,全當她是空氣不存在,當下看著這一對勾魂小鬼牛頭和馬麵道:“你二人去將那吉德的魂魄給本帝君勾來!”

牛頭馬麵一聽,慌忙領命,雖然生死薄上顯示這吉德陽壽未盡,但神鬼帝君下令,他們可不敢不遵從,隻要執行便好。

況且他們聽說鬼帥黑白無常謝必安和範無救二人以前便是兩個普通的勾魂小鬼,因為和神鬼帝君走的近而一躍變成了如今統領百萬大軍的十大冥帥之二。如果事情辦的順利,好處自是少不了他二人的。

當下牛頭馬麵領命,便要去勾吉德的魂魄。

張浩眉頭一皺,道:“慢著,等本帝君將那黑風引開,你二人再下手!”

牛頭馬麵拱手領命,隱於暗處,準備下手。

卻說張浩、朱九和赤可欣三人來到吉德的府外。

朱九在張浩的示意下去叫門,大聲:“吉德,快給俺老朱滾出來吃狗屎!”

張浩老臉一黑,苦笑一聲。

朱九這叫門也算是絕了,居然讓人滾出來吃狗屎,除非人家傻了才會出來。

“吉德,快滾出來吃狗屎!”朱九見半晌沒有人回應,又大聲的道。

“吱呀”大門打開,黑風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負手而立,冷冷看著眾人。

“神鬼帝君,你可真是不依不饒啊,我放過你,你居然又找上門來!”黑風看著張浩,大聲道。

張浩看著黑風,冷笑連連,道:“想不到黑風你居然是魔道中人,你來這清水古鎮到底有什麽目的?”

黑風看著張浩,嗤笑一聲,道:“神鬼帝君,我勸你還是不要管我魔道中事,否則你會惹上大麻煩的!”

張浩毫不示弱,嗤笑道:“你也知道我是神鬼帝君,神鬼帝君最不怕的就是麻煩!”

黑風冷哼一聲,道:“那麽神鬼帝君今天是來找我黑風的麻煩了?”

張浩冷笑一聲,道:“哼,今日我是讓吉德兌現他的諾言,來吃屎的!”

“吃狗屎?”黑風一愣,隨即看向張浩,道:“恐怕神鬼帝君此次來的目的不止如此吧?”

張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二人就這般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倒像是多年不見的朋友,拉起了家常。

眾人看得一頭霧水,不知所以。

不過張浩的嘴角卻是不自覺的翹了起來,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因為他看見牛頭和馬麵兩個鬼差已經進去了。他堅信兩個鬼差對付一個凡人,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卻說張浩拖住黑風,牛頭馬麵偷偷的溜進吉府中。

此時的吉德正在大堂中焦急的等待著,不安的來回踱步,畢竟他現在是跟神在作對,對方可是聞名三界的神鬼帝君,由不得他不緊張。

旁邊的一臉色有些發白的公子正是吉德的兒子吉峰。